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难言缘深浅 > 正文

难言缘深浅大结局在线试读第18章《难言缘深浅》

发布时间:2020/8/5 12:34:00热度:

《难言缘深浅》是一本青春风格小说。精彩阅读:“诶,SUI,你和顾以前肯定有一腿,他听到你还没吃饭,立刻就说要代替我去给你送宵夜,还有上次……”...

难言缘深浅

我们相见,也许是缘分到了;我们分开,或许也只是缘分到了,只不过是到了尽头而已。

“这就是你们企划部的能力?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孟然在茶水间看到苏以瑾的时候,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嘴巴,对着苏以瑾冷嘲热讽了两句……

只不过,这些话也许在苏以瑾听来也算不得什么了:“哦,我们能力怎么样我当然清楚得很,只是孟小姐真的真的没有高看自己吗?”

今天上班以来,苏以瑾不知道听过多少局这样的话了,就连许清远也忍不住说了苏以瑾两句,更别说其他一直等着看苏以瑾糗事的人……

“或许吧。”孟然曲起手指,仔细的看了看自己涂着鲜艳光亮的指甲油的手指,轻轻的磨了磨食指上的那个小缺口:“这指甲油,掉了一个小缺口就毁了整个手指,我可不希望你做这个小缺口……”

“再说,这么多人等着我和你一争高下,我可不想赢的那么轻易。”

“你放心好了,做过那么多的策划,我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做一个彻底失败的活动……”苏以瑾抚平自己衣角上的褶皱,轻飘飘的看了一眼孟然。

相比于那种在背后说坏话、捅刀子的人,她倒是比较喜欢这种不玩阴的的人。

“那就好。”孟然将手中的一次性纸杯扔进垃圾桶,临走时还是好心好意的提醒了一句:“还是有点戒备心吧……”

苏以瑾轻声叹口气,这种方案泄露的事怪她咯,做了那么久了,不是没有出过这种事,只是那些都只算得上是一些小打小闹,再怎么泄露也不过是在公司内部,这次的方案可是直接到了合作公司的竞争对手手里……

原本还说这段时间可以轻松一点,正好方案也在收尾了,可是谁知道一个周末过后就出了这种事,方案泄露说大事不是什么大事,说小事也不是什么小事……

要是没有捅到上面去,苏以瑾大可以带着组员多加两天班,现在之间捅到了总经理那边,甚至连合作方都听到了,老板怎么能不发火……

虽然说策划只是公司的一个附加服务,可是一直以来,这也成了他们的一个招牌,招牌出了错,公司上层谁都死死的盯着苏以瑾的动作……

苏以瑾不是没有怀疑对象,只是好歹是自己的同事,再怎么对自己不服气,她总是觉得他们还是有一点集体荣誉感的……

苏以瑾难得的甩了甩头,故作轻松的回了办公室。

李樱樱一脸忧愁的盯着苏以瑾,嘴巴张了张,最终还是没有叫她,整个办公室除了苏以瑾高跟鞋落地的声音竟然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

苏以瑾在自己座位上顿了顿,想了想还是开口安慰了几句:“没事,大家继续工作吧,只是最近可能要加几天班尽快把方案做出来了,其他的事我现在也不想多说,好好做吧……”

几个人犹豫着点了点头,没有说其他的话,只有李樱樱,犹犹豫豫的凑上来:“瑾儿姐,到底是谁把策划案给泄露出去的啊?是不是……”

苏以瑾手肘撑在桌子上,看着李樱樱,眉头就不自觉的皱了起来:“是你吧?”

李樱樱顿了顿,像是没有反应过来,之后便是激动的摆着手:“瑾儿姐,不是我啊,真的不是我……”

苏以瑾继续盯着李樱樱不说话,好看的眼睛里没有半点感情,似乎在等她的解释……

“瑾儿姐,我……怎么可能是我呢,真的不是我……我……”李樱樱说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快要急哭了的时候,苏以瑾才慢悠悠的说:“去工作去吧,我知道不是你……”

“……那……”李樱樱顿时就松了一口气,抓着苏以瑾手臂的手也松开了一点:“那你还说是我,我还以为我就要这样被冤死了……”

苏以瑾轻轻拍了拍李樱樱的手:“说你傻你还真是傻,逗你玩呢……”

“……”李樱樱像是一口气提不上:“你别在吓我了瑾儿姐,我经不起吓……”

“知道啦,你都接触不到最终策划案,也没真正参与过……我这不是在告诉你不要随便冤枉人嘛!只有你体验到了被冤枉的滋味你才不会去冤枉别人……”

“所以啊,这件事,你也不要随意的去猜测别人,知道了吗?”

李樱樱瘪了瘪嘴,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去吧……”

方案泄露了,整个活动的策划都要重新来过,苏以瑾摇了摇自己有些僵硬的脖子,手上却已经利落的打开电脑,输入密码,开始了动作……

清闲了那么几天,一下子要有这么高强度的工作对于苏以瑾来说就像是获得了新生一般。那种无所事事又无处可去的日子,她还真的不想再体验一次……

闲下来,就想的多,想的多就难受,还不如这样全身心的在工作,最起码,人不难受……

再抬头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时间有时候就是过的那么快,留不住也抓不住,只能回首看一看想一想……

桌上的手机嗡嗡的振动着,苏以瑾看也没看就接起了,眼神却一直放在电脑屏幕上,也不知道有没有认真听手机那端的人讲话……

“你好。”微微上扬的语气让人听了很是愉悦……

Jack默默的拿远了手机重新看一遍上面的备注,这样的语气倒让他以为自己打错电话了:“HI,sui,你今天怎么这么有礼貌……”

“什么事?”果然听到Jack那富有特色的声音之后,苏以瑾的语气就变得随意又冷漠了起来……

Jack耸了耸肩,没有在抓着这个话题不放,这样的苏以瑾一直是她认识的苏以瑾:“听lili说,你最近闲的发霉了,所以我来约你……”

“我不闲……”

“不要矜持嘛!我请你看美国大片啊……”

“我没空,在加班……”苏以瑾一个手打字不太方便,索性用肩膀夹着手机:“我忙的饭都没得吃了,哪有空跟你去看电影啊……”

“不说了不说了,我挂了,下次请你看电影……”

“别……你没吃饭我给你送夜宵吧!”等Jack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苏以瑾已经利落的把电话挂了,随手就将手机扔在桌上继续对着电脑敲字……

肚子咕咕叫到有些发疼的时候,苏以瑾才反应过来,似乎是真的该吃点东西了一个人过久了就是这样,没人叫你吃饭,没人提醒你不吃饭会胃疼……

抬头的瞬间才发现脖子酸涩的厉害,甚至有些抬不起,苏以瑾捏着脖子翻了翻自己抽屉,一般来说这里她都会备一点小零食,防止自己工作的忘记饭点的时候也不至于饿肚子,只是几天清闲下来,她都忘了还有这个空缺要填补……

办公室里噼噼啪啪的敲键盘的声音没有间断,纸张翻阅的声音也没有停过,苏以瑾随意瞥了一眼,看到满屋子埋头苦干的人,心里更加苦恼了……

内贼一定得找到,可是一眼看去,每个人都是这样为了工作万死不辞的样子,她还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去找那个人……

一旁的李樱樱也还没有下班,在办公室里贴心的为每个人添水,打印。

苏以瑾端起手边的辈子喝了一口温水填肚子,舔了舔唇,继续低着头敲策划……

也许是太过专注,被不远处食物的香气吸引的时候,她才发现办公室有人来了,是有些日子没有见到的顾守俞……

不见还好,一见才知道自己似乎有些想念,就像食物,不看到还好,一看到胃都有些绞痛……

顾守俞把两袋子夜宵放在桌子上后,李樱樱就端着一盒一盒的夜宵给每一个加班的人松了过去,也不知道两个人是什么时候打过招呼了……

顾守俞的手上似乎还有一份的夜宵,提着就往苏以瑾这边走过来,苏以瑾咬了咬牙,不动声色的压了压胃,另一只手毫不停顿的翻着资料……

顾守俞伸过手,直接夺过了苏以瑾手下的资料,啪的一声盖上,几近宠溺的盯着苏以瑾的头顶:“先吃饭……”

“给我……”苏以瑾想抬头和站着的男人对视,可是谁知道脖子真的事越来越不争气了,连抬起来都成了问题……

“先吃饭,吃了饭慢慢来……”顾守俞手顺着苏以瑾的头发下滑,轻轻的捏着她的脖子,不紧不慢的揉着……

苏以瑾挣扎了两下也没能挣开桎梏,偏偏这按摩舒服的不行,她索性眯了眯眼,任顾守俞的手在她颈椎上捏着,自己继续在电脑上查一些资料……

顾守俞看到电脑屏幕又亮了,手下一个用劲便惹得苏以瑾痛呼出声,好在其他人都在与狼吞虎咽,哪里还管的上这一角落里的小打小闹……

苏以瑾无奈的冲那只修长却直接关了她电脑屏幕的手翻了一个白眼,猛的推开顾守俞站了起来:“你到底想干嘛!”

“先吃饭……”

顾守俞揽着苏以瑾就往茶水间走去,苏以瑾那点挣扎的力量就像是小猫挠痒痒一样,对顾守俞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给你带了李记的海鲜粥,还有烤鸭……”苏以瑾本就几乎一天没有吃什么东西,听到李记的海鲜粥态度顿时就软化了下来,半推半就的被顾守俞带去了茶水间……

因为策划案被盗,公司有小部分人也在加班,所以茶水间也还是明亮的,甚至还有残余的夜宵以及打包盒被扔在桌子上没有收拾……

顾守俞一打开盒子的时候,苏以瑾再也无话可说,僵硬着身体就坐了下来,接过顾守俞递过的勺子不客气的吃了起来,似乎忘记了刚刚那个一直拒绝的人是谁……

顾守俞勾了勾唇,起身去倒了两杯白开水:“不是胃疼吗,别吃的那么急……”

顾守俞把装有烤鸭的包装袋打开来,烤鸭的香气几乎覆盖了整个茶水间,苏以瑾眼巴巴的看着他手中的整只烤鸭,手上动作却没有听,一勺接一勺的往嘴里送粥……

顾守俞被苏以瑾这样盯着也不觉得尴尬,慢条斯理的带着一次性手套将烤鸭分开:“工作的时候不要老是对着电脑,隔那么一段时间要放松一下,看看远方,活动一下筋骨,不然坐久了可不止脖子疼,还会腰疼、背疼……”

苏以瑾听着听着越来越不对味,这些话熟悉的像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

大三的时候,顾守俞也几乎每天都是这样的加班状态,苏以瑾撞见的次数多了,总是会忍不住的唠叨他:“这么拼命工作,将来看你用什么去换一个健康的身体……”

“不要老是对着电脑,一个小时要站起来看看远处,看看的绿色植物,活动活动筋骨,以后腰酸腿疼的时候,看谁给你锤……”

苏以瑾脑海中似乎还有那副场景,女孩笑的娇俏,男人笑的宠溺。话虽然说的有些远有些过分,但是女孩子还是心甘情愿的帮他捏着颈椎,按摩着肩膀……

那熟悉的场景,熟悉的对话,苏以瑾头越低越下,就在顾守俞摇开口说什么的时候,她已经迅速收拾好了情绪,僵着脸问他:“我想吃那个鸭腿,你不吃就给我吃吧?”

顾守俞看了看盒子里被他撕的大小几乎一致的烤鸭,再看了看手中的两个鸭腿,突然就笑出了声:“吃吧……”

苏以瑾心安理得的接过鸭腿,毫不在意形象的用手拿着直接就开始咬,那样子活脱脱的像个几年没有吃过东西的人……

“喝点水。”

苏以瑾最近从来没有那么容易的听过顾守俞的话,今天似乎格外的乖巧,顾守俞递给她什么,她就往嘴里塞什么……

“这么饿也不知道早点去吃饭……”

“……”

苏以瑾真是饿坏了,吃完一碗海鲜粥之后竟然还不停不下来,顾守俞看她那个表情就知道她大概是没有吃饱,只是饿了一天实在不适合多吃……

顾守俞见她还伸手挑烤鸭,沉着脸就把她的手拍开了:“不能吃了!”

苏以瑾一顿,平直的一字眉就皱了起来,不悦的看着顾守俞,也不说话,只是看着……

顾守俞被她盯的不自在,轻咳一声,耐着性子解释:“饿了那么久,一次吃多了,对胃不好……”

苏以瑾挑了挑眉,不再纠结吃的。

她胃一直不太好,但是自己却总是控制不了自己,一有吃的就忍不住想要吃撑,撑到想吐也无所谓,不想吃的时候又一天不吃也没关系,如果再吃下去,等下铁定会胃疼的更厉害,接下来两天也会难受……

“你怎么过来了,这个时间点该不会是谈工作吧……”苏以瑾顺手就拿过两个人的杯子,重新去接了白开水……

“你这样,应该会让我们老总挺惶恐的吧,在加班的时候来视察……”苏以瑾轻笑一声,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画面,靠在窗边看着外面灯火通明的大厦,微微勾着嘴角:“这个世界上,加班的人可真多啊……”

顾守俞站在苏以瑾的身后,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也不搭话,也不回答,这种平和的相处,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有些不容易……

“不知道为什么,加班加的多了,有时候不加班了,我竟然会觉的难受,闲得慌……”

“黎离说我这是贱,你说呢?”

身后的人没有回答,苏以瑾也不期盼他能回答,依然一个人自顾自的说:“我都工作那么久了,有时候看到像李樱樱那样的年轻人,我都会觉得自己老了……”

“可是我做了那么久,究竟得到了什么,我是真的不知道,有时候问问自己,我都不知道我这些年到底在做什么……”

“要是可以啊,我还真想回到小时候,什么也不用***心,什么也不用想,天天就是玩,和谁玩……”

顾守俞似乎在酝酿着要说些什么,可是还没等他说出口,苏以瑾的手机就振动了起来……

苏以瑾看了一眼,也不避讳顾守俞,利落的接起来:“有事吗?”

电话那头有点吵,可是苏以瑾还是听到了Jack可以压低的声音:“顾有没有去给你送宵夜啊?你和顾是不是认识啊?”

苏以瑾回头看了一眼顾守俞,他还是淡淡的表情,一手插着兜,一手端着纸杯,偏偏那纸杯也被他端出了高级的感觉,倒是越来越矜贵了……

“我忙着呢,不跟你说了……”苏以瑾收回视线,继续看着窗外,其实从窗户的玻璃上,可以将身后的人看的一清二楚,同样,在身后的人的眼里,她的表情也一清二楚……

“诶诶诶……你不能又挂我电话,我可是给你送宵夜的人……”

“没什么事早点回去休息吧……”苏以瑾耐着性子跟Jack说,说不定他又在酒吧,喝的还有点高……

“诶,SUI,你和顾以前肯定有一腿,他听到你还没吃饭,立刻就说要代替我去给你送宵夜,还有上次……”

苏以瑾的脸有些烧了起来,或许是觉得苏以瑾听不清,Jack的声音突然就大了起来,别说苏以瑾听的一清二楚,连顾守俞也听的一清二楚……

“Jack,你要是还想见黎离的话,还是少说话少喝酒的好!”苏以瑾说完这几句话后利落的把电话给挂了……

苏以瑾握了握手机,暗自的深吸一口气,转身笑的温婉:“我先去工作了,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处理,今天多谢你的宵夜了……”

就在苏以瑾和顾守俞擦身而过的时候,顾守俞手一动,瞬间就把苏以瑾拽了回来……

在苏以瑾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背靠着窗户玻璃,被顾守俞禁锢在了身前,抬头是他结实宽厚的胸膛,退后是坚固的玻璃,她终于有了一丝慌张……

顾守俞像是很欣赏苏以瑾的这种反应,松开撑在玻璃上的手,轻轻的勾着她的下颚:“我喜欢实际一点的谢谢……”

苏以瑾偏了偏头,只是顾守俞是用了巧劲的,她挣不脱,索性仰着头直视他的眼睛:“可是我只有口头上的谢谢……”

“那就用一个吻来代替吧!”

难言缘深浅

她是一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可是在经历一系列的苦难之后才发现,自己想要的人不过就在眼前,可是没有人有义务一直在身后等着你回头。再相逢,一场一场看似巧妙的偶遇,好不容易压抑住的心,却是再也按捺不住。故人齐聚一堂,到底结果是和之前一般空手而归,落得孤身一人,还是能够冰释前嫌,重归于好?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