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梁上燕 > 正文

梁上燕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20章20再次痛失至亲

发布时间:2020/10/19 0:41:27热度:

《梁上燕》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乡村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江梦依淡漠的视线落在手边一支尖锐的铁钎子上,上面尤染着未干的血迹,那是兰心身上的血……...

梁上燕

江梦依无声地抱紧了兰心,可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留住兰心渐渐流逝的生息,不在了……她的兰心……不在了。

樊雅晴看着江梦依悲痛欲绝的模样,心中大感快意。

她做出泫然欲泣的模样,“都是我的错,我本来只是想让那些奴才教训教训这丫头的,谁知道那些奴才竟敢下毒手……”

而江梦依仿佛没听见一样,沉默地背对着他们坐在地上。

樊雅晴用帕子擦拭眼角啜泣了几声,假意走到江梦依身边安慰,“依依,人死不能复生,你也别太伤心了,免得伤了身子。”

江梦依淡漠的视线落在手边一支尖锐的铁钎子上,上面尤染着未干的血迹,那是兰心身上的血……

樊雅晴虚伪的安慰,如魔音绕耳,字字句句都勾起她心中的恨意。

“既然愧疚,那你就去死吧。”江梦依忽然拿起铁钎,回身就朝樊雅晴胸前刺过去。

墨西州瞬间反应过来,他上前用手肘将铁钎挡开,顺便把樊雅晴护在自己怀中。“江梦依,你疯了吗!”

江梦依此刻却已经趴在那,浑身颤抖着说不出话来,刚才那一下她用尽全力刺过去,被墨西州挡开后,就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樊雅晴抽泣着说,“若不是陛下相救,臣妾现在已经看不到陛下了。”

墨西州一手揽着她,面色沉沉地看向江梦依,“江氏,朕谅你失去陪嫁丫鬟心情伤痛,看在贵妃无恙的份上,朕就不同你计较了。”

忽然,旁边的内侍大惊失色地指着地上,“血,血!”

墨西州回过头去看,大片鲜红色的血正从江梦依身下缓缓洇出。

他猛地瞪大双眼,心头犹如被重锤击中,这让他久违地感觉到了害怕。

墨西州不管不顾地过去将她抱起,“太医,快宣太医去紫冉宫!”

他抱着已经昏迷的江梦依疾步奔出大牢,声音中带着连自己都未察觉的颤音。方才,他那无意识的一推,竟忘了她腹中还有孩子!

被墨西州甩开的樊雅晴还站在牢房中,她自嘲地勾了勾嘴角,终究是没能笑出来。墨西州还真是着紧江梦依这个贱人呵!

也许……就连他自己都没能发现自己心中的重视,不过这样也好,她有的是时间整死江梦依,好彻底断了墨西州的念想。

樊雅晴的宫女说,“娘娘,咱们也回去吧?这里阴森森的怪怕人的。”

樊雅晴忽然一巴掌扇过去,“怕什么?本宫做错了什么需要怕?不就是死了个丫头么,没出息的东西。”

黎明时分,江梦依才悠悠转醒,“兰心……水……”

有个婢女掀开床帐给她喂水,江梦依吞咽了几下,努力睁开眼睛,“你是?兰心呢,她去哪儿了。”

“回主子,奴婢是素兮,是陛下今日才分来服侍主子的,兰心姑娘……她已经去了。”

江梦依怔怔地望着上方,是啊,她的兰心已经先她一步离开了。

身下不同寻常的触感,让她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江梦依心中剧痛,面色却是一片木然,“素兮,你告诉我,我的孩子呢?他是不是,也已经不在了。”

素兮忍着泪深吸一口气,“是,太医赶到之后,小主子已经没了胎息,为保住主子的性命,不得已才用了药。”

梁上燕

“你从来都不配做我的妻。”曾经,她一片深情,却换来他冷漠决然。时光流转,她在他面前死去,一切来不及诉说的深情,都化作刺入他心口的利剑……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常相见……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