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大明王 > 正文

小说大明王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发布时间:2020/9/17 16:12:21热度:

《大明王》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张发财到是个热心肠,他怕石彩荷出了醉仙楼的大门,再次受到朱宽的迫害,想直接招进酒楼来保护。...

大明王

  张发财一改先前笑嘻嘻的模样,端端正正的坐在中央,腰板挺的笔直,像是一根标枪,从内心中散发出来的气势,竟然能和朱宽一比高低。

  “那个毛指挥使?张掌柜莫要哄骗本王。”嚣张无比的朱宽眼珠子一转,心中将京城所有权贵过滤了一遍,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将信将疑的问道。

  “哼!在京城之中,强过户部侍郎的毛指挥使,还有第二人吗?”张发财横着眼睛瞟了一眼朱宽,露出一个很诡异的微笑。

  “修要蒙骗本王,毛指挥使是何等人物,他的下属那个不是修为高超,手段高明之辈。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也不掂量一下自己有几斤几两,毛大人的高枝也是你能攀就攀的吗?”朱宽从开始的恐惧,转成了惊讶,而现在却变成了怀疑。但是不管他持何种心态,刚才咄咄逼人的气势慢慢收敛起来。

  “是吗?”张发财笑的很邪恶,“咔嚓!”一声捏碎了手中的酒杯,一股子强悍到极点的气势猛然间暴发,如同隐藏在暗处的巨龙睁开了双眼,节节攀升的气势压的四周的众人连呼吸都变得困难无比。

  “好修为!”场中修为最高的道衍,不服输的在气势上比拼,但让他震惊的是:以他先天初期的修为只有自保之力!没有丝毫还手的余地。

  张发财凌厉的气势来的突然,去的迅速,而后他站起来走到浑身发抖,额头冒着冷汗的朱宽面前道:“王爷还敢怀疑小人的身份吗?”

  “不敢,掌柜的真是大隐于市,是小子做的出格了,还望掌柜笔下留情!”朱宽冷汗直流,弯着腰,陪着很别扭的笑容。

  “小王爷大可不必,这仅仅只是一场误会。”

  “是误会,哈哈,掌柜的果然有大胸襟,日后必定飞黄腾达!”

  “小王爷少年俊才,可谓是国之栋梁!”

  .............

  原先紧张兮兮,大战一触即发的局面,就让张发财三言两语轻飘飘的化解掉,看着张发财,朱宽二人勾肩搭背一副狼狈样,让唐朔感觉到一阵恶心。

  “那张掌柜口中的‘毛指挥使’是何等人物?仅凭名声就能让小王爷熄火?”唐朔捅了捅道衍。

  “那是官场上的职位,我哪里知道。但能让皇孙都不敢招惹的家伙,一定是京师里的大拿。”道衍看着张发财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嚣张的小王爷,灰头土脸的回去了。他们砸碎的桌椅板凳,打伤张掌柜的医药费赔偿了黄金三百两,而万童贯欠小王爷的债务,也被张发财一语抹平。

  小王爷这回银子没有要回来一分,倒切了不少,即赔了钱,又掉了份。

  “张掌柜真是深藏不漏啊!贫道这回,可真开了眼!”道衍双眼放着亮光。

  “哈哈,大师严重了,只是官场上的一些小事罢了!”张发财又恢复成往日乐呵呵的醉仙楼掌柜,弯着腰朝万童贯说道:“你万家这几日遭遇了太多的波折,我只能帮这些忙了,如今既然拜了师,进了佛门,那就要敲好木鱼,撞好钟。”

  张发财说完后,将脸转向一直战战兢兢的石彩荷,微笑着道:“石姑娘来的凑巧,小店正缺个端盘子递水的小厮,若是不嫌弃,可以到酒楼上班。”

  张发财到是个热心肠,他怕石彩荷出了醉仙楼的大门,再次受到朱宽的迫害,想直接招进酒楼来保护。

  “多谢掌柜的好意,小女子这些日子水土不服,想在家待几日。”石彩荷从进门到现在,被种种事情吓得脸色苍白如纸,但很有主见的一口回绝。

  “哦!”张发财双眼一亮,颇有深意的道:“石姑娘既然无意,那就算了。不过我还是要奉劝石姑娘一句话:万事还需小心啊!若是被人抓住了把柄,你我两人的脸上都无光彩。”

  听张发财别有用心的语气,恐怕不是要石彩荷提防朱宽这么简单吧!

  “掌柜的多心了,小女子来自乡下。这是头一遭进城,没有冒犯国法,本本分分的做人,那有把柄可以让别人抓?”石彩荷低着头还口。

  “哈哈,乡下人,哈哈,果然名不虚传啊!”张发财大笑着走开。

  唐朔看着睁眼说瞎话的张发财和石彩荷,也能从刚才两人对话的语气中,感知到了某种隐藏在暗地里叫做阴谋的东西,但他就是想破头皮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唐朔忽然发现,自己身边多了许多莫名其妙的家伙:流着口水看着张发财远去背影的道衍,磕破头皮还想拜自己做师傅的万童贯,唯唯诺诺但能和张发财平等谈话的石彩荷。

  四周隐藏在暗处的故事太多,而自己的脑袋明显不够用,这就是唐朔总结完后得出的结论。

  出了醉仙楼,回皇觉寺为万童贯剃发。唐朔在一路上仔细打探着身边的三人,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就连他们说过的每一句话,唐朔都要在心中一个字一个字的甄别,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悟性超高的唐朔总算没有瞎耽误功夫,从道衍那一双色眯眯的眼神中,唐朔敢断定,这位不着边际的师兄,对石彩荷石姑娘起了非分之念。

  “师弟,师弟.......”唐朔彻底的沉迷,钻研他们三人话里话外的意思,以至于到了皇觉寺还没有清醒过来。

  “啊!道衍师兄为何要打我?”唐朔脑袋瓜一痛,抬头就看到道衍紧握拳头,一脸的怒气。

  “不打你怎么让你回魂!”道衍上前几步,用手摸了摸唐朔的额头,不解的道:“好好的,为何会陷入魔怔。啊!对了,定是有不详之物上身,待师兄穿好袈裟,为师弟你念上一篇《达摩静心驱魔咒》。”

  “师兄请自重啊!”唐朔回了神,对跪在佛祖面前的万童贯说道:“万施主,现在没有了债务,你还原意削发为僧?”

  “师傅,徒儿已经看破了红尘,落发为僧是徒儿唯一的去路,还望师傅不弃!”万童贯规规矩矩的磕了头,这次唐朔倒是并没有躲避。

  “好,既然这样,那今晚你就留在寺内,等明日召集寺院内其他高僧,一起作法,为你削发。”

  唐朔将万童贯,石彩荷二人安置到了客房,然后拉着道衍一起去了然的禅房。

  “道衍师兄,你看这天色渐暖,冰河解冻,万物开始复苏,果真是一片春意盎然啊!”在路上,唐朔拐着弯说完话,死盯着道衍的脸色。

  “是啊!春天来了。”道衍脸色不变的随口附和。

  “师兄,别装糊涂,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唐朔有些气恼。

  “师弟,你不是说春天来了,万物要发芽吗?难道我说错话了。”道衍看着认真的唐朔,有些莫名其妙的道。

  “明着说了吧!你和石姑娘不合适!”唐朔继续分析道:“师兄日后还俗,娶妻生子,师弟一万个高兴,但别打石姑娘的注意,你俩差着辈分呢?”

  “啊!”道衍认真的打探了唐朔一遍,确定唐朔不是抽疯后,颇有兴趣的问道:“差什么辈分?”

  “你看啊!这万童贯明日就要正式拜我为师,那我和他就是师徒关系;而石彩荷在辈分上只能算万童贯的侄女辈,所以,我就高出了石姑娘两个辈分,算做师叔祖,而你又是我的师兄,同样的高出石姑娘两个辈分。

  这爷爷怎么能和孙女谈恋爱呢?这不是吃错药的疯子吗?”板着手指头,顺了顺关系,道明了这其中的玄机后,唐朔很有成就感的扬长而去,只留下哭笑不得的道衍。

  “师弟定是被妖魔附了体,晚上等师弟睡着觉,在他的床前念一遍《静心驱魔咒》,定要逼迫那妖魔现身。”道衍盯着唐朔的背影小声嘀咕。

  

大明王

唐朔为了生存,剃发出了家,成为了皇觉寺一个可有可无的小和尚。  唐朔为了报恩,修行童子功,做梦也没想过有一日能单挑天下英豪。  唐朔为了朋友,两肋插过刀,结交豪杰却成立了天下间最强的势力。  唐朔为了理想,还俗当了官,一不留神就将整个帝国搞的天翻地覆。  唐朔为了爱情,怒发了冲冠,甘愿堕入魔窟成为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好吧!其实唐朔很平凡,生活在这片叫做大明,但一点都不文明...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