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一孕成婚:契约情人太惹火 > 正文

一孕成婚:契约情人太惹火第16章火热的夜晚

发布时间:2020/9/17 18:53:21热度:

《一孕成婚:契约情人太惹火》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乡村风格小说,全文讲述:宋时寒回过头去,慕晚晚仍在难受地低吟:“宋宋,救救我,我难受。”...

一孕成婚:契约情人太惹火

当下,宋时寒毫不犹豫地上前,将大灯打开。

再熟悉不过的容颜出现在宋时寒面前,顿时,宋时寒的眸色如同不见底的深渊一般阴沉。宋时寒只觉得熊熊怒火在燃烧,她怎么就低贱到这种程度?

宋时寒正要转身离去的时候,床上的人忽然嘤咛一声:“我好难受,宋宋你在哪儿?”

宋时寒闻言一颤,整个人都像是被钉住了一样,再难移动半步。

宋宋是当年跟慕晚晚在一起的时候,慕晚晚给他起的昵称,慕晚晚说她叫晚晚,所以他也要有个叠字昵称,寒寒跟时时都不好听,慕晚晚就叫他宋宋。

整整五年,宋时寒都没有再听过有人喊他宋宋。

美好的片段浮光掠影,宋时寒脑海里浮现的全是那些温暖而美丽的画面。

宋时寒回过头去,慕晚晚仍在难受地低吟:“宋宋,救救我,我难受。”

宋时寒的理智陡然间回笼,慕晚晚这是故意的吗?知道他今晚出现在这里,所以故意设计,想再度引起他的注意?

如果不是,为什么她会喊出他的名字?

宋时寒压下去的怒火又瞬间涌上来,大步走到床边,正想将慕晚晚拖到浴室,结果却发现慕晚晚有着异样的潮红。

他一碰到她的肌肤,就觉得烫得可怕,这种体温太不正常了。

而此时的慕晚晚,整个人都像是在火炉之中一样快要燃烧起来,在药力的支配下,她的意识是模糊的,刚才手臂那一瞬的冰凉的触碰,让她很是贪恋。

恍惚之中,好像又回到了那天晚上。

她无意识地往前一抓,正好抓住宋时寒的手,那冰凉的感觉似乎缓解了一丝丝她的难受,她拉着那只手来到胸前,像那天晚上那样。

宋时寒看着慕晚晚玲珑的线条,以及诱人的峰峦,脑中那根弦瞬间崩了。下腹蹿起的热气,让宋时寒失去了控制。

“慕晚晚你自找的!”宋时寒低吼一声,俯下身去,将慕晚晚压到身下。

慕晚晚胡乱地勾住他的脖子,试图让那冰凉的感觉能贴上她的肌肤。

于是,失控火热的夜晚拉开了序幕。

慕晚晚整晚都以为自己做了个旖旎绚丽的梦,梦中的男主还是从来未曾忘记过的宋时寒,她热情地迎合着他的进攻,一如那晚……

次日,慕晚晚是在浑身酸痛中醒来,她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好像被拆了又重组那般,尤其是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尤其不舒服。

她缓缓睁开眼,入目所及陌生的环境让她心中一惊。猛然间想起昨晚的事,她如遭雷击,呆若木鸡地缓缓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身子。

不着一缕,浑身布满了暧昧的青紫,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欢爱过后的气息。

昨晚不是做梦,是真的?慕晚晚整个人都傻了。

慕晚晚颓然地躺在那,浑然不察身边还躺着一个人。

才失婚又失身,双重打击令慕晚晚忍不住低声抽泣起来,虽然说一夜情并不急罕见,可慕晚晚又怎么不知道她是被人算计了呢?

也许就是陈浩,拍下这样的照片逼她净身出户!

宋时寒是被慕晚晚的抽泣声吵醒的,他眯了眯眼,看着身边那个肩膀一抽一抽的女人,他忘记不了昨晚她的热情。

所以醒来看到慕晚晚这样,宋时寒更加笃定慕晚晚昨晚是故意的。

他不由得讥诮的冷笑:“昨晚投怀送抱的时候,怎么那么热情兴奋?慕晚晚,你还要装贞洁烈女给谁看?”

闻声,慕晚晚身子一震,那声音,不是宋时寒吗?为什么宋时寒会在这里?

她几乎是立刻止住了哭泣,整个人缩在一起,有些发抖。

“呵……”宋时寒怒火更甚,“要哭是吗?不如在我身下再哭一次,昨晚喊得那么欢,你演技真的很精湛啊。”

慕晚晚不敢吱声,面对宋时寒,她总是有种莫名的惧意,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瞒着宋时寒把毛毛生下来。她害怕宋时寒会跟她抢毛毛,更害怕他从此不让她跟毛毛相见。

宋时寒看着缩成一团的慕晚晚,气不打一处来,怒气冲冲进了浴室冲洗身子。

而慕晚晚趁这个机会,赶紧拾起地上的衣服穿起来,她什么也不敢找,悄悄地想要离开。

结果一打开门,无数的闪光灯对着她咔擦咔擦地拍,她下意识把脸遮住,一大堆人在门口堵着,无数问题抛过来:

“请问这个女士,里面是宋氏企业的总裁对吗?”

“女士,宋总昨晚在这里呆了一晚上,你们是什么关系?”

“你是宋总的情人吗?”

“女士,请问你对宋总有什么看法?”

……

慕晚晚怔楞片刻,猛地后退砰地把门关上反锁靠着门站着,只觉得手脚冰凉,两腿发软,她的脑子空白一片: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门外那么多记者?

她浑身都在发抖,即便是在商场上见惯了各种场面,可是外面仍旧让她打从心底害怕。

想起刚才宋时寒的话,她更是心灰意冷。

慕晚晚一直靠门站着,直到宋时寒围着浴巾、头发滴水从浴室走出来,她都没有动过半分。

宋时寒本来看到空无一人的床,心中顿时有些烦躁,结果余光瞥到门后瑟瑟发抖的慕晚晚,眸子顿时锐利起来。

“你还在这里干什么?缠着我要负责?慕晚晚,别忘了昨晚扑倒我的是你!”宋时寒一开口,就让慕晚晚有种想自杀的冲动。

她鼓起勇气看着宋时寒,那对眸子虽然犀利,当年却跟毛毛很像,澄澈干净亮晶晶。

“外,外面,很,很多记者!”慕晚晚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

一听到记者两字,宋时寒的脸色更加难看:“你找来的?”

“不,不是我!”慕晚晚闻言,立刻激烈地摇头否认,“我没有!”

宋时寒冷着脸走过去,身上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慕晚晚见状,白着脸退开一边。

宋时寒从猫眼里看出去,无名火起,他厉色看向慕晚晚,慕晚晚低着头,缩着身子。

刚才洗澡的时候,宋时寒一直在想昨晚慕晚晚那异样反常的举动,其实已经确定慕晚晚是被人下药了,所以宋时寒也相信外头的记者不是慕晚晚叫来的。

一孕成婚:契约情人太惹火

丈夫出轨、小三鸠占鹊巢、婆婆羞辱打骂,逼她净身出户。狼狈之时,那个尊贵的男人向她伸出援手,帮她复仇、还她尊严。她以为是蜜糖,却不过是裹着糖衣的砒霜。“慕晚晚,带着你的野种滚的远远的,别再让我看到你!”她绝望的闭上眼:“宋时寒,如果可以,我宁愿从没爱上你。”可是,那个男人为什么又突然缠了上来?是嫌伤她不够,还是……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