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王朝遗梦 > 正文

王朝遗梦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14章提审

发布时间:2020/3/27 14:42:28热度:

《王朝遗梦》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青春风格小说,全文讲述:“东方朔,如果你拿不出能说服哀家的证据,那你说的这一切只是你的想象和推理。”太后厉声说道,“到时候你和杨诗兰一起命丧黄泉...

王朝遗梦

到了第二日下午,忽然传来的消息。李廷尉带了两个士兵亲自来押人。

  我呆在牢房里这么久了,身体脏兮兮的,头发乱糟糟地黏在一起,脸也好久没洗了,浑身污垢啊!就这副模样出去见人,我感觉无地自容。我以前多么爱干净的人,现在沦落到这般地步,看起来特别像乞丐。

  不过眼下,是保命要紧,的结果将决定我的命运。李廷尉亲自押我上堂,难道是太后控制着局面,那我的小命岂不落她手里?

  奇怪的是,李廷尉还传了阿豹和我一起上堂。

  我以为会押我们到什么电视里的公堂上审问,没想到却是去了长乐宫的前殿。太后和刘彻坐在殿中央,卫子夫和陈阿娇分坐在两旁,柳鹊和婉云站在陈阿娇后面。玉姣、清韶和王谷等人看我的落魄样,不禁心疼地看着我。多日不见他们,我挺想念他们的,我冲他们笑了笑。

  卫青穿着侍卫袍服,腰间别着一把御赐金剑,我第一次看到他高大威风的一面,想到他以后会是司马大将军,名垂青史芳名百世,我不禁向他投去赞赏的目光。他目光有神地望着我,嘴巴动了动,似乎想上前和我说话,无奈场合不允许。

  我和阿豹跪在殿上,等着李廷尉向太后报告我前夜拒招的事情,并添油加醋地描述了阿豹不配合他审问犯人的“实情”。他却将私自用刑的事隐瞒地一干二净。

  我抬起头,仰望着刘彻,他也正凝视我。四目相对,楚楚思情竟盈在他的俊朗的眸里。周旁的人在讲什么,我两耳俱听不入了,跪在地上静静地看着他。多么希望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男孩,我可以大胆地去爱他,我们可以一起手牵手散步在校园里,看一场浪漫纯爱电影,一起喝一杯热奶茶……

  “……杨诗兰,你可知罪?”李廷尉打完他精心准备的长篇报告,然后指着我呵斥道。

  我刚才恍了神,脑海里想象着那些爱情的唯美,经他这么一斥,我自己笑道:“这太不切实际了,醒醒吧。”

  众人听我喃喃自语的话,惊愕地看着我。阿豹乐呵呵叫我:“在想什么好吃的吗?等你出狱了,带我去吃呗。”

  我瞪了一眼阿豹,他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开玩笑,想着吃的东西!不过,他就这么确定我能无罪释放?虽然我确实是无罪。

  “太后、陛下,有个叫东方朔的求见,怎么也赶不走。”外面跑进一个小太监,唯唯诺诺地说道。

  “他是何人?”太后诧异地问道,“竟敢擅闯哀家的行宫!”

  刘彻一听东方朔来了,嘴角飘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我猜到这是他安排的。

  “母后,这是我派去查此巫蛊案的人。”刘彻忙道,“快请东方朔进来。”

  “我听说东方朔是生性不羁之人,早想认识他了,今日竟然可以在这里看见他,我也别无他求了。”阿豹神飞色舞地告诉我。我稍稍吃了一惊,越来越佩服阿豹的品性和眼光了。

  “我也很欣赏他,要能和他交个朋友该多好。”我轻声说道。

  李廷尉见我们窃窃私语,指着我们骂道:“大胆犯人,公堂之上竟敢藐视太后和陛下!”

  “东方朔到。”刚出去的小太监站在殿门外,高声禀道。

  我们回头去看,只见着一身棕红袍子的东方朔,玉树临风。他一米九多的个头让跪在地上的我有一种仰望天神的敬畏感。

  东方朔看到我的时候顿了下脚步,竟冲着我莞尔一笑!我想一定是我的模样太脏了,他没见过哪个年轻姑娘这么没有形象的吧。我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东方朔参见太后、陛下。”东方朔站着作了个揖。

  太后刚想批评他为什么不下跪,被刘彻拦下了。刘彻应该知道东方朔是一个不受礼节拘束的人。

  “东方朔,朕要你查的案情如何了?”刘彻问。

  东方朔嘴角一勾,信心满满地笑道:“水落石出。”

  “哦,哀家倒要听一听,你怎么个水落石出?”太后不屑一顾道,“杨诗兰犯死罪是既定的事实,陛下又何必多此一举?”

  我听出太后的话里含有几分威胁的成分,不知刘彻要该怎么应付今天这个了。

  按理说,我这个案件是应该归属司法部门管的,公堂居然摆在长乐宫里。起初我十分的纳罕,此刻才明白太后的用意。太后应该早揣摩出皇后的毒计了,但是她不得不配合皇后演这一场戏。柳巷的和美人死得悄无声息,没有人为她站出来替她喊委屈。而我,只是一个宫女,对她们来说,死了更不足可惜!

  制造一个冤案,她们会心虚,害死一条人命,她们会不安。所以,她们宁愿在后宫息事宁人,外人自然就不十分清楚这起糊里糊涂的巫蛊案是怎么被处理的了。况且外人怎么敢公然谈论帝皇家的私事?

  以前不相信有鬼,现在我倒认为这世上有鬼是好事,等我冤死后定然回来搅得这帮恶毒的女人睡不着觉。

  “回太后、陛下,”东方朔神态自若,缓缓说道,“我已查清此巫蛊案纯属某人为了一己之私,而精心设计的一起冤案!”

  此话一出,包括我在内,所有在场的人都大吃了一惊。尤其是皇后和太后,两人对了一眼,太后毕竟人老心精,很快就平静了下来。皇后则不然,焦急地回头看了看柳鹊,柳鹊摇摇头,惊恐地看着她。

  我记得陈阿娇被废的时间不是今年,她是因为制造了巫蛊事件才被废的,难道因为我这个不速之客卷进这个时空里,把历史的进度打乱了?

  “胡说!”陈阿娇激动地站了起来,抖着手指向东方朔,“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调查我们后宫的事情?”

  “皇后,东方朔没说这个人是你,你为何如此紧张?”

  刘彻戏谑地笑道,瞥了一眼陈阿娇,陈阿娇脸色顿时煞白。

  太后劝道:“皇后稍安勿躁,且听这个狂人如何解释。”

  陈阿娇只得安静地坐了下来。

  “东方朔,你说是谁精心设计的这个局来陷害杨诗兰?杨诗兰不过是陛下身边的一个宫人,身份卑微,如若不是嫉恨皇后的高贵身份,自己想飞上枝头当凤凰,如何能发生这样的事呢?”

  太后边说着边不怀好意地盯住我,我大胆地直视着她。她和我对视了一会,才悻悻地收回视线。

  东方朔说:“杨诗兰和皇后无冤无仇,来宫里不过半年,她没有理由嫉恨皇后。杨诗兰曾经和陛下一起微服出巡,清韶姑娘帮她在她的衣柜里找过衣服,发现她没有合适的衣服,便把自己的一套衣裳给了她。清韶姑娘可以作证,那个时候,杨诗兰的衣柜里并没有人偶。”

  众人向清韶投去询问的眼光,清韶忙道:“清韶可以作证,那个时候诗兰的衣柜里确实没有木偶。”

  卫子夫忽然开口道:“陛下微服出巡的时候是五月份,发现人偶是在这个月,中间隔了半年多,并不能洗清杨诗兰的嫌疑啊。”

  她微笑地看向东方朔,在我脸上略微扫过一眼。

  东方朔接着道:“卫夫人别急,且听我说。”

  东方朔不知是故意加重了语气,还是希望卫子夫耐心地听他说下去,卫子夫沉着漂亮的眸子淡淡地笑了一下。

  “谁说杨诗兰和皇后无冤无仇?”

  殿外传来一个底气十足的声音,气发自丹田音洪亮而霸气。我看到陈阿娇的脸上点亮一种惊喜的悦色。

  馆陶公主带着她的小相好董偃来了。我撇了撇嘴,心里感到厌恶。那个董君一进来就端详着我,许久才认出我来,眼睛流露出同情的色彩,我冷冷地瞟了他一眼。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敢问长公主何出此言?”

  东方朔问道。

  馆陶公主嘲笑道:“你是什么东西!竟敢这种口气和我说话?”

  “东方朔奉朕之命密查此巫蛊之案,姑姑,难道不想知道真相?”刘彻漫不经心地替东方朔答了话。

  馆陶公主愣了一下,不以为然地说道:“我说怎么没见过他呢。东方朔,你说杨诗兰和皇后无冤无仇,就大错特错了。杨诗兰曾经说过本公主的坏话,我对她使过杖责,她把怨恨撒在我女儿身上岂不是顺理成章?”

  “有理!母亲说的没错。”陈阿娇有母亲的支持,口气变嚣张了不少。

  “有这事?”太后拿着怀疑的眼光看我道,“杨诗兰的品行如此不堪,怎么能留在陛下身边。”

  说我品行不堪?我不过是咕哝了一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馆陶公主的花心事在史册里可不只是我说的简单概括,而且我听宫人们说她的丈夫病入膏肓还没死,她就已经搂着可以当她的儿子的董君了。当初为了讨刘彻的欢心,她甚至特意设宴让刘彻见董偃,顺水推舟将长门宫送给了刘彻。

  “可是当时长公主怎么知道杨诗兰说了什么呢?”东方朔笑得很诡谲。

  “是皇后身边的柳鹊丫头告诉我的。”馆陶公主想也没想就答道。

  “柳鹊姑娘可在此?”东方朔问。

  柳鹊颤颤巍巍地站了出来,轻声道:“奴婢是柳鹊。”

  “柳鹊姑娘?”东方朔打量了一下清秀可人的柳鹊,露出怜惜的神情,“据敝人调查,元宵节的皇后中毒之事是你所为,你可否认?”

  “这……”柳鹊吓得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不是奴婢。”

  “不是你,”刘彻说,“为何这般紧张!”

  “哀家派人查,没有查出个所以然来,东方朔却一查就查出来了?”太后不敢置信地说道,再看东方朔的眼光就带了几许赞赏。“李廷尉,你该和后辈学学了。”

  李廷尉苦着一张脸:“是属下办事不力,是属下办事不力啊。”

  “清韶姑娘,你能否告诉我,柳鹊姑娘和杨诗兰之间的关系?”东方朔问。

  “清韶知道柳鹊姑娘不喜欢杨诗兰,杨诗兰也不喜欢她。”清韶答道。

  东方朔问我:“是这样吗?”

  “是。”我很认真地点点头,“柳鹊和我素日无往来,但我们的关系确实不太好。”

  “巴豆粉虽是柳鹊放的。但是——宴会上,杨诗兰中途退了出去,据在场的人说,看见你和卫青出去了有半柱香的功夫。”东方朔走近我,微低下身看着我问道,“杨诗兰,是你在司膳房中趁人忙乱之际,换了卫夫人和皇后的糕点。”

  这家伙的推理能力出乎我的想象,我不得不承认:“是我换了糕点。我讨厌柳鹊,不想让她害卫夫人。”

  卫子夫抬起诧异的眼看了看我,转即注目着皇后。陈阿娇又怒又羞,呼吸急促了起来,胸口快速地起伏着。

  “关键就在这个转折点。”东方朔提高了音调,似乎意在引起众人集中精神听下去,“杨诗兰偷换点心,让皇后吃了巴豆粉,柳鹊姑娘被皇后娘娘杖责,并且扣掉两个月的俸银。所以,柳鹊对杨诗兰怀恨在心,私自给了一个宫人好处,派她关注杨诗兰的情况,并趁杨诗兰生病熟睡之际,将人偶塞进她的衣柜里。”

  “柳鹊告诉皇后,杨诗兰藏了和她一模一样的人偶,那还得了,皇后一怒之下将杨诗兰告发给太后,由太后亲自严惩杨诗兰。”东方朔接着说,“接下来的事情,想必不用我说,大家也都看到了。”

  “东方朔,如果你拿不出能说服哀家的证据,那你说的这一切只是你的想象和推理。”太后厉声说道,“到时候你和杨诗兰一起命丧黄泉,就别怪哀家!”

  即使东方朔尽量避免将柳鹊做的事和皇后牵扯在一起,但是大家心知肚明,太后有意保皇后,人们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试问柳鹊一个小小的宫人,有什么能力和胆量擅自做出这些会丢掉性命的事情,对她又有什么好处?

  “陛下,请下令将那个叫小英的宫人带上来。”东方朔对刘彻作揖恳求道。

  刘彻大袖一挥,放令下去:“将华晓和那个宫人带上来。”

  我说怎么没见华晓,原来是一直侯在殿外了。

  华晓和一个模样娇小可人的宫人一起进来了,跪在我和阿豹的旁边,向刘彻和太后请安。

  叫小英的宫人身形比我稍小些,略带稚嫩的脸,看来年纪比我小两三岁,和清韶、柳鹊她们一样的年龄。柳鹊一见到小英,神色慌张地躲开了小英向她投过去的视线。

  “你就是小英?”馆陶公主看着小宫女问。

  “回长公主,奴婢是小英。”小英怯怯地答道,头和肩膀弯成了九十度。

  “东方朔,你这是何意?”太后指着华晓和小英,不解地问道。

  “回太后,这个叫小英的宫人是柳鹊的老乡,她们从小在一个村里长大,感情甚好。因为家里贫穷,孩子又多,两年前,她们的父母同时把她们送进宫里来。”东方朔带着怜悯的神情说道,“柳鹊被分到椒房殿侍候皇后娘娘,而小英先是分到永巷里,前不久突然调去了未央宫的司膳房里当差。”

  “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蹊跷?”卫子夫作思考状。

  “正是,”东方朔指尖对着柳鹊轻轻一点,“柳鹊姑娘利用皇后娘娘对她的宠爱和信任,将小英调到未央宫里,因此小英答应帮她观察杨诗兰的一举一动。”

  “那日,婉云姑娘来宣室殿替皇后娘娘传完话,和诗兰姑娘还有玉姣姑娘站在外面说话,我从外面拿奏折回来的时候,发现一个陌生宫人在偷听她们的谈话,我当时就起了疑心,刚想问她是谁,她却慌忙跑掉了。”华晓说,“那个宫人就是小英。”

  “华晓,你可看清楚了?”陈阿娇紧张的样子欲盖弥彰,“你没有认错人?”

  “回皇后娘娘,奴才敢肯定就是这个叫小英的宫人。”华晓坚定地答道。

  “来人,把小英招供的笔录呈上来!”刘彻唤道。

  卫青从一个小太监手里接过放着笔供的小盘子,呈给刘彻。刘彻看完笔供之后,又递给了太后。

  殿内死一般地寂静。

  殿门口吹进来的寒风,袭着我单薄的身子,我早已耐不住这十二月底的峻寒。我轻轻地用自己的一只脚去摩擦另一只脚,脚趾头冻得麻木肿痛。

  阿豹侧头担忧地看着我,我的呼吸渐渐加重,他低声问:“是不是又发烧了?”

  我感觉全身发寒,应该没有发烧,不过这个案件不早点了解,我恐怕支撑不了多久。我的烧昨天刚退,加上肚中饥饿,靠着精神支撑到现在,身体其实难受不堪。

  嘴唇干疼开裂了,有凉凉的液体流进我的嘴里,喉咙像火烧一样地烫燥,我轻语道:“我想喝水,水,水!”

  膝盖跪得生疼,头愈来愈晕重,我的胸口发闷,觉得一口气堵在心口,咽不下去吐不上来,我迷惶中听见身旁阿豹和华晓喊我名字,坐在殿中央最高的位置上的那个男人霍地站了起来,向我这边冲过来……

王朝遗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王朝遗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王朝遗梦

杨诗兰不喜欢历史上的汉武帝,因为他晚年的巫蛊事件,她以为他是一个绝然冷漠的男子。偏偏老天爷让她穿越到汉武王朝,遇见那个冷静淡漠又温润如玉的他,当她冷眼观看他时,却意外看见他频频的温柔回眸。她的心能拒绝这样一个风华绝代的帝王吗?她的命运和俊朗的卫青,智慧幽默的东方朔,还有后宫的陈阿娇,卫子夫……发生错错乱乱的交织,她将何去何从?原本不知情为何物的她,在两千年前的时空里究竟将经历什么?多年后,穿越回来,她以为未央一梦就该结束了,谁曾想那些再熟悉不过的面孔又重新出现在她的生活里,她注定逃不掉!前世几番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