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圣域魔君 > 正文

圣域魔君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第15章再造空间

发布时间:2020/10/19 5:41:46热度:

《圣域魔君》是剧情极佳的乡村类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同一年的年底,暮寒的父母在执行任务时突然失踪了。从此以后,轩辕暮寒也变了,变得少言寡语,变得冷漠暴躁,甚至有些神秘古怪。...

圣域魔君

早餐之后,轩辕暮寒上班去了。雷霆回到九处办公室,一面给神君打报告,一面和张帆通电话,问道;“之前两名死者的信息都收集齐全了吗?”

“齐了,正要过去和您汇报。”

“好,现在来吧。”放下电话,雷霆继续在纸上涂涂画画,他想凭借记忆画出那道服上那不太寻常的标识。他闭目凝神,仔细回忆,尤其是那八卦图案的排序。

二十分钟后,张帆敲门进来。雷霆将画好的图画拍了张照片存在手机里面。

接过张帆递过的一摞资料,雷霆看了许久没有说话。旁边的张帆忍不住问道:“雷警官,有什么帮助吗?”

“有啊!”雷霆拿出两名遇害者的身份证复印件问道:“这两个人的出生日期调查过吗?阳历还是阴历的?”

“这个?”张帆摇头,“没问,这个很重要吗?我们查看其他资料时,填写的出生日期和身份证都是相符的。”

“相不相符没关系,我要确保是真实的出生日期,与出生地的派出所取得联系,看看有没有虚报误报的情况,同时确认是阴历还是阳历的。”

“好,我明白,我尽快去查。”说完,张帆转身要走。

“诶?你干嘛去?这事儿就别亲自去了,安排人去查就可以了。和我去一趟东郊的道观,了解一些情况。”

“好。”张帆点头。

“顺便把这个也查查。”雷霆递过一个地址。

“这是什么?”

“查查这家人的具体情况,全部信息,包括经济状况、身体状况和社会关系。”

“好。”张帆点头,给他的同事打电话去了。

上午十点,雷霆和张帆来到东郊的道观,他们将整个道观转了个遍,终于在西北方向找到昨晚所见的那个小院落。只是那里大门紧锁着,看似并不对外开放。

查无线索,最终两人找到道观负责人,那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道长,亮出身份后直接询问情况。

道长看过那图案后,说道:“警官,这个图案,贫道从未见过。根本不是道家所用,阴阳鱼上面多了一只蝙蝠不说,而且……”

“而且什么?”

“这八卦图的图案是完全相反的。”

“相反?是什么意思?”张帆和雷霆两人同时打量道长身上的八卦图,对比着手机图片里面的图案。

“还真是不太一样。”张帆看向雷霆,问道:“雷哥,你画得对吗?”

“应该没错啊。”雷霆认真回忆着。

“警官,这图案的主人,恐怕不是善类。”道长说道。

“怎么讲?道长知道他们是什么来路吗?”雷霆问道。

道长摇摇头,继续说道:“贫道虽然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派别。但是,他竟然敢将八卦图案倒过来使用,又在阴阳鱼上面附加一只蝙蝠,就冲这一点,也不会是善类。蝙蝠是邪恶的象征,也有震慑之用,如果不出所料,他们从事的,应该是和魂有关的勾当,不是超度,而是炼化或者弑杀。真是大逆不道!大逆不道啊!”

“嗯,炼化。”雷霆点头,问道:“道长,冒昧地问一句,以道家的最高法力,有没有可能在活着的人身上取走灵魂?”

“这?”道长连连摇头,道:“这个万万不能,等同于谋杀。道教没有哪一种法术是研究这个的,最多就是针对亡魂有一些引领和震慑作用。”

雷霆指了指手机,道:“那如果是邪派故意为之,他们会有这个能力吗?”

道长思索片刻,谨慎地摇头道:“不应该,无论怎样邪恶,只要是同出一教,应该就不会,闻所未闻。”

“好,明白了。”雷霆点头,问道:“道长,你再仔细想想,他们是什么来历?属于什么组织?有没有在道教的协会或者聚会上见过面?”

那道长摇摇头,道:“从未见过,如此叛逆,自然不能见光,怎么可能公开露面?”

“那,可否请教道长,西北方向那套院落平日是做什么用的?”

“那是本院的藏书阁,不对外开放,平日也很少有人进去。”

“那是否方便让我们进去参观一下。”

“可以,两位警官随我来。”

雷霆二人跟随道长来到小院,仔细观看,那树木、那门窗、全部依旧,如同昨夜所见。进了房间发现有些不同了,之前的房间略显空荡,有床,有帐帘,也有书架,但仅有几排。而今天却是一排排整齐的书架,陈列着无数图书。再仔细看,那书架的款式也是不同的,今日所见的比较现代一些。而昨晚见到的,无论床还是书架都是古色古香的。

雷霆走到房间的另外一侧寻找那扇门,却没有发现房门。他寻着墙壁仔细看去,看到墙上有一些痕迹,和周边的墙体不太一样。

“道长,这里不是应该有一扇门吗?”雷霆问道。

那道长一愣,道:“警官,这里曾经有一扇门,五年前就已经封上了。”

“封上了?为什么?”

“因为出现过盗书事件,本观损失了几本道家秘籍,真是可以啊!”道长摇头叹息,道:“之后,管理层统一意见将那扇门封上了,这藏书阁也由专人保管,平日并不开放。”

“哦,这外面是后门吗?”

“曾经是,方便本院道士出入,但也在那年,和这扇门一起封上了。之后,在前面正门的旁边开了一个侧门,现在本观道士都走那扇侧门。”

“我去看看。”雷霆出了房间门,来到那围墙的地方,仔细打量,那墙壁和凌晨见到的一样,就是少了一道门。他纵身上去,看看墙外景象,和早上所见也是一样的:狭窄而偏僻的乡间小路,远处连接着公路。

雷霆侧身坐在墙上,开始思考:‘这是什么障眼法?可以根据之前的景象再造一个空间吗?若有若无,既然有能力建造空间,又为什么选择道观进行操作?自己造一个不就可以了?这只是单纯的借壳作案降低风险吗?’

“雷警官,需要帮忙吗?”张帆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维。

“不用。”他跳了下来,问道:“道长,这个房间平时谁来打理,每天几点开门?”

“这里每个月才对道观内的道士开放一次,办理借阅和还书的手续。钥匙也只有两把,一把在我这里,另外一把在专职管理员手中。除此之外没有人能进来。”道长一一介绍着。

“好。还请道长留意,最近道观中若出现什么异常现象,随时联系我们。”

“好的。”

5月22日

一大清早,林若曦捧着手机,认真地看着,轻声念道:“骆雨竹,女,26岁,蒙娜饰品公司销售部资深专员……手机号码都有,这钱还真是不白花。”她嘴角泛起得意的笑容。

林若曦的脑海中再次呈现出她与暮寒小时候一起玩耍得情景:他们的父母是战友,他们从小住在同一个军属大院。

他们一起上学,一起玩耍。雨天,他会为她打伞;雪天,他会帮她暖手;累了,他会背她在背上;哭了,他会帮她递手帕。整个童年的回忆,几乎全部是他。那么美好,那么温暖!

可是,一切美好都结束在他十二岁那年。那一年的年初,他们一家人突然搬离了大院,住进了繁华市中心的公寓中,暮寒随即也转了学。

同一年的年底,暮寒的父母在执行任务时突然失踪了。从此以后,轩辕暮寒也变了,变得少言寡语,变得冷漠暴躁,甚至有些神秘古怪。从那年开始,他也很少和她一起玩耍了。只有在过年过节时才会在父母的安排下,团聚一两天。因为父母们是关系很好的战友,自己的父母也希望给他更多的关心和照顾。

而她,对他的感情和牵挂从未改变过,即便见面不多也没有冲淡那份感情。不知道是童年的印象太深刻,还是他怪异的行为激发出她的好奇心?总之,对他,她越来越痴迷,越来越向往;她也一直在等待,等他回到过去状态,回到她身边。

想到这些,林若曦一拳捣在桌面上,恶狠狠地道:“如果敢来勾引我的暮寒哥哥,看我怎么收拾你。”

“大清早的,这是跟谁较劲呢,想收拾谁呀?”刚刚走入寝室的娜娜笑着问道。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吓了我一跳!”林若曦回头瞪了她一眼。

“是你自己走神了,还说我?说说吧,跟谁生气呢?”娜娜一边收拾课本一边问道。

“还能有谁,那个讨厌的女人。就是上次我们看到的那个,她的底细我都查清楚了。”

“你找人查她?”娜娜有些惊讶。

“是呀,都在这里。”林若曦得意地晃动着手机。

“哦,真可以啊,为了你的暮寒哥哥也是拼了,不过不要犯法就好,你准备怎样做?”娜娜并不支持她的行为,好心提醒道。

“我当然不会为了她去犯法,那女人不值得。我还没想好怎么做,看他们的发展吧。”

“赶紧走吧,该去上课了,还要顺路买早餐,要不然又要饿着肚子听课了。”娜娜拍拍她的肩膀,催促道。

圣域魔君

灵光闪耀,君如故,携手同行可好?身经百劫,问阎浮,难解轮回真谛!我是战士,渴望出征,此愿何日了?拨开迷雾,踏血重生之路!无奈亲如陌路,忆红涛惊岸,何去何从?维护和平,止干戈,众生期待多少?妖影再现,舍生成仁志,魔君重唤。红尘若梦,永世不离不散!什么样的经历……能够让一个人……热血倾注中,带着黑色暴力;情感体验中,带着噬骨之痛!维护圣域和平是他的责任,但杀戮不是他的宿命;帮他收敛魔性是她的使命,但没有人告诉她方式。红尘再相遇,有情难相守!最好的陪伴,是并肩作战!就算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