位置:首页 > 古言 > 至尊逃妃 > 正文

至尊逃妃全文阅读_至尊逃妃全集

发布时间:2020/10/18 14:58:52热度:

《至尊逃妃》是文笔极佳的古言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苍焱赫摇晃了下脑袋,说道:“昨天不是七哥大婚吗?我一时兴奋就失眠了,一直到很迟才睡着的。”说着,很是哀怨地看了苍钰灵一眼...

至尊逃妃

  十一公主苍钰灵拉着九皇子苍焱赫在皇宫内快步行走着,苍焱赫显得有些申请懒散,眼中还有着红血丝,一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的样子。

  “哎呀,九哥你走快点儿呀,要是七哥和七嫂先一步离开了怎么办?”苍钰灵转过头去不满地看着那似乎有气无力的苍焱赫。她昨天晚上因为玩得太晚也太累了,所以就在九哥的府上住了一晚,而现在,她正急急地赶回来见七哥七嫂呢。

  她可是知道的,今天上午,他们两个人是肯定要进宫来给父皇皇后请安的,皇后那里她可不想去,不过她知道七哥肯定会去找母妃的!

  苍焱赫叹了口气,稍微加快了点脚步,其实他有点不想来。

  绛云宫就在眼前了,苍钰灵将苍焱赫扔在后头,然后快步跑了进去,人还没有进去,声音就已经传进了茹贵妃的耳朵里:“母妃,七哥七嫂来了没有?”

  茹贵妃正与太后说着些什么,听到这个声音轻抬首看向绛云宫的门口,看到那个黄色的身影丝毫没有淑女风范地从外面冲了进来,不由得摇头失笑,说道:“灵儿你回来得迟了呢,你七哥七嫂他们刚走。”

  “哎?”苍钰灵直接就站在了原地,一脸的失落,噘着小嘴说道,“怎么这样啊?人家可是很急地赶回来的呢,讨厌!”

  苍焱赫的身影也是出现在了绛云宫的门口,正好听到茹贵妃的话,竟然是说不清心里到底是庆幸还是失落了。走入到绛云殿内,也没有向太后和茹贵妃行礼,直接就一屁股坐了下来,抱怨着说道:“茹姨,你要补偿我啊,竟然这么一大早的就被灵儿给从被窝里面拎出来了,哈~好困!”

  太后笑眯眯地看着这个孙子,对于他的随意早就已经习惯,只是说道:“臭小子,你怎么越来越无礼了?见到皇祖母竟然都不行礼!”

  “哎呀呀,皇祖母您这么小气做什么呀?您只要知道在孙儿的心里,您永远都是孙儿最尊敬的皇祖母就好了,至于那些虚礼,能免就免了吧。”

  “嘿,你还很有理了是吧?”

  “恩恩,孙儿知道皇祖母肯定是不会跟孙儿计较这些个的,不然怎么会成为孙儿最尊敬的人呢?”

  茹贵妃抿嘴轻笑,对这一对几乎可以说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兄弟,她是打心坎里将他们当成了自己的孩子。看到苍焱赫眼中淡淡的红丝,问道:“赫儿,现在也不早了,你怎么一副还没有睡醒的样子?”

  苍焱赫摇晃了下脑袋,说道:“昨天不是七哥大婚吗?我一时兴奋就失眠了,一直到很迟才睡着的。”说着,很是哀怨地看了苍钰灵一眼,说道,“刚睡着,就被灵儿给拉着进宫来了。”

  “是你七哥大婚又不是你大婚,你有什么好兴奋的呀?”话虽然是这样说,但对于苍焱赫说的这个理由也是丝毫都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

  “我这不是为七哥高兴吗?”

  “赫儿,你似乎年纪也不小了,有没有中意的姑娘?”

  “……”苍焱赫眼睛眨啊眨,一脸无辜地看着茹贵妃,然后突然用力地摇头,连声说道:“没有没有,茹姨您可别想着要我成婚啊,哎哎哎,若是我成婚娶妃的话,京城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小姐要伤心欲绝呢!”

  苍钰灵极度鄙夷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整个人都粘到了太后娘娘的怀里,笑着说道:“皇祖母,您什么时候帮九哥找个王妃吧,嘿嘿,这样的话,人家就有两个嫂子了。”

  太后宠爱地摸着苍钰灵的脑袋,点头说道:“这敢情好啊,赫儿也不小了,是时候娶妃了。”

  苍焱赫瞪着眼睛,看着这屋里的三个女人,嘴角抽搐了一下,他才不要娶王妃呢,就算真要娶,也要娶……不由得,眼前浮现了那一抹清丽绝傲的身影,一时间,苍焱赫思绪飘荡,不能自拔。

  回洛王府的马车内,冷清妍与苍琰夙相对而坐,苍琰夙静静地凝视着她,而冷清妍则是侧脸看着马车外的景色,马车内一片寂静。

  冷清妍接触到了手腕上的一个镯子,略微顿了下,然后低头捋起袖子,在手腕上,正戴着一个血色金丝镯。将镯子从手腕上取下,然后递到了苍琰夙的面前,说道:“这是太后娘娘给我的,现在,还给你。”

  轻挑了下眉,连看都没有看那镯子一眼,只是看着她,然后将视线转移到马车外,说道:“既然是皇祖母送给你的,那它现在自然就是你的了。”

  “那是因为太后娘娘并不知道我只是木芊瑶的替身,而且,这个镯子,太贵重。”虽然不知道这个镯子到底贵重到什么程度,但只看其外表,就绝对不可能是凡品。

  苍琰夙皱眉,有些不悦地说道:“我娶进王府的人是你,跟我拜堂的人也是你,跟木芊瑶半点关系都没有。还是说,你就这么的想要与我撇清关系?”

  可是冷清妍依然将镯子递在他面前,不为所动,这让苍琰夙心里憋着一口闷气,难受极了。

  终于是将视线转移到了那镯子上面,眼中闪过一丝怪异的神色,然后伸手将它接过。冷清妍刚要将手缩回,苍琰夙却是已经先一步的抓住了她的手,指甲在她的手指上面划了一下,冷清妍只感觉到一阵刺痛,然后就看到被他指甲划过的手指溢出了鲜血。

  想要将手收回来,可是任她如何用力都无法摆脱他的掌控,将另外一只手朝他拍打过去,苍琰夙随手一抓,很轻易地将她的两只手都抓在了手里。

  “苍琰夙,你又想干什么?”

  这样说着的时候,冷清妍内力运转,手腕翻转,就将一只手从他的手中挣脱了出来,然后毫不犹豫地再次朝着他攻击过去。

  感受到她这一掌所蕴含的力量,苍琰夙的眼神一变,连忙伸手抵挡,将她的手掌错开,然后主动地朝着她的肩膀攻击而去。见状,冷清妍自然是将手收回来抵挡他的攻击,一时间马车之内响起了一阵打斗的声音,虽然不是很响,但正在外面的车夫还能听到了。

  “王爷,发生了什么事?”

  “赶你的马车!”

  “是!”

  苍琰夙的左手握着她的右手,不让她将这只手也挣脱出去,而两人都自由的另外一只手,还有双脚则是不断地纠缠打斗着。

  双脚被苍琰夙夹住,再一次的动弹不得,冷清妍紧抿着嘴唇,掌心运转七成的内力,再一次的朝苍琰夙推去,与苍琰夙的手掌用力地碰撞在一起。

  “砰!”

  整个马车都轻轻地摇晃了一下,如果不是两人都有意识的将气势收敛在一个极小的空间内的话,这马车肯定会因为这一次的气息外泄而粉身碎骨。

  两人的手掌一触即分,苍琰夙轻挑了下眉,有些惊异地看着她,说道:“没想到你的身手竟然这么好。”

  “放手!”表面平静,冷清妍的内心却是惊骇不已,她能够感觉到苍琰夙根本就没有出尽全力,可即使是这样,在应对她的攻击的时候,他依然是游刃有余,甚至还能够稳稳地压制着她。

  这打斗的功夫,冷清妍那被划破的手指上溢出了一滴血液,从指尖上滴落,正好滴在那镯子上面,冷清妍怔忪地看着那竟然将她的血吸收的镯子,突然有种后背发凉的感觉。

  而就在她发呆的这么一会儿,苍琰夙已经将那镯子戴入到了她的手腕之内,同时他的指尖也滑落一滴血液,被镯子吸收入内。

  冷清妍似乎看到镯子好像缩小了一圈,而这个时候,耳边传来了苍琰夙戏谑的声音,带着点得意,说道:“除非你将你的手砍下来,不然,你这辈子都别想再将它取下。”

  冷清妍用力地想要将镯子取下,终于还是发现,这一点作用也没有,只是让她自己的手生疼,抬头看向苍琰夙,轻皱眉头,脸上难掩恼意。

  轻抚着她手腕上的镯子,轻声说道:“保护好它,它在存在比任何免死金牌都有用,曾经,它是我母后的。”

  这略带忧伤的话让冷清妍愣了一下,下意识地问道:“这个镯子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恩,这个啊?听说,这是开国皇帝送给皇后的定情信物,一直到现在,它的地位与皇后的凤印基本相当,而且她从来都是由太后传给皇后的。我母后死后,皇祖母就将它收回了,后来也没有给姓宁的那个女人,这就相当于那个女人只是半个皇后。”

  冷清妍突然有了种想要将自己的手砍下来的冲动。

  成婚第三天,是回门的日子,冷清妍安静地坐在镜子前面,缓缓地梳妆,现在所有的人都知道她的木芊瑶。

  苍琰夙单手托着脑袋侧躺在床上,看着那个坐在镜子前的身影,他们自然是睡在同一个房内,只是,真的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啊!

  想起这个,苍琰夙就忍不住感觉到一阵憋闷,都过去三天了,可是他却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让他的王妃真正变成他的女人,怎么都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呢。

至尊逃妃

宝贝开新文了,《错点王妃》:http://read.xxsy.net/info/321025.html呼呼,亲们都去支持哦!她是36军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特种兵少将,胞弟之死,致使她性格大变,不惜一切地端了罪魁祸首的老窝。大仇得报的同时,也赔上了自己的性命。再世为人的她,成为了寄宿在木家的遗孤。三岁,她被扔进了死人堆中,只为选出最好的傀儡;七岁,她娇嫩白皙的左脸眼角被残忍地刻上了...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