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邪王独宠 > 正文

邪王独宠全文免费阅读第20章心悸

发布时间:2020/10/18 15:53:19热度:

《邪王独宠》是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回王妃,奴婢学过一点皮毛,不好入耳的”,梨芜脸色一淡,连忙掩饰下去,害羞的回答。...

邪王独宠

古人素来食不言寝不语,一桌子人也就成王冷杰不时的说话逗趣儿,引得其他人纷纷捂嘴偷笑。

  只冷霄一人面无表情!

  瑾月嘴角含笑大方的看着成王,偶尔还很赞同的点点头。

  “咳……本王还有要事与三弟相商,你赶紧吃完了事,我还有公务要处理。”冷霄看着一桌子人欢声笑语心中烦闷,尤其是这个死女人一副花痴的眼神看着三弟让他更为恼火。

  “二哥,我吃好了”,成王冷杰适时的闭嘴答话,他这位二哥一向不苟言笑,最受不了的就是一帮女人凑在一起嬉笑了,何况还加上自己一个男的。

  “那还不走?”冷霄斜了一眼瑾月,对着成王冷杰说道。

  “走,走,这就走!嫂子我先走了,你们慢聊……”本还想说话的成王冷杰被冷霄一把拉住肩膀拖走了。

  两个大男人都走了,其他人也是一副意兴阑珊的样子,瑾月看了看几人都没有要走的意思,沉默了三秒,便道:“既然王爷都走了,本王妃也累了,这就散了吧!”

  “王妃姐姐且慢,今日天色已晚,别院那边实在偏远,您看……”安迟溪迟疑的上前问道,这是个留宿王府的好机会,必须好好利用。

  瑾月看了一眼正想要逃离的余枫,吩咐道:“枫管事,此事你处理吧!”又撑着桌子起身:“我累了,先回去歇息,梨芜,扶我回去!”

  “是,王妃!”梨芜不慌不忙的扶着瑾月朝冷殿暖阁方向走去。

  众人就这样看着王妃慢悠悠的走了,都在原地踟蹰,安迟溪也不敢再上前阻止。

  “哎哟,我的肚子好疼啊……哎哟……疼死我了!”突然一声惊呼打断了众人的思考,只见李窈窕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撑在丫鬟的身上脸部扭曲呼疼,好像是疼的厉害得紧。

  安迟溪心生一计,立马闪到李窈窕面前扶着她道:“李妹妹,你怎么样,没事吧,我扶你去休息”,又一脸担心的对枫管事说道:“枫管事,您看李妹妹如今疼的脸色都白了,赶紧找大夫吧,再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暗地里一手掐着李窈窕的腹肉。

  这时李窈窕疼的直抽气:“啊……”惊呼一声狠狠瞪了安迟溪一眼便晕了过去。

  枫管事看到这样的情况脸黑的如同锅底,语气也有些不对了,对着其他侍妾道:“各位夫人放心,王府侍卫自当安全护送到别院,这边请……”示意侍卫护送。

  尽管余青玉、曾玉华两人心里也是不愿意回别院的,但是自从那一日后,王爷就命令她们安分守己,没有召见不得出现在他面前晃悠,只能跟着侍卫离去。

  “枫管事,我身上也有些不舒服,可能也是吃坏了,我跟李妹妹一处诊治一下吧,也方便照顾她”,安迟溪连忙建议。

  这菜是他看着准备的,各式糕点水果更是他瞧过的,绝对没有问题,就算是吃了反应大 ,那也该是王妃才是,这些人可真会作死,余枫心想接下来这耀王府可能有些热闹了。

  “来人,送李夫人和安夫人去离苑休息,请彦大夫赶紧过府一趟”,枫管事心中虽也不愿意留下这两人,但看着这姐妹情深的戏也不准备戳穿,她们要自找没趣,也不是他能阻止的!

  由于李夫人疼的昏倒在豫园,不多时,便有小轿过来抬了去离苑,安迟溪自然跟随在李夫人身旁一同乘上轿子,轿夫依旧健步如飞朝离苑而去。

  轿内李窈窕无力的靠在安迟溪身上,仿佛死了一般,双眼紧紧闭着,脸色由白转红,睫毛突地一颤一颤的。

  “起来吧,别装了,我都瞧见了!”安迟溪凑近李窈窕的耳边低声道。

  李窈窕眼眸缓缓睁开,推了推安迟溪肩膀,不屑道:“你倒是会蹬鼻子上脸,要不是我机灵,你早就滚回别院了,这会儿跟我摆谱!我要是落不了好,你也别想坐收渔翁之利”。

  “瞧你说的,咱们不是一条船上的么,我只是明人不说暗话罢了”,安迟溪笑着抚慰道。

  “你知道就好”,李窈窕依旧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说话时鼻子都要翘起来了。

  另一边瑾月刚回到冷殿暖阁,便感觉胸闷不已,有些喘不过气来,以为是晚间吃多了,便想在院子里坐坐消消食,着人搬了一把摇椅放在树下乘凉休息,听着虫鸣好不惬意。

  “梨芜,你会唱歌吗?”瑾月听了一会儿虫鸣声觉得有些单调乏味,便兴致勃勃的问。

  “回王妃,奴婢学过一点皮毛,不好入耳的”,梨芜脸色一淡,连忙掩饰下去,害羞的回答。

  “你就唱一首童谣吧”,瑾月从小养尊处优,童年都是在贵族学校度过的,那时候一帮贵族子弟也会围着她转,如同众星捧月的小公主一般幸福,那时候有个人喜欢给她唱童谣。

  梨芜为难的喝了一口瑾月递过来的茶水,便开口哼着小时候喜欢的一首童谣,思绪也跟着回到从前,漫山遍野的花,山间清泉涌动,她带着弟弟阿理偷偷骑马外出,无意中找到的一片美丽的湖畔,波光荡漾清澈见底,一切都是纯净的。

  “真好听,很久没有听过童谣了,呵呵”,瑾月眼角带泪,明明在笑却感觉到了悲伤在她眼底蔓延。

  等梨芜收回思绪,一看王妃顿时吓了一大跳!

  只见瑾月唇角带着残忍的笑,紧紧捂住胸口,喘着粗气呼吸,已经是翻了白眼:“来人啊,快来人,救救王妃”。

邪王独宠

家室没落,父亲遭人陷害,锒铛入狱,母亲被监禁于宫墙内,哥哥被迫奔赴有去无回的战场,所嫁的男人又并非良人,对她折磨良多,恨不得她快快死去,且看被逼到如此境地的舒瑾月如何翻身做主,完虐渣男……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