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大明小地主 > 正文

大明小地主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8章蛐蛐公子

发布时间:2020/5/29 10:56:40热度:

《大明小地主》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乡村类型小说,全文讲述:当计划中出现了不可控制的变化,就以此重新制定计划以适应新变化,这是王森在多年工作中得到的经验之谈。...

大明小地主

  “好吧!”老苍头探出头,左右看了一下,发觉只有他们主仆二人,点点头,“进来!”

  王森有意无意的从老苍头嘴里套情报,老苍头絮絮叨叨的将府内的情况和他说了一遍,核心便是大少爷不喜欢攻读诗书,日日以斗蛐蛐为乐,老爷为此事屡次大怒,大少爷害怕了,便不敢公然聚赌,只在底下由几位狐朋狗友介绍,偷偷的斗蟋蟀。

  “原来如此。”王森有些纳闷,苏少爷每天赌博游乐,却用这样一个饶舌的仆人来看门,是不是有些欠考虑了?

  老苍头领着二人三拐两拐,在苏家的宅院中来回穿行,最后转的小六都晕了,这才走进一个四方小院,院中遍植花草,一扇朱漆雕花门半遮半掩,里面传来朗朗读书声。

  老苍头在门上敲了几下,门开了,探出一个小脑袋,四下看了看,发现后面并无人跟踪,“陈老头,这两位是……”

  “这位哥说他有一只战无不胜的蛐蛐,想要献给大公子。“老苍头说道,那小厮急忙将王森二人招进来,扔给老苍头一角碎银子,咣的将门关死。

  屋中,十多个脑袋围城一个圈,正低声叫嚷,神情激动无比,旁边有一个一脸苦相的小厮正拿着一本《朱子语录》,扯着脖子念,桌边一名小厮在研磨抄书,为众人提供声音掩护。

  “高,实在是高!”面对这样天衣无缝的作弊系统,王森只能从心底佩服。

  那十多个脑袋抬起一个,面向王森,冷冷道,“你有好蛐蛐?”

  “这位想必就是苏家大少爷了。”王森看着他那黑黑的眼圈,瘦削的肩头,散乱的头发,便知此人耽于酒色,身体状况不佳。

  “是的。”王森点点头,拿出蟋蟀罐子,那只蟋蟀服用了王森的特制药物之后容光焕发,跃跃欲试,在罐子中鼓噪很久了。

  “有效力了!”王森大喜,那苏大少爷也大喜,这样活泼的蛐蛐,他还是少见,急忙移开瓦盆,将一只金背黑头的蛐蛐放进去,“这只乃是我从山东宁津重金买来的‘铁背头’,威武雄壮,这位世兄,请下注吧!”

  “下注?”王森一愣,旁边人都嘻嘻笑起来,王森顿时明白,原来这帮人还真是刺刀见红的赌博。

  王森现在身上只剩下五十两银子,看着众人那鄙夷的神情,一狠心,将五十两银子全部押上,

  “二少爷,咱们就剩这着点钱了,万一输了……”小六捅了捅王森,小声嘀咕道。

  “破釜沉舟!”王森眼珠红红的,撸起袖子,一派赌徒模样,“苏大少爷,该你了!”

  “看来这位世兄囊中羞涩。也罢!”苏大少爷招手,一名小厮端过一个漆木方盘,里面满满登登都是白花花的银锭子,约莫有上千两。

  “诸位,买定离手!一赔十的!”苏大少嘿嘿一笑,围在旁边富家子弟们看了看王森那只小个子蛐蛐,都将银子堆在苏大少身边,王森尴尬一笑,看着自己的那只“得胜归”,心里也是没底。

  两只蛐蛐一见不和,便厮打在一起,发出吱吱的叫声。得胜归首战不利,被铁背头咬得四处奔逃,王森看得揪心,更心疼自己的五十两银子,大声为得胜归喊起号子来,脸都绿了。

  围观的众人哂笑着看着王森,还有他的小虫,有几个登徒子竟然吹起口哨来,“兄台,你的小虫怕是不行吧!”

  “胜负未分。”王森对自己的药物很有信心,但现在心里也是有些没底。“加油!”

  也许是王森的药物太过奇特,或许是王森的鼓励起到了作用,那“得胜归”猛然一个掉头,扯住铁背头的翅膀不松口。只两口便撕下铁背头的纱翅,铁背头一时失利,被得胜归咬得慌了神。得胜归愈战愈勇,一转颓势,将对手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抽冷子一口将对手的尾部咬下一块,得意的呼扇翅膀,发出吱吱的叫声,向众人炫耀战功。

  “好,好!”王森激动得直拍桌子,看看摆在桌子上的银山,此战必胜!看来这药的确不愧其名!

  “得胜归”狂性大发,将对手的脑壳咬碎,胜利的在瓦盆中转了三圈,这场精彩的打斗看得苏大少眼睛都直了,口中没价的叫好,将桌子上的银子都划拉到漆木盘子中,约莫有三千两,向前一推,“这位世兄,可否将这只蛐蛐卖给我?”

  “有何不可?”王森一笑,接过漆木盘子,心花怒放,“在下海州王森,和苏大少一见如故,不妨就将这只得胜归送与苏大少,仅作见面礼,不知大少意下如何?”

  “真的要送给我?”苏大少心中大喜,看来眼前这位高瘦青年并不是为财而来,倒让他另眼相看,“不可,我苏家人虽为商贾,但也知买卖公平,断无平白取人财物的道理,还请王兄开个价,如何?”

  “苏兄非要如此,也罢,作价一两白银,如何?”王森笑道。那苏大少愣了,怔怔的看着王森,过了好久,才叹了一口气,“苏某玩乐多年,却从未见到有如兄台般轻财好义之人,也罢,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说着拍拍王森的肩膀,趴在王森耳边,“兄台,你那蛐蛐看似平常,不知你以何法饲养,才如此神勇?”

  “这个……”王森对苏大少耳语两句,苏大少的脸上笑开一朵花,点头道,“这个法子,要是用在房中*术上,嘿嘿!”

  门边突然传来一声低低的铁马声,苏大少闻声大惊,急忙让小厮收拾一切,自己坐在书案旁装腔作势,小厮正要领着众人从后门走,却发现后门也走过几个家丁,一时间手足无措,连声叫惨了惨了。

  “定是管事的人来了。”王森听着那愈来愈近的脚步声,头上冒下汗水来,看着钻进床底的小厮贵少们,定了定神,搬来一个圆凳,坐在苏大少的对面,抓起一本《毛诗》,装腔作势起来。

  “王兄,我父亲教导甚严,你若不躲避,免不了皮肉之苦。”苏大少从书本上撩起眼皮,好心提醒道。

  “嘘,噤声!”王森小声道。

  “这是个好机会。”王森打定主意,冒一番风险,见见这淮安府首富苏老爷。如果能结交上,自己的资金链便有了眉目。

  当计划中出现了不可控制的变化,就以此重新制定计划以适应新变化,这是王森在多年工作中得到的经验之谈。

  门“吱嘎”一声推开,一名身穿湛绿色绸缎,下罩湖蓝裤子,胸前绣着团云环绕,正中一副“五福捧寿”图,微微有些驼背的中年人踱步进来,三缕长髯,两条剑眉,手背一条荆条,看到苏大少正在伏案疾书,哼了一声,忽然发现书案多了一人,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秉恩,这位是……”

  (庆祝抗战胜利六十六周年,四更完毕)

  

大明小地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桃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桃子文学)或者(taoziwenxue),关注后回复 【大明小地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大明小地主

信春哥者,穿越不死,彪悍依旧!  王森威武,纯爷们精神光芒万丈!  魏忠贤是我小弟,天启是我学生,洪承畴,他最喜欢向我早请示晚汇报;  “王森把持军权,专横跋扈,淮北百姓知王森而不知天子。祸国蠹虫,求陛下杀之以谢天下!”东林党们如此说。  “王森据良田数十万顷,铁厂盐场丝厂钱庄无数,国家财货,半入其罄,长此以往,国将不国啊!”阉党们说。  “不杀王森,大...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