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婚姻之牢:恋恋情深 > 正文

婚姻之牢:恋恋情深第17章你叫的有些浮夸

发布时间:2020/10/18 5:54:22热度:

《婚姻之牢:恋恋情深》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过了好一会儿,严久寂的声音终于悠悠传来:“有事?”...

婚姻之牢:恋恋情深

  我想我一定是疯了,所以才敢在严久寂面前那样大放厥词。

  其实从酒店跑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后悔了,悔得肠子都青了。

  但是我不敢回头去找严久寂认错,怕他当场就把我生吞活剥了。

  于是我给我打工的西饼屋打了个电话请完假之后,不顾三七二十一,直接把手机关了。

  关机后我做的第一件事是,火速赶回严久寂的大别墅,找到了那天晚上我签下的卖身契。

  之前严久寂给了我一份,我没太在意,随手就塞在了床头柜底层。

  严久寂向来是个言出必行的人,我们领证的第二天,他的钱就已经到账了。

  既然钱已经到手,而且现在事情又忽然演变成这样,我得看看怎么才能解约。

  虽然按照严久寂的性格,基本上不大可能给我留下这种机会,可是,幻想还是要有的啊!

  然而,事实证明,幻想就是用来被打破的。

  白纸黑字写得一清二楚,作为乙方的我,没有权利对甲方说“不”,除非甲方主动提出解约,而这份协议甚至没有明确期限。

  而整个协议的中心思想只有一个:甲方是上帝,甲方是所有规矩的制定者。

  照这样来看,我好像随随便便地把自己的一生都卖给了他!!

  奸商奸商奸商!!

  我气得想把那份协议撕成碎片。

  可是我更气的是我自己,怎么听到五百万就走火入魔了呢,真没志气!

  早知道,多少要个一千万啊,至少能保证我们阿年以后衣食无忧嘛……

  不过在金钱上,严久寂倒是一如既往地大方,协议上明确写了,婚姻存续期间,他每年都会给我五百万零花,另外如果他提出解约,会再额外给我一套市面价值不低于两千万的房子。

  这么一想,好像我也不是太亏。

  只要我好好听话,基本上就是个真正的贵妇了。

  利用就利用嘛,替身就替身啊,只要严久寂高兴就好。

  能有什么比钱还重要?

  如此想着,我更加搞不明白自己先前在发什么疯,不知道我现在打电话给严久寂,求他带我去马尔代夫还来不来得及……

  反正我在他心目中也没什么形象,无非就是不要脸和更加不要脸的区别。

  打定主意,我果断开机。

  可遗憾的是,没有任何未接来电提醒,也没有短信。

  也就是说,我做贼心虚地把手机关掉之后,人严总根本当我是个P就给放了。

  我一时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犹豫半晌,还是决定打电话给他。

  然而,接电话的并不是他本人。

  当我捏着嗓子,以前所未有的妖娆嗓音对着手机喊“久哥”,而那头却传来一道比我还要妖娆的女声时,就算不要脸如我,也感觉到莫名尴尬。

  “那个……这位小姐,虽然不知道你是谁,可是请把手机给严总好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他说。”

  “可是……嗯……严总他……嗯啊……很忙呢……”

  一句话,简简单单几个字,这个女人说了足足有一分钟。

  而在这一分钟里,我俨然有种自己其实是在听岛国爱情动作片的错觉。

  看来严久寂真的很生气,居然连这种不入流的手段都用上了。

  抚了抚额头,出于善意,我对那个女人说:“小姐,表演和实战是两码事,你叫的有些……浮夸。”

  电话那头静默了片刻,紧接着传来女人止不住的笑声:“严久寂,你老婆很好玩啊,快快快,叫来让姐看看。”

  吵嚷了一阵,女人放肆的笑声在中途戛然而止,大概是有人按了静音键。

  过了好一会儿,严久寂的声音终于悠悠传来:“有事?”

  难道没事吗?

  我吞了吞口水:“那个……久哥,我说我早上其实是在梦游,那不是真正的我,你信不信?”

  严久寂冷哼一声,不咸不淡地甩给我三个字:“你说呢?”

  我被噎了一下,痛定思痛,牙一咬,索性直接认错:“久哥,早上的事,是我逾矩了,我知错了。请你大人大量原谅我,好吗?”

  “如果我并不打算原谅呢。你知道我喜欢你在我面前低眉顺眼的样子,太有个性的人,只会让我想毁掉。仁德医院里,那个叫纪斯年孩子,对你来说很重要吧?”

  严久寂一下子就戳中了我的命脉,让我动弹不得。

婚姻之牢:恋恋情深

22岁那年,我亲手捅破处.女膜,把自己卖给了一个叫严久寂的男人。 他买色,我要钱,这就是一场不走心的交易。 因为有的人把心藏了起来,比如我。 而有的人,把心给了别人,比如他。 他不爱我,所以他把我推到风口浪尖置我生死于不顾; 他不爱我,所以他夺走了我等待多年的配型心脏…… 穷途末路,我发誓,要把他给我的,统统还回去。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