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妾有心机,腹黑王爷药别停 > 正文

小说妾有心机,腹黑王爷药别停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发布时间:2020/5/29 18:46:05热度:

《妾有心机,腹黑王爷药别停》是文笔极佳的古言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岳凡在田韵刚领命去药苑时,才进来,并不太清楚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只管低头临帖,看了看郜清钰和慕渊,又低下头继续写。...

妾有心机,腹黑王爷药别停

话说,田韵撞晕后,傻子握紧鞭子扭头就走了。

  最后还亏得齐总管不放心让德育去看了看,才发现田韵早已出事了,这才忙把人抬回屋内,德育忙急匆匆的去向郜清钰禀告,不料慕渊听到这消息,先是一愣,然后从椅子上弹跳而起,大笑大叫道:“您看,这次我猜对了,月钱翻倍啊。”虽然心里有那么点莫名的不舒服,但是涨了几倍的月钱,赌赢了王爷,还是让慕渊高兴了那么一阵。

  郜清钰皱眉问道:“晕倒了?没别的事吗?”不应该呀!小田子机灵得很,难不成他也有看错人的时候?

  德育听到问话,收回落在慕渊身上的目光,回道:“回王爷,小田子虽然只是晕过去了,但是额头上流血了,看起来像是钝器击伤的。”

  “钝器?”怎么可能是钝器?郜清钰陷入了沉思,蹙眉吩咐道:“快去请大夫来给小田子看看。”

  “回王爷,大夫齐总管已经请来了,伤口并无大碍,小田子只是暂时昏迷而已,今晚就能醒了。”德育回道。

  正在宣纸上描摹书法的岳凡淡淡问道:“王府有刺客?”昨儿还看着荔枝流口水的小厮,今儿就晕了?

  “是咱王爷派他去药苑了,然后就出了这事儿。”慕渊看向岳凡,不耐烦的解释道。

  “药苑?”岳凡笔下一滞,随意味深长的笑道:“难怪呢?”不知碰到药苑那人,那小子的将计就计还有没有用?

  “小田子身上没有鞭痕吗?”慕渊也觉得有些不解,便问德育。

  德育歪着瘦如枣核的脑袋,仔细回想道:“回慕公子,除了额头上的撞击的伤外,并没有一处鞭痕。”

  “哦,那下去吧。”慕渊看着德育临走时脱口而出:“记着要好生照顾着。”

  郜清钰依然皱着眉思考着,抬起头看着慕渊,一动不动。慕渊被看得颇不自在:“还在想?钝器说不定是人家换了武器了呢?”

  “……”郜清钰依然不做声,直直的盯着慕渊。

  “……”慕渊见他这样,也不知该说什么了,他跟着郜清钰这么多年,初进府时也是励志要当男宠,可来之后发现他厌恶女色,但却也并不喜好男色,反而更看重贤士。现在他这表情该不会是想歪了吧?

  他心目中的王爷对一件事专注的时候就这表情:桃花眼微眯着,俊眉微蹙,眼神深邃。

  “咳咳。”慕渊掩唇干咳几声。

  岳凡在田韵刚领命去药苑时,才进来,并不太清楚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只管低头临帖,看了看郜清钰和慕渊,又低下头继续写。

  “本王现在觉得那个赌注好像是本王赢了你。”郜清钰轻启唇,眼神瞥开,仔细回忆着:“本王当时说小田子吃了皮鞭便是你赢了,现在德育说小田子身上没有一处鞭痕,那就是本王赢了。”

  慕渊听到这句话,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忙安抚好那颗惊恐的心,辩道:“那也不代表他就那一处伤啊?或许身上还有鞭痕呢。”

  “强词夺理!”郜清钰有些不满,提议道。

  慕渊有些心虚,语气仍然强硬:“那明儿个让小田子脱了衣服验验,那不就真相大白了。”田韵事后知道此事,仰天长叹:慕渊大概算得上是王府出损招的鼻祖了……

  “好,那就验验。”郜清钰一脸的自信,剑眉挑起。

  晚间,谢桓早听说田韵出了事,回到房内,只有德育守在田韵身边。

  “你是谢桓?”德育见来人,问道。

  “是,奴才是谢桓。”谢桓看了眼昏睡的田韵,答道。

  德育带些同情的看了看田韵,向谢桓道:“今日,王爷派他去药苑,不知怎么就昏倒了,额头上有伤,我该回房歇着了,今晚你好好照顾小田子。”

  “是,那您慢走。”谢桓应道,将德育送出门外。回房后看到田韵这副样子,什么劲也没了,就胡乱洗了把脸,躺在田韵身边睡下。直到半夜还是翻来覆去睡不着,暗自思忖着:王爷派他去药苑难不成是考验他?

  正想着,一双小手,伸到谢桓脸上,轻轻的拍着“谢桓,谢桓。”耳边传来田韵低低的熟悉的嗓音。

  “嗯?醒了?”谢桓拉下她的手,侧过身子看着田韵:“还疼吗?”谢桓指了指田韵额上缠着的纱布。

  “不疼了,我想……嗯”田韵刚醒来,额头上的伤并不太疼,只是其他地方疼。

  谢桓见他支支吾吾的,问道:“嗯?怎么了?”

  看着窗棂透进来的乳白的月光打在田韵的脸上,长长的羽睫,害羞的表情,不觉心里有些异样的懵懂的感情,他有时倒有几分女子的妩媚娇羞。

  “那个……我膀胱疼。”田韵欲言又止,看着谢桓,羞赧一笑:“我想尿尿。”

  谢桓刚把田韵想成羞答答的玫瑰,含苞欲放……现在田韵这俩字一出口,谢桓立即想起了那传说中的猪笼草……

  田韵见谢桓没反应,用手轻轻推了推他:“我一个人不敢去。”一是:月黑风高,万一碰上鬼打墙呀什么邪门的事。二是:怕那傻子,所以得领着谢桓壮胆。

  “一个大男人不敢去?”要拉个伴?谢桓有些无奈。

  “那儿总有个傻子,就是他把我打晕的。”田韵听谢桓这嫌弃的语气,有些恼,起身穿靴:“你不愿意去,那我自己一人去不就行了。”至于用那种语气么?大不了她再晕一次就行了,反正睡眠充足,她巴不得呢……

  “我没说不去啊?”谢桓见田韵不高兴,也穿靴下床。

  两人挑着灯笼走了出去,田韵已经完全进入状态,战战兢兢,手紧紧抱住谢桓的胳膊,贴在谢桓身上,谢桓饱受折磨,领口被拽的敞开了,也不好意思说,只能拎着灯笼,默默的当了个领路的。

 

妾有心机,腹黑王爷药别停》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妾有心机】 或 【腹黑王爷药别停】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妾有心机,腹黑王爷药别停

“王爷,妾身可没那么小心眼,我们那儿的人常说‘拳头多大,心就有多大,”某女眨巴着乌黑的杏仁眼,把拳头伸到某男面前,撅起红唇:“呶,您看,妾身的拳头可不小,我说了我不会报仇,呵呵,我大人不记小人过嘛!”田韵身着破布烂衫,脸都没洗干净,一身乞丐装,唯独那眼睛却是闪着灵光,喉咙里干干的挤出一丝谄媚的笑,鸡皮疙瘩‘扑嗍嗍’掉了一地。 “那、你看看我的心有多大?”某腹黑男眯起眼睛,欺近身,细长的桃花眼盯着女子,伸出拳头,某女霎时脸色变黑,尴尬一笑,小粉拳慢慢缩回了袖里。 我靠!她田韵今天算是见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