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鼠猫-杯中影 > 正文

鼠猫-杯中影_鼠猫-杯中影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18 3:03:00热度:

《鼠猫-杯中影》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展昭扒着窗棂往里面瞧,抚筝的正是妃雪精,一曲《天风环佩》玲珑叮当宛若仙人下凡,玉璜琅玕相互碰撞之音。环佩叮当声渐歇,一个...

鼠猫-杯中影

翌日华灯初上之时,西湖边上的人格外的多。

  很多人或是在岸上观望,或是泛舟,带着一丝兴奋地议论着那已点亮彩灯的雀仙舫。

  雀仙舫上,白日的彩帆已经换成各色的灯笼,微风中闪动着五彩光辉,仿佛孔雀张开的尾翎熠熠生辉,煞是好看。

  妃雪精带着奉剑和化妆成随从的展昭按预定的时间来到了雀仙舫。

  “李堂主!”妃雪精见到李凤德说,“今日的雀仙舫可真是气派,称得上西湖第一画舫。”

  “能得先生的夸赞,李某倍感荣幸!”李凤德迎过来,“先生这边请!”

  “把我的筝放在这里,你去下面休息吧。”妃雪精打发展昭放下他的筝匣,抬出筝放在台子上,“李堂主,可否给我的随从找个休息的地方?结束后他还要帮我抬筝。”

  “小四,你带他去吃些点心喝些水酒,”李凤德吩咐,“今晚船上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注意紧了!”

  “在下要在此调音,李堂主自去忙便可,”妃雪精坐到他的筝前,“在下也非常冀望能一睹今晚‘江南第一舞伎’的技艺。”

  “一定不会让先生失望的,”李凤德笑着说,“我先去忙,先生请自便,有什么需要吩咐下人即可。”

 

  展昭跟着船上的小厮来到底舱,那小厮带他到一个储藏间里面坐下,给他拿了壶酒和两碟点心,就出去忙了。展昭坐了一会儿,便听到楼上鼓乐响起。

  他起身轻轻推开底舱的门,略使轻功,避开往来的下人,跨上华栏。

  船舱里香气缭绕,丝竹声不绝于耳,伴着女子的柔声娇笑。

  展昭扒着窗棂往里面瞧,抚筝的正是妃雪精,一曲《天风环佩》玲珑叮当宛若仙人下凡,玉璜琅玕相互碰撞之音。环佩叮当声渐歇,一个衣着鲜亮、带着面巾的女子从后厢走出来,对妃雪精说了几句,他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有侍从调暗室内四处的灯笼,最后一片昏黑,只有从窗外映射进来的湖光灯影。

  妃雪精筝上一个高音,宛若云雀冲天,再徐徐降下,乳燕轻啼,鸳鸯低语,白鹭涉水,天鹅交颈,恭迎众鸟之王——百鸟朝凤。后厢廊上亮起两盏灯笼,渐移渐近,一对丫鬟手持灯笼与几名彩衣女子簇拥着一个红装女子缓行而出。

  华灯点亮,众人皆唏嘘。外面的展昭更是惊讶。不为别的,只因为那红装女子身上的红罗舞衣正是那殷红如血的血锦所制!而点缀于衣后的彩色丝绦,不是霁虹又是什么?

  没想到,天下真有人敢堂而皇之地把皇家禁物拿上公共场合,展昭不知道是佩服这人的胆大包天还是愚蠢到家。

  筝歇,女子的舞蹈也告一段落,伫立在灯辉之中。女子生得体态匀称,细柳腰身,纤纤素手,看人时眼梢微翘,凤目一望便让人心意起波;黛眉一挑,自是万种风情。

  “小女子风孔雀,与各位官人有礼了!”红衣女子微微一福,“孔雀先献上一曲了表心意。”说罢有人搬来一张凳子,拿来琵琶递于风孔雀。

  下面开始纷纷赞叹女子的美貌与身姿,直到琵琶音响起。

  风孔雀弹的是《十面埋伏》,原来那凳子并不是用来坐的,风孔雀单足立于小几之上,反弹琵琶,且弹且舞,纤指过处,千军万马,战鼓声声,胡旋如风,轻柔若羽,眼波流转,顾盼生情,彩纱羽绫,飞旋之中真好似孔雀开屏一般华贵美丽。

  一座皆惊,惊叹得声响全无。

  而此时,展昭的耳中除了大珠小珠落玉盘的琵琶声,还传入一个细微的声音——

 

  剑响!

  常年练剑使得展昭对出鞘之剑的声音非常熟悉,也许是宝剑出鞘必有鸣声以彰显存在,展昭望向厅堂之后的房间,他屏息轻移脚步,躲过灯光摸了过去。

  室内没有点灯,只有月光下清冷的剑辉微微闪耀。展昭看不清持剑人的容貌,但他能感到一股四溢的杀气盘踞着压抑着,仿佛化不开的稠漆,前堂传来的柔情蜜意的《孔雀东南飞》,传到这里却激得那压抑得杀气越来越浓厚……

  有人向这厢走来,展昭回身躲到拐角的阴影里。

  来的是刚才那个在前面和妃雪精说话的蒙面女子。她推门走进去,展昭又贴回窗边屏息凝神听里面说些什么。

  “师父——”那个刚才杀气冲冲的人开口。

  “哟,小宁,你这是想干什么?”女子开口,“把剑收起来,现在还不是时候!”

  宝剑入鞘,那人的杀气也逐渐消失。女子叹口气:“这些年也苦了你,不过今天是孔雀第一天露面,雀仙舫重开,人都说‘开门见喜’,‘开门见红’可不好吧?”

  “她不是孔雀!”男子本想吼出来,但最后还是压低了声音。

  “你非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女子说,“总之你要记住,不仅是你要报仇,我们还有大计,你也不小了,该懂得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了吧?”

  “……徒儿知道。”

  湖上起风,风摇灯影。

  “什么人!”女子忽然喝道,同时一枚银镖出手,直射窗棂。“你在这里呆好!”

  女子对她徒弟说,开门冲了出去。

 

  走廊上空无一人,她左右看看,前面依然笙歌不断,灯火通明,她转身向后船走去。

  “妃先生?”她见妃雪精正坐在船尾,旁边奉剑提着茶壶,“你怎么在这里?”

  “原来是紫鹤小姐,”妃雪精捧着茶杯依然坐着,“李堂主请我伴奏的活儿已经完了,前面那么‘热火朝天’在下有些吃不消,还是这里清风习习比较适合喝茶,还可以看风景和这些灯。紫鹤小姐不在前面招呼那帮官人老爷们,怎么有空儿来此,来杯茶吗?”

  “先生一直一个人在?”紫鹤盯着对面的年轻琴师,眼角扫视着周围。

  “还有奉剑和他啊,怎么能叫一个人?”妃雪精冲他的侍女伸过杯子,奉剑再斟了一杯茶,“他可在这里呆了一晚上了。”

  “他?”紫鹤眼睛眯起来,杀气鄹显。

  “他在那里啊。”妃雪精像什么也没感觉似的,向她身后一指。

  紫鹤猛地转过身去——什么也没有。

  “在那里啊。”妃雪精好心地说,“我过来喝茶他也没走,就聊了几句。”

  “哇哇!”一只乌鸦落在房檐上,非常配合地叫了两声。

  “先生难怪有如此好的琴艺,原来还通禽言,紫鹤不打扰了。”紫鹤笑了一声,转身离去。

  “主人,”奉剑看紫鹤离开后开口,“那个紫鹤——”

  “这不归我们管,奉剑,”妃雪精放下茶杯,探身往船外,“展大哥,你没事吧?”

  展昭提气轻轻跃上,落到两人身边,他的手中还拿着刚才紫鹤射出的银镖。

  “你没受伤吧,展大哥?”妃雪精上下打量他一番。

  “还好,只是擦破了外面衣服。”

  “奉剑,看看这个有没有毒。”妃雪精还是不放心的样子,一定要展昭把镖给奉剑,还立刻拿出一枚药丸要他吃。

  “那我们尽早离开这里吧,”妃雪精说,“我和奉剑回前面去,展大哥你从这里下去,那根杆子下面往左就有底舱门,我一会儿让奉剑过去叫你。”

  “好。”展昭略展轻功,轻轻落到那充当孔雀尾屏的灯杆上,轻轻一垫,便落到画舫一层。走了两步,果然便有个很隐蔽的底舱舱门。

  从这个舱门下去,没看到几个人展昭就回到了最初来到的那个房间。

  不一会儿,奉剑果然过来叫他。

  待坐到小船离开,妃雪精立刻好奇地问:“展大哥,你听到了什么?那个紫鹤好像是这个舫子的鸨母,李凤德是这么说的。”

  “他们要杀什么人,但具体什么也没有说,”展昭说,“后厅有个杀气很重的人,称紫鹤为师父,而且他说前面的那个女子并非风孔雀,似乎他与原来的那个风孔雀有所渊源。妃贤弟,你今天一直在堂上,有何发现?”

  “前面莺歌燕舞,软玉温香,后面杀机重重,这雀仙舫开得真是精彩啊,”还在继续喝茶的妃雪精说,“除了紫鹤刚开始让我弹百鸟朝凤,就没什么了;风孔雀弹了两首曲子,跳了一段胡旋舞就下去了,毕竟第一天要吊人胃口吧,那些人我不认识,不过有个人可能展大哥有点儿兴趣。”

  “谁?”

  “知杭州军州事,庞太师的得意门生――范承遥之子范海鹏。”

  “他?”对这个人展昭没有太多的印象,对他父亲也只是有过几面之缘。

  “小弟曾经听说,”妃雪精眨了眨眼睛,“范承遥当年向风孔雀下过聘——”

 

鼠猫-杯中影

杯中影,摇曳多姿; 镜中花,触不可及; 水中月,一碰即散。 前尘过往本无关后代,但羁绊的涟漪却绵延许久。 宫锦失窃,开封府的展昭奉命调查,旁又有那个如影随形的小白鼠,神秘的妃家兄妹的出现又昭示着有什么更不可思议的事情要发生?西湖上沉寂了二十年的雀仙舫再度迎客,其中又暗藏着什么内幕? 碰上了前代积累下来的恩怨的展昭,一直对头冤家兼一身的小白鼠又能陪他走多远? 广南烽烟,征战之中二人流落至滇南大理,没想到妃家在此地,却是人们口上的传说。虽是风光无限美好的桃源之乡,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