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心尖蜜宠:陆少宠妻不停 > 正文

心尖蜜宠:陆少宠妻不停全章节免费阅读心尖蜜宠:陆少宠妻不停完结版

发布时间:2020/9/17 18:42:34热度:

《心尖蜜宠:陆少宠妻不停》是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真是卑鄙无耻。”林念瑜刚刚咆哮完突然想到帘子那头还有宝贝儿子在,她不希望在小小鱼的心中成为泼妇,便咬着银牙低声地骂道。...

心尖蜜宠:陆少宠妻不停

她不是一个多事的人,她不会无缘无故地看自己的。

“公司里现在怎么样?”陆景深似乎是在翻看着那个信封里的东西,可是他的问话却与那完全无关。

“股价一直在下跌,有些人表现得有些急躁。”齐宁恭敬地站在那里淡淡地回答着。

“一群杂种,早都料到了。”陆景深语气变得异常阴冷,幽幽地自喃着。

林念瑜听到粗鲁的陆景深又爆粗口了,忙将电视的声音调得大了些,将小小鱼搂在怀中说道:“这集最后应该是小老鼠被整了对不对?”

“不对,还是TOM输了,被它的主人赶出了房子。”小小鱼嫌弃地抬眼看了她一眼,稚声说道。

看来小小鱼的注意力全在动画片上没有听到他的话,这种人根本不能和小孩子待在一起。

“林念瑜,过来。”陆景深的命令再次传来。

他又想干什么,这一天到晚这样乐此不疲地找自己的麻烦,他难道就不会感觉累吗?

林念瑜看了看怀中的小小鱼,依然在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

“妈妈过去看一下就过来。”她站起来将儿子扶靠在床头,轻声地说了一句才向对面走了过去。

“就隔个帘子你还这样磨磨蹭蹭的,睡着了啊。”陆景深暼了一眼满是不情愿走过来的林念瑜,冷冷地说着。

“坏人叔叔,你有话快些说,小鱼还想看动画片呢。”小小鱼的童声响起,替妈妈出头道。

“知道了。”陆景深再次撇了撇嘴,幽幽地回应着。

齐宁吃惊地抬起一直低垂的眼看着自己的老板,一向盛气凌人的陆氏掌门人对一个五岁的孩子却变得温柔了起来。

虽然刚才他的语气依然强硬,但是那态度明显让人听起来很舒服,没有了浑身带刺的感觉。

“说吧,什么事?”林念瑜一副意兴阑珊的站在床尾,保持着与陆景深尽可能远的距离。

“走近些。”陆景深两道剑眉微竖地盯着她。

自己又不会吃了她,至于要离那么远吗?

极不情愿地将双脚向前蹭了蹭,林念瑜像看恶魔一般地看着他。

“以后别再做这种无谓的事情,你见这些人也没有用。”陆景深随手将手中的信封扔向她。

随着信封落在床上,里面的东西从封口处掉了出来。

她与江之睿在咖啡馆里的照片,还有程晨。

不同的张,不同的角度,数十张都是。

“陆景深,你竟然找人监视我?”林念瑜本想与他和平相处,可看着手中的照片瞬间怒火燃起,气愤地看着陆景深。

“你扔下两个病号独自出去,谁知道你是去和哪个男人厮混去了。”陆景深根本不会觉得愧疚,扬着一张俊脸,理直气壮地说着。

“真是卑鄙无耻。”林念瑜刚刚咆哮完突然想到帘子那头还有宝贝儿子在,她不希望在小小鱼的心中成为泼妇,便咬着银牙低声地骂道。

“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连你儿子都叫我坏人,你难道是第一天认识我?”陆景深撇了撇嘴,无赖地看着气得浑身颤抖的林念瑜。

允许她不请示自己就出去已经不错了,还敢这样大声的质问自己,林念瑜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将手中的照片再次扔回到陆景深的面前,林念瑜已经彻底地对他绝望了。

在他的面前自己从来寻不到道理,永远是一副败下阵来的结果,与其多浪费口舌,还是眼不见心净。

转身走回小小鱼的身边,小家伙仍然在张着小嘴看着动画片,可神情却由刚才的嘻嘻哈哈变得凝重起来。

“算了,别和他一般计较了,女人总生气容易老得快。”

林念瑜正坐在一旁生着闷气,不料小小鱼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也是,只隔着一个帘子,又不是有隔音墙,他肯定全部听到了刚才的对话。

轻叹一声,她将宝贝儿子搂在怀里,无奈地闭起眼睛。

克制,一定要克制自己的眼泪,为了那种人哭实在是不值得。

小小鱼也不再留恋电视,双手反抱着林念瑜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有小小鱼在保护小鱼,没事的。”

斜靠在床头的陆景深脸上从未有过的茫然。

她是自己的女人,找人派几张她出去约会的照片不是很正常的吗?

一向以林念瑜的愤怒作为自己的快乐,为什么看她愤然的离开自己的心里反而有些不好受起来。

抬眼看了看一直站在一旁安安静静的齐宁,她又看了一出好戏,肯定感觉很有意思吧。

齐宁看到老板一双俊逸的眼睛看向自己,忙低头打了个招呼走出了病房。

看来虐人时间太长也会有良心发现的时候,刚才他的眼睛明显充满了不解,开始怀疑起自己的所作所为。

不管对错,这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与自己没有半点关系,才不想趟那潭浑水呢。

……

林念瑜的手机铃声叮叮当当的响起,是顾钧的律师程晨打来的。

“喂,林念瑜,我现在搜集到的资料太少,对顾钧有些不利,你能不能从那家医院弄到陆景深目前的病况?”

接起电话,对方也不客套,直接说明着来意。

“喂,林念瑜,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喂喂?”程晨并没有听到对方的回应,反复地问着,难道是信号不好?

“嘟嘟……”一阵盲音,通话就这样在没有回应的情况下挂断了。

程晨悻悻地看着刚刚拔出去的号码,这不是她上次留给自己的数字吗?难道打错了?

本来刚才那通电话就是他在极不愿意的情况下打的,既然没有回应也懒得再打第二次了。

将手机放手一旁,他再次调整运转起大脑来,一定要找到对顾钧有利的证据来。

目前看来让他被无罪释放是不可能了,自己能做的就是尽可能让他判得轻些,在牢里少待些日子。

从洗手间走出来的林念瑜将两只湿哒哒的双手用胸前的围裙擦了擦,十只玉葱纤指白皙而细长。

那个变态的陆景深,看到自己用手给小小鱼洗小内衣,他偏要求自己也将他的内裤洗出来。

他的衣服本来每天是有专人送去干洗的,而内裤基本是用一次就丢掉的,这又是哪根筋不对了。

看着陆景深将十数条内裤扔到自己的面前,林念瑜真是败给了他。

心尖蜜宠:陆少宠妻不停

林念瑜,你还想跑到哪里去?”五年后归来,她带着儿子被陆景深抓个正着。他残忍,霸道,要把她困在身边。“叔叔,你把小鱼抓起来是在犯法。”儿子护着她说道。陆景深甩出结婚证,“乖儿子,你妈是我老婆,不抓她回来,你要我守空床?”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