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阴人往事 > 正文

阴人往事大结局在线试读第14章神秘美女

发布时间:2020/10/19 3:57:33热度:

《阴人往事》是一本文笔极佳的悬疑类的小说,全文讲述:这时李嫣来到了我面前,她检查了一下王莲花,皱着眉头说:“不是自杀,似乎是中了诅咒。”...

阴人往事

李嫣推了推我,说你先到一边休息,我还有些问题想问王莲花。

我问她我只有一天的时间活命了怎么办,让她帮我想想办法。

没想到她却对我说:“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你问我也没有用啊。”

她说的轻松,言下之意,就是让我等死就好了。我呆滞的就地一坐,靠在了墙上,一天,能干些什么呢?

我想着自己要不要再见父母一面,或许干脆找个没人的地方,等着。又或者花钱在城里潇洒一天。

不过李嫣和王莲花的谈话又引起了我的注意。

李嫣对王莲花说:“这个阴阳门如此这神秘,似乎只要吸收足够的灵魂,便有强绝的威力。这根本就不是你一个普通妇女可以得到的密法,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得到这个秘法的。”

王莲花冷哼一声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李嫣又让她快说,她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说:“这是一个男人告诉我的。”

“一个男人?”李嫣皱眉。

“对,去年的某一天,一个男人突然找上了我,他说只要寻找到至阴至阳之体,在二人交配时,便会产生阴阳二气,辅以血祭,便会形成一道通往神秘空间的门。到时便会有强大的能力供我使用!”

李嫣又问:“至阴至阳之体,寻常人根本就发现不了任何区别,你又是怎么发现的?”

“是那男人告诉我的!”

“既然你知道张成是至阳之体,为什么你不让他们交配?”李嫣又淡淡的问。

“因为我没有打开门的钥匙,所以是不是至阴至阳,没有任何区别!”

我在一旁听的愤怒不已,她们两个张嘴就是交配,把我当成动物了吗?难道我在她们眼中,交配只是为了打开阴阳门那么简单?简直不要太过分。

不过很快,我心里又是一动,王莲花说她没有打开门的钥匙,难道,阿妹给我的那把钥匙就是阴阳门的钥匙?

钥匙我已经放在口袋里了,阿妹送给我的救命礼物,应该不是那么简单。而芳芳三翻两次的想要从我这儿得到那把钥匙,这说明它肯定不是普通物品。

不过随后我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我不由得搭话问道:“老毒妇,既然你知道我是不是至阳之体没有任何区别,那阿妹为什么要勾引我?”

王莲花冷笑:“那个贱货,心里清楚,只要互相破了童贞,便是破了特殊体质。到时我自然不会再强迫你们两个,她却不知道,我已经把计划转移到芳芳与高学兵的身上。”

虽然芳芳是她的女儿,高学兵是她的丈夫,但她直呼两个人的名字。看来根本就没有把他们两个当作自己的家人。由此可见,她这人冷血到了什么程度。

这时王莲花又看了我一眼说:“你应该庆幸自己明天就死,因为那个男人,从始至终的目的都是你。如果你不死,有招一日,他肯定会让你痛不欲生。”

“你把话说清楚点,他的目的为什么是我?那个男人到底是谁!”我顿时冲向了她,我晃着她的身体。

前天我和孰然从这儿离开的时候,突然莫名其妙的刮起了一阵风,那阵风似乎想把我们留在这儿似的。

而就在之前,又莫名其妙的刮起一阵风,使孰然手里的蜡烛熄灭。很明显,是有人想至我于死地。或许这个人就是王莲花口中的那个男人。

这时,异变发生,王莲花的嘴巴里突然流出大量的鲜血。

随后王莲花瞪着我,她的脸上尽是惊恐,指着我的手剧烈的颤抖:“你,你……”

“你快给我说清楚!”我又晃了晃她,结果不一会儿,她眼眶中已经布满了鲜血,那些鲜血都把她的眼珠染红了。

而她的身体这时也轰的一声,倒在地上僵硬着身体一动不动,腥红的眼珠还在瞪着,一副死不冥目的样子。

这时李嫣来到了我面前,她检查了一下王莲花,皱着眉头说:“不是自杀,似乎是中了诅咒。”

她叹了口气说:“有人对她的魂魄下了咒,她已经消散于天地间了。”

“她因为惧怕我让她魂飞魄散而对我们知无不言,没想到却因为说错了话,触发了诅咒而魂飞魄散。真是可悲,或许从那个神秘男人见她的第一面,她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我哪里还有心思管这些,明天我就死了,王莲花是怎样的下场,关我什么事。

不过死到临头,我心中却出奇的平静了下来。我心想或许死后的感觉也不错,古往今来那么多人研究人死后会去哪里,或许我很快就知道答案了。

不过此时李嫣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她叫了声老板,说了一会儿,她的眼神就亮了起来。

随后她抓着我的肩膀,激动的说:“快跟我走,老板说只要你一个小时之内到了庙里,他就有办法救你。”

我能活命了?我几乎不敢相信她说的话,李老板不是说只有找到对我做手脚的那个人,才能让我活命吗?难道他是骗我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听到我能活命,我心里还是非常兴奋的,所以我连忙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我的身体虚弱无比,就算走路都异常的艰难。

我挪了两步,直接倒在了地上。李嫣神情一变,连忙到了我身边把我背起向外面走去。

我对她说:“孰然还在这里!”

“不用管他了。”

我愤怒的说:“他是我兄弟,不能把他丢在这里,快去看看他有没有事!”

无论如何,我都不该把孰然丢在这里,一来如果孰然没死,到了白天警察来了,肯定把孰然当成要犯审问。到时就不好解释了。二来如果孰然身体肯定受了重伤,我就更应该带他走了。

他为了我既然可以拼死来这个废弃监狱,我又怎么可能把他丢下。

不过李嫣的一句话,让我放下了心,她说:“放心,一会我打电话让老板派黄大海过来一趟,他会把孰然带走的。”

我不忘交待她一声:“别忘了告诉他,如果碰到阿妹,让他别动手。”

李嫣回头看了我一眼,莫名其妙的说:“你还挺关心她的。”

我也没当回事,阿妹今天救了我一命,我关心她难道不正常吧。等李嫣把我放到了副驾驶,我又不死心的问她:“难道你不能把他也一并背过来吗?”

“我不碰任何男人!”

“那我不是男人?”

李嫣淡淡的说:“你是例外。”

可以碰我却不可以碰别人,她这人真是奇怪。不过此时我的心思已经不在这上面了,因为我发现,自己的身体渐渐的又变成了阴冷。

我脸上的肌肉都慢慢变得僵硬,无意间的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我发现自己的脸,竟然咧起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而我的眼眉,仿佛被人用毛笔涂了一遍似的,又黑又粗。

我惊慌的问李嫣这是怎么了,不是夜里才会变成一个女鬼吗?

说完才发现,此时我的声音已经变的很中性,似乎在往女人的声音过渡。

李嫣油门一踩,福特如同野马一样冲了出去。她说:“老板说一个小时之内回去,是有道理的。”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诡异了,我看到自己手上的指甲,肉眼可见的开始变长。皮肤也渐渐变得毫无血色。

而后我居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我的控制,就连眼睛,也不再受我的控制。我的双眼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李嫣的脖子。

李嫣的身体当时就缩了缩,随后警惕的对我说:“你别看我,这让我有种被毒蛇盯着的感觉。”

我倒是不想看她,可我现在根本不受自己控制啊,而且我现在就连说话都异常的艰难。就仿佛我自己和我现在的身体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似的。

我明确的感觉到,原本属于我的东西,都在一点点的消失。我的身体在消失,眼睛在消失,除了意识,身上的一切都不再属于我。

就连我的意识,也渐渐的模糊下来。

完了,看来我撑不到李老板的破庙,我就要死了。我这个念头一闪而过,随即我眼前便已经黑了下来。

当我再次清醒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又一次来到了梦里那片雾蒙蒙的空间内。随着我的出现,空间内再次出现了一扇漆黑的门。

这扇门内,走出了我前两次看到的那个纸伞美女。她撑着荷花纸伞,微微一笑,迈着婀娜的步伐来到了我身边。

我疑惑的问她:“你是谁?”

她并没有回答我,而是来到我面前,伸出她的纤纤玉手,从我口袋里掏出了一件东西。我定睛一看,才知道那是阿妹送给我的钥匙。

我连忙紧张的说:“那是我的东西,快还给我。”

只见她轻轻的呢喃:“果真是一件好东西,张公子,这把钥匙务必妥善保管,将来必有大用。”

我紧张的问:“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姓张?你为什么一直出现在我的梦里?”

她并不回答我的话,仅仅是转动脑袋,轻轻的看我一眼。随后她右手捏着那把钥匙柄,左手双指竖起,轻轻向前一划。

在我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那把钥匙,居然变得足足有胳膊那么长。不过钥匙的外形,也有了很大的变化。

原本钥匙的外形是那种古代广锁上的L型钥匙,可现在钥匙却成了一根胳膊长的木棍。

随后她又对我轻轻一笑说:“公子请不要告诉李天一,说你看到过我。”

阴人往事

好友好心收留我,却怂恿我带着他的童养媳私奔,他的童养媳却对我……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