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帝后为谋 > 正文

帝后为谋第16章再次相见

发布时间:2020/9/17 16:22:49热度:

《帝后为谋》是一本文笔极佳的古言风格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其实,上次她搀扶他一起逃跑的时候就发现了。...

帝后为谋

“娘,要想消除那些红斑,现在还缺几味药材。”季蓝开口道。

“是不是只要找到了那几位药材,红斑就能够去掉?”王氏问道。

“是这样的。”季蓝开口回道。

“缺的那几味药材是什么,我们这山上没有吗?”申美丽一脸担忧地也开口说道:“外围没有,那内围会不会有呢?”

“我不知道,我明天正准备去内围看看,有没有那几位药材。”季蓝回答道,她话音一落,就立即听到申美丽开口道:“兰儿,你别听三婶娘胡说,内围我们可不敢去,那里太危险了,你可不能去那里,我们就在外围找,相信一定能够找到那些草药,就是没有找到,兰儿你也不能去内围。”

她怕季蓝去内围找草药,万一出了什么意外,那他们这些人可怎么办?

虽然说,瘟疫已经被兰儿的那些汤药给控制住了,可也只是控制住了,并不是彻底治好,谁知道什么时候又起高热?

“兰儿,内围你就不要去了,娘听说皇上派来的河州府治疗瘟疫的钦差大人马上就到了,相信钦差大人哪里来一定会有兰儿你要的药材。”

钦差大人?

季蓝眸光微闪,朝廷派来治疗瘟疫的钦差大人到了,只是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治好这鼠疫了?

季蓝怕太打眼,就没有把自己手中的药方拿出去,她只让田家村的人去山上找草药,如果有人问起来也可以说是找些去热的药草,然后好死不死地就找到了 能够医治瘟疫的药材。

原主的仇,潜在的敌人,以后将要面对的一切 ……

在她没有绝对的势力,并不打算过早的暴露自己。

木秀于林风必吹之,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她懂。

……

河州府,府衙。

“下官,河州府府尹拜见王爷。”

府尹,李卫民一脸激动地在君莫寒面前行跪拜大礼。

瘟疫期间,他几乎愁的头发都白光了,其实他也不过刚刚过了而立之年。

“免礼。”君莫寒在主位上坐下,看向跪在地上不过而立之年,却已是满鬓霜白的男子。

传言果然不假,还没有走到河州府地界,他就已经听说了河州府府尹李卫民的事情。

相传,李大人为国为民,殚精竭虑,真乃青天大老爷转世。

灾荒之年李大人散尽家财,为那些灾民买粮,组织城中大户人家为灾民捐献米粮,开设粥铺,也正因如此河州府报上来的死亡人数是几个灾区中最少的。

君莫寒对于一心为国为民的人,向来礼待,语气也松软几分:“具体情况如何?”

他想知道,发生瘟疫的都是哪几个村镇,其中死亡人数有多少?

感染瘟疫的人员又有多少?

他们又是怎么来处理这些已经得了瘟疫的人?

这些,都是君莫寒目前迫切想要知道的。

“回王爷,河州府目前感染瘟疫的人有五千人,其中八百人已经死亡,其余人员全都隔离在别院的几个庄子里,每天都有汤药供给,只是那些汤药的药效不大,每天还有人员死亡……”

李卫民把自己这边的情况全都一五一十,事无巨细地禀报给君莫寒听,君莫寒听后正准备开口,暗影却走了进来。

“王爷。”然后,低声在君莫寒耳边说了一些什么,之后就看到君莫寒的脸色变了,冷冷地对着暗影说道:“去,把她给我带来。”

季蓝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双手被绑在身后,眼睛上也绑了一条黑布被关在一间房子里。

她只记得,自己去后山内围采草药,,突然被出现的黑衣服给打晕,也怪她自己大意了,以为在田家村这个偏僻的村子里,不会有什么危险,就放低了自己的警惕心。

正在季蓝疑惑,是谁把她给绑到这里来时,外面响起了说话声。

“你说,我们王爷非要我们去找她做什么,还说什么见到后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她给绑来,我可记得刚开始王爷下的命令可是杀无赦的?”其中一人开口说道。

“王爷的心思岂是我等能够随意揣摩的?”另一人开训斥口道:“王爷,让我们怎么做,我们怎么做就行了,记得多做事少说话,就错不了。”

听到这里,季蓝在心里想着,绑她来的那位竟然还是一位王爷。

可是她来这边根本就没有得罪什么人?

如果说,一定要有一个得罪的人话,那就是那个傲娇冰山脸的家伙,她除了他根本就不认识什么有权有势的人。

没想到,那家伙竟然会是一个王爷,而且还是心眼那么小的王爷。

“王爷。”

门外,响起了问安声,和男人的脚步声。

“人在里面?”男人开口。

“是。”

“把门打开。”

“咔嚓!”门被打开的声音,以及轻轻的脚步声。

季蓝听到这里,立即把眼睛闭上,假装自己还没有醒来。

“你们都退下。”君莫寒站在门口对着门外的人说道。

“是。”

“哒哒哒……”脚步离开的声音,听声音有好几人。

君莫寒抬步走进昏暗的房间,里面一切的情形,虽然他看的不是很清楚,可就是感觉到此时的她应该是醒来的。

“好了,别装了。”君莫寒淡淡地开口。

“哎呦喂!想不到你竟然还是一位王爷,那我还真是捡到了宝。”季蓝从地上一跃而起,身上的捆绑着绳子也应声而断,来到君莫寒的面前,一把抱住君莫寒的胳膊。

一幅色眯眯,口水都要流出的馋样开口说道:“王爷,你是舍不得人家,一日不见人家就十分想念人家,想的茶不思饭不想,夜不能寐,坐立不安,所以才让人把人家从家里给接来的吗?”

君莫寒嘴角抽搐,这女人还能不能更加不要脸一些。

“把你的手放开。”作势欲把她推开,反而被季蓝给抱得更紧了,整个人都缠在了君莫寒身上,君莫寒并没有看到季蓝眼中一闪而逝的狡黠。

“不放,不放,就不放,王爷你不是想人家了嘛!人家现在就站在你面前,让王爷你抱个够,无所欲为个够,来嘛,来嘛,快来嘛。”

她一个现代人,对于搂搂抱抱这样的事情习以为常,根本就不会放在心里。

可,这男人不同。

据她了解,他是一个思想很呆板的男人,要不然他也不会左一句不知廉耻,右一句不知所谓,还有他那微微泛红的耳尖,他以为她没有看到。

其实,上次她搀扶他一起逃跑的时候就发现了。

这个傲娇又冷清的男人,这辈子一定没有接触过女人。

听说古人十几岁开始,就有教养嬷嬷和丫鬟,教他们男女之事。

这男人,还真是一个另类。

如果,他的身份不是一个王爷,她还真想把他这么纯情的男人给收了咱为己有。

帝后为谋

相传,战王长相俊美,武功高强,却身患隐疾,不能人道。某天,被京城人人传言不能人道的某王爷,衣襟半敞,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女子收起手中的银针,邪魅一笑:“王爷,可还要继续?”男子面红耳赤,脸色骇然:“待到洞房花烛夜,看我怎么收拾你?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