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明末之成王败寇 > 正文

明末之成王败寇全文结局免费阅读第19章兄弟

发布时间:2020/10/19 2:53:04热度:

《明末之成王败寇》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青春类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吴宝贵等人坐在堂屋的时候,吴庆超将儿子直接拉到了一边。...

明末之成王败寇

  崇祯二年,正月初三,家里来了特殊的拜年客人。

  吴宝贵、王宝福和王德才三人来拜年了,带来的拜年礼物还很丰厚,两袋米脂小米,两袋面粉,还有一大块的猪肉。

  吴宝贵等人进屋的时候,吴庆超的脸色当即就变了,他当然知道吴宝贵等人的名声。

  不过大过年的,将拜年之人拒之门外,有些不吉利。

  看见吴帆徽的脸上带着笑容,看见吴宝贵等人恭谦的笑容,吴庆超很是奇怪,内心里面,他是不愿意儿子与吴宝贵等人交往的,这样会损坏名声。

  更加担心的是吴宝贵、王宝福和王德才等人有着很多的劣迹,吴帆徽要是和这些人混在一起,传扬出去之后,大好的前途就完了,现如今吴帆徽学业的进步很快,况严琦已经说了,其参加县试、府试和院试,一定能够高中,而且能够成为廪膳生员。

  这廪膳生员可不简单,整个的米脂县也不过十余人,地位仅次于举人,每月能够从县衙领取禄米,得到所有人尊重的。

  吴宝贵等人坐在堂屋的时候,吴庆超将儿子直接拉到了一边。

  “帆徽,你怎么认识吴宝贵、王宝福和王德才这些人啊,他们在村子里无恶不作,谁不知道他们是土匪啊,要是他们到家里来拜年的事情传扬出去,你的名声就完了,不行,你不能够和他们交往。”

  “爹,您不用担心,这件事情我心里有数。”

  “不行,家里的事情虽说都是听你的,但这是大事情,会影响到你的名声,更是会影响到你的功名,这件事情必须是我做主,你就不要出面了,我去应付他们,让他们早些离开,他们带来的粮食,我们也不要。”

  吴庆超的担心,吴帆徽明白,不过这件事情,吴帆徽早就想过,吴宝贵等人的名声不好,也不过是在马鞍山村,没有在整个的米脂县流传开来,要说吴宝贵等人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穿越的吴帆徽,不可能仅仅依靠自身的奋斗,他身边需要有人帮助,三教九流的人物都要接触,能够笼络的悉数都要笼络。

  “爹,不能够这样做,您要相信我,能够处理好所有事情的,吴宝贵、王宝福和王德才在马鞍山村的名声的确很不好,村子里的人都知道他们是土匪,不过这样的名声,也仅仅是在村子里,外面并不知道,还有一点,您想过没有,城外有那么多的流民,根本不敢靠近县城,吴宝贵等人是怎么进入县城的,他们凭什么拿到路引的。”

  吴庆超愣了一下,这个问题他的确没有想过。

  “帆徽,我知道你有能力,可做事情还是要注意的,有些事情是千万不能够做的。”

  “爹,您放心,我是读书人,没有必要去做土匪。”

  可怜天下父母心,在吴宝贵等人的事情上面,吴庆超是不可能放心的,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吴帆徽不可能随意的放弃,当年被绑票的时候,他随便开口说出了半年之约,现在时间已经到了,那他就要兑现承诺,至少要笼络吴宝贵等人。

  这年月,做土匪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那些造反的农民,不是经常被朝廷招安,一些人还成为了朝廷之中的武臣,身份地位都很不错。

  半年的时间到了,吴宝贵等人专程来找吴帆徽。

  当年在山坳分别之后,吴宝贵等人咬牙离开了马鞍山村,离开了米脂县,到了距离米脂县不远的葭州,人生地不熟的,为了活下去,他们做的还是老本行,在偏远的村落做土匪,半年的时间里面,他们遭遇了不少生死劫,但总算是熬过来了。

  出门在外做土匪,情况大不一样,吴宝贵等人遭受了不少的磨砺,本事的确是见长了。

  吴宝贵一直都记得与吴帆徽之间的约定,临近春节的时候,他带着王宝福和王德才回到了马鞍山村,一番打听下来,得知吴帆徽和家人已经搬到县城去居住了,而且还在县城购置了宅子,且吴帆徽已经进入吴氏学堂读书了。

  听到这些消息,吴宝贵等人倒是不吃惊,在他们的内心,早就感觉到吴帆徽其人不简单了,人家现在不过是起步,将来更是了不得。

  这样的消息,也让三人下定了决心,他们认为自身做出的决定是完全正确的。

  几乎没有怎么商议,三人就决定到县城去,给吴帆徽拜年。

  吴庆超的态度,在他们的预料之中,他们的名气的确是非常糟糕的,这次回到村里也是偷偷摸摸的,只不过他们没有想到,因为过于严重的灾荒,为了活下去,村子里有人同样成为了土匪,他们三人因为长时间离开,逐渐被淡忘了。

  吴帆徽带着笑容再次出现在堂屋的时候,吴宝贵连忙站起身来,准备开口说话。

  吴帆徽挥挥手,示意其坐下。

  “大过年的,来者都是客,不要说什么麻烦之类的话语,这年月到处都是饥荒,都是想着混口饭吃,我也知道你们这半年遭受了很多的苦楚,从你们身上的气质就能够看出来。”

  吴宝贵张了张嘴,最终没有开口,默默的坐下了。

  “帆徽兄弟,大哥一直都给我们说,你一定会出息的。”

  吴帆徽看了看开口说话的王宝福,脸上还是带着笑容。

  “宝福兄弟,借你吉言了。”

  吃饭肯定是在家里,吴帆徽也不会将吴宝贵等人带到酒楼去吃饭,影响还是需要注意的,毕竟他吴帆徽还没有任何的功名,可以说是不堪一击。

  吴庆超勉强出面,给吴宝贵等人敬酒之后,就离开了堂屋。

  王和翠、吴明丽和吴明芳更是不会露面。

  酒过三巡,吴帆徽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脸色变得严肃了。

  “半年之约,我一直都没有忘记,既然你们找到我了,有些话你们就要如实说。”

  吴宝贵等人连连点头,刚才闲聊的时候,他们在葭州还是做土匪,已经全部都说出来,这没有什么值得隐瞒的,再说吴帆徽一点都不在乎。

  “你们离开了马鞍山村,甚至离开了米脂县,至于说你们在葭州做土匪,也没有什么大不了,都是为了活命,但有一点你们必须解释,当初你们在马鞍山村做绑票事宜的时候,是不是与王振贵和吴庆雄有勾结。”

  吴宝贵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手中的筷子都险些掉落地上。

  “帆、帆徽兄、兄弟,这件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想出来的,兔子不吃窝边草,你们是本乡本土的人,在本地方作恶,王振贵和吴庆雄身为耆老和里正,不可能置之不理,那样他们面子上过不去,也会受到众人的责骂,要想让他们撒手不管,唯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他们得到了足够的好处,你们孝敬的好处,这个好处促使他们不会开口,放任自流。”

  吴宝贵、王宝福和王德才张大了嘴巴,看着吴帆徽,这样简单直白、切入要害的分析,他们是第一次听见,想不到如此隐秘的事情,在吴帆徽的眼里根本就不算什么。

  吴宝贵等三人站起身,端起酒杯,恭恭敬敬给吴帆徽敬酒。

  “帆徽兄弟,我们服了,这样的事情你都能够想出来,既然你知道了,我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来,当初在马鞍山村出现的绑票事宜,不完全是我们干的,还有其他的人,你应该还记得当初跟随我的另外三人,他们是桃花镇的,当时桃花镇也有一帮人,打马鞍山村的主意,只是村里太穷,这些人没有看上,他们和王振贵、吴庆雄也有联系,还有一点,绑票哪一个人,王振贵和吴庆雄是知道的,也是点头同意的,要不然我们不敢做。。。”

  吴帆徽的脑子里冒出了一个词,蛇鼠一窝。

  各级衙门的官吏,利用手中的权力明面上盘剥百姓,地方上的耆老和里正,则是与土匪勾结起来,获取不义之财,且地方的耆老和里正,还是县衙官吏的帮凶,一起盘剥百姓,从中获取钱财,老百姓本就遭受沉重的灾荒,需要官府的救济,谁知道不仅得不到救济,还要遭受各级的盘剥,老百姓怎么能够活得下去,不起来造反还能够干什么。

  吴帆徽也端起酒杯,与吴宝贵等人碰杯之后,一口气喝完了。

  “你们做土匪这个勾当,不能够做的太久了,会遭遇天谴的,我曾经承诺你们,自然会给你们找一条路,让你们不再过担惊受怕的日子。”

  吴宝贵咧开嘴笑了。

  “好,我就等着这句话,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大哥,你指到什么地方,我们就打到什么地方,绝不会皱眉头。。。”

  吴宝贵三人在外做土匪这么长的时间,身上有匪气,更是有江湖义气,这一点是吴帆徽看重的地方,也是他能够利用的地方。

  但吴宝贵等人的气质必须发生变化,否则身上的匪气会让他们最终走上不归路,三人真的犯了大事,吴帆徽也是无可奈何的,特别是延安府各地,已经出现大小规模不等的农民造反,三人不能够卷入其中。

  “这个大哥我当了。”

  吴帆徽再次端起了酒杯。

  “今年之内,我要参加县试、府试和院试,暂时不能顾及到你们,你们可以去宁夏从军,明年春节的时候,你们再来找我。”

明末之成王败寇

求功要求百岁功。求利要求千秋利。求名要求万代名。明末苍凉大地,谁主沉浮。穿越的吴帆徽,以草根之身崛起。左擒苍,右牵黄,锦帽貂裘,万骑卷平岗。羽扇纶巾,谈笑朝廷,指点我江山。铁血柔情,纵横捭阖,掀起狂飙浪。看明末之苍凉大地,我主沉浮。...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