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娇妻难逃 > 正文

娇妻难逃全文免费阅读第11章被逼无奈

发布时间:2020/10/19 9:30:36热度:

《娇妻难逃》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那就麻烦李院长给她联系最好的专家,我下午会把手术费用打到她的账户里。”水云寒低声道:“我不希望她知道钱是我出的,所以还...

娇妻难逃

许心蓝听了那熟悉的声音吓的更不敢回头了,跟着小倩的脚步就往楼下跑。

身后的脚步声骤紧,在下了一层楼后,从后面拉住了她的胳膊。

“许心蓝,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刘雷怒声道:“你妈心脏病得搭桥,你知道不知道?”

许心蓝木讷的回头,看着刘雷,嘴角颤抖了半天,才道:“刘雷哥……我……我还有事……”

“你妈都要死了,你还有什么事比这个更重要?”刘雷这回是真生气了,甩开她的手道:“你现在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你是不是想看着你妈跟你爸一样,也因为你死了,你才开心?”

许心蓝看了看满脸关心的刘雷,再扭头看向前面正等着她的小倩。

“车还在外面等着咱们呢。”小倩语带威胁的开了口。

许心蓝现在当然是很想留下来照顾她母亲,可是想到外面的那个三爷,那豪华的别墅,名贵的汽车,唯命是从的下人,无不彰显着他的身份地位,不管是她自己,还是她母亲,或者刘雷,都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她忽然不确定,自己今天来看母亲,是不是做错了?

心里隐隐担心着,自己会不会给母亲带来什么麻烦?

刘雷看了看不远处正望着他们的小倩,低声问道:“这两年,有个姓韩的经常来找你,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

“没有。”许心蓝听到“姓韩的”三个字,她的目光不由的一紧,忙紧决的摇了摇头,“我先走了。”

说完再也不理刘雷的叫声,跟着小倩快速的跑出了医院,直到上了车,许心蓝才捂着脸肆无忌惮的痛哭出声。

过了许久,她才用袖子在脸上擦了两把,抬头跟旁边一直看着电脑的男人,道:“我真没给你生儿子,你就放过我吧!”

男人很淡定的在键盘上敲完了最后一个字,才扭头看着她,道:“你不想救你母亲了?手术及后期的费用,最少是四十万,但如果请专家,用最好的设备和药物的话,最少就得八十万。”

男人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才接着说道:“而且,只要我不点头,没有医院敢收治你母亲,就算你出八十万,也没有人敢给她治!”

男人的声音轻飘飘的,却让许心蓝的心里发寒。

“信不信随你。”男人把电脑放到一边,拿起电话,跟她晃了一下,道:“你想不想在这里看场戏?只要我打一个电话,你父母工作了半辈子的医院,就会把你母亲给推出来?”

许心蓝紧抿着唇角,冷冷的看着他。

男人却以为她不信,拨了个号码,跟里面的人说道:“告诉蓝天医院的院长一声,我在医院门口等他,让他带几个心脑血管方面的专家下来。”

虽然她觉得水云寒确实有权有势,但她也不愿意相信,他竟然真的就权势滔天?

这蓝天医院可是D市最大的医院,在老百姓的眼里,就是跟政府部门一样。

许心蓝一直都没有说话,但眼睛却不敢跟他对视,而是看向了西侧,院长办公室在西楼。

过了没有多长时间,西楼就出来了几个人。

走在最前面的是院长李纯希,后面跟着刘主任和钱主任,还有住院部王主任,以及一些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这些人中,很多都是许心蓝认识的。

看着他们越走越近,许心蓝忙下意识的把头发挡在了自己的脸上。

水云寒看了她一眼,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也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窗户剩下了一条两指宽的缝隙,正好可以清晰的听到外面的人说话。

“李院长,您好。”水云寒对着当先一步的李院长伸出了手。

平日在许心蓝心目中高大上的院长,竟然微弯着腰上前,双手握住了水云寒的一只手,“水先生,您怎么还亲自来了?有什么事儿,打个电话不就得了吗?”

“我有个亲戚住在你们医院,还请院长多多照顾。”水云寒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但声音却清清冷冷。

“哎哟,水先生怎么不早说?”李院长忙道:“不知道您的亲戚叫什么名字,住在哪个病房?”

“她叫刘宛如。”

“是刘大夫呀?”李院长先是一愣,接着跟其他几人对视了一眼,才笑道:“刘大夫是我们医院的老员工,我们当然得好好的照顾她,现在我们医院还派了两个护士轮流照顾她呢。”

“那就麻烦李院长给她联系最好的专家,我下午会把手术费用打到她的账户里。”水云寒低声道:“我不希望她知道钱是我出的,所以还请李院长不要往外声张。”

“那是自然,水先生请放心吧,我们一定不会往外说的。”李院长和众人忙道。

水云寒看了眼手表,道:“我还着急开个会,就先不跟诸位多说了。”

“水先生有事就先忙去吧,刘大夫那里,您就不用担心了,我们医院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李院长殷勤的把水云寒送上了车。

水云寒把车窗摁下了一小半,跟众人说了声“谢谢”,就让司机开车。

等车子开出了一段后,李院长才跟旁边的几人说道:“刘大夫竟然跟水云寒是亲戚?”

其他几人均摇了摇头,表示都是初次听到这个消息。

“走吧,咱们一起去看看刘大夫吧。”李院长跟其他们几人说完,就一起走回了医院。

而此时的水云寒正问着许心蓝:“下午到底用不用我打钱?”

许心蓝还有什么可说的?只能极其无奈的点了点头:“用!”

“那就把这个签了吧。”水云寒看了眼后视镜里的小倩,她就从前面,把一张纸递给了许心蓝。

许心蓝狐疑的看了眼水云寒,伸手接了过去。

定睛一看,诺大的一张纸上,只写了一行字。

“本人郑重承诺,所有事情都听从水云寒的安排,不得有任何异议,否则退还一百万现金。”许心蓝默念了两遍,才道:“最多不是就用八十万吗?”

“手术后,不需要有专人照顾你母亲吗?不需要补补营养?”水云寒开口道。

许心蓝舔了下嘴唇,把那句话又看了一遍,道:“你这句‘所有事情’,写的也太笼统了吧?”

“你想要多详细?”水云寒嗤笑道:“一年一百万,相当于一个月八九万元,就凭你现在的能力,还有什么异议?”

许心蓝知道他说的对,但心里还是很不高兴。

水云寒把一支笔伸到了她的眼前:“签不签?我可跟院长说了,下午把钱打过去。”

许心蓝想到母亲,深吸了口气,拿过去笔,在纸下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娇妻难逃

两年前,在许心蓝生日的那天,韩志邦说要给许心蓝个惊喜,却将她送到不近女色的水云寒的身边。水云寒对她不屑一顾,给她扔了一沓钱,就走了。但韩志邦却把许心蓝囚禁了,等到一个月后,得知许心蓝怀孕了,威胁她把孩子生下来。许心蓝无意中得知韩志邦要用这个孩子去抢水家的财产,等财产到手,还要把孩子弄死,或者弄残,她害怕的跑了,两年后,被水云寒给抓住:“女人,还我儿子!”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