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职场 > 第一女官 > 正文

第一女官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第16章雨中莲

发布时间:2020/5/24 9:25:10热度:

《第一女官》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职场类型小说,全文讲述:姑娘们一不做,二不休,第二双“雨中莲”很快出炉,这双自然是莫瑶的。...

第一女官

  姑娘们一不做,二不休,第二双“雨中莲”很快出炉,这双自然是莫瑶的。

  为了配合“雨中莲”的名字,采菱特意挑了莲花鞋面,绿得像一汪湖水的锦缎之上,缀着粉色莲花,分外抢眼。

  更独具匠心的是,两只鞋上的莲花形态各异。左脚含羞,右脚盛开,都是绝美的绣工。

  玲珑则让清和在牛皮鞋底上刻出一些浅浅的花样,防止雨中路滑。

  次日。

  雨势稍稍收了些,福熙宫倒塌的游廊依然无人过问。

  寿全又找了些矮凳子,在中庭的积水中愣是铺设出一条粗陋的通道。莫瑶不以为意,踩着“雨中莲”,从通道上缓缓行过,去昭阳宫给皇后请安。

  不出意料,嫔妃们又一次在昭阳宫空等一场,然后又一次浩浩荡荡地向合德殿进发。

  “这雨一下半月有余,不知何时方歇。”路上,邓良人低声抱怨。

  “总会歇的吧,下得人心都焦躁了。”新进宫的丘良人与邓良人同住希宜阁,故与她们同行,此时也随声附和。

  “连场雨都等不得,到底是刚进宫的。”徐美人进宫久,面对丘良人,顿起沧桑之感,“往后时间长了,要集躁的事情多着呢,数不完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留着点用,可别这么快就把焦躁给用完了。”

  丘良人跺足:“姐姐真讨厌,一点希望都不给人家。”

  跺足跺得不是地方,一下子溅起一片水花,好巧不巧,溅上了一旁雅容华的淡梅细纹锦绣裙。

  “放肆!”雅容华身边的宫人顿时喝呼。

  丘良人慌了手脚,立刻跪下,也顾不得积水阴寒,湿透了罗裙。

  “容华娘娘对不起,我一时不察……”

  雅容华打量了一下丘良人,冷冷地说:“面生得紧。”

  “秉容华娘娘,这位是我希宜阁新来的丘良人。年轻不懂事,冲撞了容华娘娘,还请娘娘原谅。”邓良人求情。

  “原来是新人,怪不得这么没规矩。”雅容华说罢,转身。

  大家松了口气,看来雅容华大人不计小人过。

  谁想,雅容华停了脚步,又转回身来,盯了丘良人一眼。

  “我这裙子是大西国的贡品,皇上亲赐。谁弄脏了它,便是对皇上不敬。在这儿反省一个时辰,不许打伞。”

  邓良人正欲开口,被雅容华打断:“邓良人,既是你宫里的人,你也是个前辈。反省结束之后,领回去好生约束教习。若有下次,连你一同责罚。”

  如此一来,谁也不敢再劝,一行嫔妃们默默无语地向合德殿进行,留下丘良人跪在积水中。雨水打湿了她的头发,金簪挽不住发髻的沉重,垂散了下来,发丝与泪水纠缠不清,紧紧地贴住了脸庞,一片苦伤。

  莫瑶回望,丘良人瘦小的身影被大雨隔得若隐若现,在高高的宫墙下,她显得那么渺小和无助。

  是的,无助,在深宫里,没有人可以帮助你。

  “这一幕很熟悉吧。”徐美人快速而低声。

  她是在提醒自己。莫瑶感念徐美人的好意,深知自己的同情对丘良人没有任何益处。

  生性活泼的丘良人注定要被这个深宫磨去所有的娇憨可爱。

  谁让你有着天生的美貌。

  “绮罗,你知道丘良人的闺名是什么吗?”回到福熙宫,莫瑶突然问在旁目睹了这一切的绮罗。

  “我不知。”绮罗知她必有后话。

  “丘莲。她叫丘莲,秋天所生,恰巧又姓丘,她家院子里有一池秋莲,生她的时候开得正盛。‘雨中莲’……”她没有说下去,却暗示了这个巧合。

  “多亏了‘雨中莲’,今日雨这么大,娘娘的鞋袜都未潮湿。玲珑这丫头倒像她的名字一样,怪机灵的。”

  观察了一下,莫瑶还是心不在焉,明显没有要跟着她一起夸赞玲珑的意思。绮罗只得暗叹一声,劝慰道:“娘娘莫担心,这会儿丘良人应该回去了,我让挽翠去希宜阁问个信。”

  此刻挽翠正在对着玲珑开展例行抱怨活动。

  “又要我去营造局,昨日语薇去了好几次也没将人请来,寿公公都懒怠去走动了,非让我去,难道我就很闲吗?”

  “挽翠姐姐,今日不是你当值么,不让你去还让谁去啊?”玲珑研究着窗上糊的纸,好几处破了洞,被风一吹,发出呼喇喇的声响。

  “你一新来的懂什么啊,就是咱菩萨美人娘娘亲自去请,人家营造局也未必就上心。多跑就有用的话,这宫里人人都能成事了。”

  玲珑却不太同意她的说法:“多跑几次,最多也就是让人烦了,事情还能更坏不成?说不定就有哪个大人看我们跑得可怜,过意不去给办了呢?如此,岂不完满。”

  “说来说去,就是摊上个不争气的主子,连着整个福熙宫的人受累。”挽翠将手里的一把折扇重重地扔到一边。

  扇骨散了,可怜巴巴地躺在红漆矮几上。它本来是被收拾的夏令用品,现在却成了“被收拾”的对象。

  门口夺进一个人影,从红漆矮几上一把抓起折扇,厉声道:“福熙宫什么时候轮到你说三道四?”

  两人定晴一看,绮罗柳眉倒竖地端详着扇子。

  “让你们把夏日的用品给收起来,就是这么收的?”

  “一把扇子而已,姐姐犯不上这么着急,福熙宫再省吃俭用,也省不到几把扇子头上。”挽翠甩掉了玲珑的手,后者感觉到了她找死的节奏,偷偷扯她。

  “福熙宫再省吃俭用,只怕也省不出一样娘娘母亲生前的遗物。”

  绮罗的声音冰冷,不再搭理挽翠,看向玲珑道:“你跟我出来。”

  去希宜阁看望丘良人的重任,就这样落在了寇玲珑的身上。

  学着日常几位宫人的举止,玲珑小心地应对,虽不是特别玲珑,终究没有丢了福熙宫的脸。

  丘良人心伤大于身伤,素衣薄衫地躺在卧榻之上,神色凄然地感谢了莫美人的问候。

  事实上除了邓良人因着同屋之谊对其悉心照料,以及徐美人遣人送了一盒抹伤的膏药之外,无一人关心丘良人在被大雨肆意攻击的一个时辰里,究竟有多少哀伤和挫败。

  素衣映衬着丘良人苍白的面容,纵是失色的此刻,她也有着娇美的容颜。这让玲珑想起了张宁婉,她如今不知身在何处。

  后宫真是一个可以吞噬任何美人的地方。

第一女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桃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桃子文学)或者(taoziwenxue),关注后回复 【第一女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第一女官

大龄剩女重生古代,哥哥拐人跑路,妹妹顶替入宫。木秀于林,孙子必摧之。无奈啊,碰上孙子,首席之姿选为小宫女,还摊上个闲得发霉的冷宫妃。俗话说,深宫红颜枯骨多,寇玲珑想要活下去,只能扮猪吃老虎。本想安心当好优秀小宫女,偏偏命中注定不平凡。揭开层层身世之谜。且看小宫女如何混出大齐朝第一女官,还拐了个王爷当相公。----------------------建书友群,群号:72744378。狗...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