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相濡以沫,许你一生

相濡以沫,许你一生

  • 热度:
  • 时间:2019/10/9 22:59:01
  • 作者:冰清
  • 来源:微阅云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滚开,我们只是协议夫妻。”她羞红了脸颊推着把她压在床上的男人。“好,我们现在就滚。”他说完就抱着她在床上滚起来。“协议只是你和我父母的协议,我只知道你占了我户口本上妻子的空白处,既然占了又怎么会删,老子要履行丈夫权益……”剩下的只有唔唔声。本以为清心寡欲的报完恩就可以抽身而退,可是到了最后却剪不断,理还 乱。奶奶让她报恩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以身相许,而且对方还是一个残疾的暴力男。“娘的!又被吃了豆腐,你丫眼瞎是不是装的!”

精彩章节预览

  “滚蛋,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别忘了你的职责只是随时配合好我的需要。”

  冷冽的话语,无情的咆哮充斥着吕以沫的耳膜,他的声音很大,她似乎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耳膜嗡嗡的响。

  她忍住自己的委屈,在心里安慰着自己他只是一个病人。

  一个需要照顾的的病人。

  一个被未婚妻抛弃的病人。

  他只是偶尔发泄一下也正常,他的内心要比自己还要憋屈。

  吕以沫深吸一口气,她望着眼睛被纱布蒙着的男人,尽管他看不见,她还是用力的扯起嘴角,让自己看起来开心一些。

  “只要你好了,我随时就可以滚,既然叶母委托了我,我就要照顾好你,也会配合你,但是你也要配合我。”

  她怕他把身上的的管子给拔掉,紧紧抱着他的胳膊。

  这个男人自从好些后已经是第三次冲动了。

  这才刚好一些他就嚷嚷着要出院,这可怎么行,可不能前功尽弃。

  前几天才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他这几天尾巴就翘起来了,他以为他是猫啊,还可以有九条命让他折腾。

  叶翔濡想甩开禁锢他胳膊的小手,可她却紧紧压着。

  没想到感觉她那么瘦小的手,力气倒是蛮大的。

  他却不知道这只小小的手已经饱经沧桑,干过许多男人才能干的力气活。

  即使他的力道再大,另外一只手也被机器固定着,况且身子也不能肆意乱动,满身的伤痕,所以一只手的力气就像脱群的狼。

  他却没有看到吕以沫就差把身子也压上去了。

  “一个用钱买到的仆人还敢对我发号施令,别忘了你这是角色演出,即使我是一个残废你也不配,你最好认清自己的身份。”

  叶翔濡在心里一直鄙视着吕以沫,要不是他赌气,母亲也不会花钱雇佣一个妻子给他。

  她比封月好不了多少,封月是嫌弃他残废。

  而这个女人是为了钱,要不然只要有正常思想的女人哪个会嫁给一个有可能半身不遂,而且眼睛看不见东西的瞎子?

  她们俩人半斤八两,现在她还敢把自己定位高了,还想让他配合,她是来搞笑的吗?

  “你别管我是不是用钱买的,你只要明白命是你自己的,你自己不珍惜没人会在乎,顶多就会换来你母亲哭的死去活来的模样,并不会有人同情你,你要是就这样死了,买来的可就不是我一个说话的妻子了,而是一个和你并排躺着的尸体,这样只会让你的未婚妻庆幸,庆幸她的选择是对的。”

  吕以沫干瘦发黄的脸上写满倔强,并没有因为他的怒吼和轻蔑的语气而退缩。

  她要救这个男人,就像他当初不顾生死的冲进洪流中救了她和奶奶一样。

  “滚!”叶翔濡这次的声音比上次还大了许多,他简洁干脆的话语里显示着他的不耐烦,要不是他的眼睛被蒙着,或许还能从里边看到愤怒的火焰。

  “那就有本事站起来说着让我滚。”

  她一句话就把他给噎死,叶翔濡就没见过这么没脸没皮的女人,他都这么骂了。

  他偶尔会想,即使他病不死也会被她气死,他妈哪是给他找了一个妻子,分明就是找了一个刽子手。

  “那你先松开啊,再不松开老子唯一的好胳膊也要被你压废了。”

  叶翔濡的话音刚落,这时门从外被推开,叶母和叶父走进来,看到吕以沫几乎是整个身子压在他的胳膊上,吓了一跳。

  “以沫,你这是干什么?赶紧松开,你这样他的血液就不循环了。”

  吕以沫只顾呆愣的瞧着突然进门的叶父叶母就忘了松开他,被叶母这一惊呼,她立刻把半挂在床上的身子移开,急忙松开手跳到地上,尴尬的站到一边。

  但愿他们不要认为她在谋杀他们的儿子。

  “叶叔叔,柳阿姨,我……他……”

  吕以沫一紧张就开始结巴,比着手势话语却卡在喉咙里,顿时急的满脸通红。

  “你们在迟来半步恐怕就要给我收尸了,为了钱谋财害命的人可就多了,我早死她早脱身,钱一份不落。”

  叶翔濡的胳膊脱离开束缚,他甩着发麻的胳膊,冷冷的说着。

  “你这孩子,这是说的什么话,肯定是你自己又胡闹了,所以以沫才这样做的。”

  叶母不忍责怪他,可又不能任他胡作非为,便不轻不重的嗔怪着。

  “以沫,你这孩子说了多少遍,以后要叫爸妈,不要总是叔叔阿姨的叫,让别人听到了可不好。”

  “是,……妈!”

  对于叶母的理解,她心里松了一口气,只要他们没误会就好,要不然她说的报恩岂不是冠冕堂皇了。

  她从小就没有妈妈,又何况现在她只是他们名义上的媳妇,所以她不会叫也觉得变扭。

  这声妈可是被叶母天天提调,叶母该不会认为她一直在敷衍他们吧!

  算了!不就是一声妈么,难道比她扛砖头更难吗?以后就学的叫吧!反正也不会掉一块肉。

  “以沫我们给你带了午饭,放在病房的会客室,你先去休息一会吃点东西。”

  叶母温柔的声音,一直是吕以沫最喜欢的,那种软软的暖暖的声音,充满了慈祥。

  她没有很多名门望族里的贵妇那种盛气凌人的感觉,吕以沫很喜欢她,在她面前也不用那么拘束自卑,真羡慕那个暴燥的家伙有这么一个好母亲。

  “柳……妈,那个我不饿,也不累。”

  差点就脱口而出了,要不是叶母的眼神扫过来,她恐怕又是柳阿姨的称呼了,看来以后还是要慢慢的改。

  叶母见她机灵的随时改口,满意的点点头“你昨晚一晚上没睡,就陪在这里,要不然这里可就要多一个病号了,你不想让我分心就去吃饭休息。”

  吕以沫见叶母略带威胁的关心着她,让她心里暖暖的,这可是除了奶奶,第一个关心她的人。

  她不在硬撑,点头离开,她已经习惯了晚上不睡觉,所以也不觉的有多累,就是有些饿了。

  她这人最大的毛病就是容易饿,永远有一种吃不饱的感觉,可能是她从小就缺吃的缘故吧!

小编整理了豆瓣评分高的现代言情,让你有恋爱的感觉,不看损失的是你。说不定看完让你想马上去谈恋爱。
  • 唯你一世温良

    25年来一直规矩生活的安晚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她会跟一个陌生男人来酒店……做出如此荒唐的事。男人的唇覆在安晚的耳边,低沉的嗓音性感又撩人,“我们玩点刺激的。”“怎么个刺激法?”安晚试图去看男人的脸时,双眼被他手盖上,他说,“稍后你就知道了。”男人咬着她的耳廓,霸道的说,“我的地盘,我说了算!”整整一晚,安晚都觉得自己像飘在海上的浮萍。显得有些不真切。一些破碎凌乱不堪的画面像黑白胶卷在她脑海里闪

  • 十年爱情

    五年前,林云染和慕归辰在一场车祸中失散。五年后他挽着别人,将她的尊严践踏在地。“你不是爱钱不爱人吗?”慕归辰将一张支票甩在她脸上,用最羞耻的姿势占有她。“不要,求你放过我……”

  • 景少的闪婚新妻

    婚礼前夜,她亲眼目睹未婚夫和妹妹在他们的婚床上翻滚,怒极的她亲手导演了一场让那对不要脸的渣男贱女声明扫地的好戏。看戏的男人嘴角微扬:去安排,今晚就她了。

给你推荐超宠超好看的都市宠文小说,暖心治愈甜文,让你欲罢不能,一甜到底!。正如:有些人一旦遇见,便一眼万年,甜宠无限!
  • 唯你一世温良

    25年来一直规矩生活的安晚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她会跟一个陌生男人来酒店……做出如此荒唐的事。男人的唇覆在安晚的耳边,低沉的嗓音性感又撩人,“我们玩点刺激的。”“怎么个刺激法?”安晚试图去看男人的脸时,双眼被他手盖上,他说,“稍后你就知道了。”男人咬着她的耳廓,霸道的说,“我的地盘,我说了算!”整整一晚,安晚都觉得自己像飘在海上的浮萍。显得有些不真切。一些破碎凌乱不堪的画面像黑白胶卷在她脑海里闪

  • 十年爱情

    五年前,林云染和慕归辰在一场车祸中失散。五年后他挽着别人,将她的尊严践踏在地。“你不是爱钱不爱人吗?”慕归辰将一张支票甩在她脸上,用最羞耻的姿势占有她。“不要,求你放过我……”

  • 盛宠霸爱隐婚辣妻请上坐

    “你就这么着急吗?”他没想到居然会被只见过一次的妻子摁在了手术台上脱下了裤子。“误会,你走吧,我要给病人做手术!”她也搞不懂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你硬生生把我带进了,又硬生生把我的火给点燃了,不灭火你就想了事吗?”他冷冷的笑看着她。她没想到她这个只见过一次面的丈夫居然耍无赖,明明就是误会好吗,这下还有手术要做,哪有时间跟他纠缠。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