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盛世凰妃:相门嫡女 > 正文

盛世凰妃:相门嫡女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第10章抓贼

发布时间:2020/8/5 13:28:21热度:

《盛世凰妃:相门嫡女》是一本文笔极佳的古言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居然敢对她动手,真是不知道个死字怎么写?...

盛世凰妃:相门嫡女

不知什么时候,风卫城迈步而入,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不敢抬头、身子不停发抖的女子。

“跪下。”风卫城轻声喝斥,吓得那名女子立刻跪在了地上,不敢乱吭一声。

“属下见过王爷。”风卫城上前禀报。

“报。”

“启禀王爷,属下跟踪那女子,一直去到丞相府,亲眼看着她光明正大地进了相府。依属下来看,那女子应该是苏谨儿本人。”

“那她又是谁?”端木天佑睁开眼,眸色微冷地望着风卫城身旁的女子。

他知道,风卫城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带一个陌生人到他的面前来。

“王爷,这名女子名叫兰儿,是苏谨儿的丫鬟,但不知怎么的,她把她丢到了王府门口,不许她再回丞相府。”

“让她说出实情。”

“是,王爷。”风卫城把兰儿拉上前,让她趴跪在端木天佑的是前面,“王爷问你话,还不赶紧回答。你要是有半句假话,你的小命难保。”

“是……是……奴婢不敢……绝不敢有半句虚言……”不用风卫城提醒,兰儿也知道杀伐决断的六王爷不是她可以得罪的人,“奴婢……奴婢是陪着大小姐来……找王爷的。在出发之前,二小姐给了奴婢……一壶酒,让奴婢务必要把酒交给……大小姐,好成全大小姐的心愿。”

“心愿?什么心愿?”端木天佑的脸上泛起一股冷意,眸光犹如一道利刃直刺兰儿的心脏,形成一股巨大的压力重重地压在兰儿的身上。

“……就是……就是让大小姐和王爷共赴……”

“好大的胆子。”端木天佑轻拍扶手,倾身向前,“竟然敢算计到本王头上来了。”

他的声音虽轻,却中气十足:“你,该死!”

“奴婢知错了,奴婢再也不敢了,求王爷饶命,王爷饶命……”一句话吓得兰儿立刻磕头求饶,不到一会儿,脑门就被磕出了血。

“灌上女眉酒,送到青楼。”简短的一句话,已经注定了兰儿的结局。

“是,王爷。”风卫城一把提起还在求饶的兰儿,迅速离开。

不杀她,已经是王爷仁慈,对她网开一面了。

叩,叩,叩——

端木天佑的眉头紧蹙,手指非常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陷入了沉思。

依风卫城的话来看,她真的是苏谨儿,但这和他之前认识的苏谨儿不同。

这和他所搜集的资料有出入,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呢?

难道是她隐藏得太深,以至于自己没发现吗?

“很好!”想到这里,端木天佑的嘴角微微弯起,眼神晦暗不明,“本王倒要看看,本王未来的王妃到底隐藏了什么?”

……

夜里,苏谨儿不想面对相府里的人,早早就上了床。

刚入睡不久,耳朵里却传来超能系统的警报声:“空气有毒,是女眉香!空气有毒,是女眉香!”

苏谨儿警觉地睁开眼,却已经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

她紧捂口鼻,一跃而起,迅速在半关的窗台上发现一小截还未燃烧完的香支,那便是香气的源头。

显然,是有人下毒!

苏谨儿灭了香支,从空间拿出雪灵丸,直接吞了下去。

而此时,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了。

苏谨儿一个闪身,躲在了屏风之后。

她要看看,到底是谁要害她?

屋里没有点蜡烛,光线较黑,但借着淡淡的月光,却能看到来人身材瘦小,穿的是相府家丁的衣衫。

只见那人关了门,直接走向苏谨儿的床榻:“小美人,是不是热得受不了了?哥哥我来了,这就给你降火……咦,奇怪,人呢?中了女眉香的人应该失去理智,不可能离开的啊。”

苏谨儿一个闪身,来到他的身后,匕首横在他的颈项上:“说,是谁让你投的毒?”

凭他一个人,即便是色胆包天,也不敢对她投毒。

更何况,屋外还有几个丫鬟在那守着,没有武功,想不惊动他人进入屋里,是不可能的。

而这家伙脚步轻浮,很明显就是不会武,又或者丫鬟被人借故调走了。

“大大大……大小姐……饶命啊……饶命啊……小人不敢了!”那家丁吓得直哆嗦,“是二小姐让小人来的,说大小姐中了毒,需要解药。”

“此话当真?”

“是真的是真的。”

“你听着,一会儿到了老爷面前,你必须老实交代,不然我就杀了你。”

“是是是,小人一定老实交代。”那家丁连连点头,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可苏谨儿才刚松开他,他却亮出一把刀子,朝她扑了过来。

苏谨儿一个旋身,让他扑了个空,右手成刀后砍。

碰的一声,家丁晕倒在了地上。

居然敢对她动手,真是不知道个死字怎么写?

不过,暂时她还不会杀他,因为留着还有用。

稍事歇息后,苏谨儿燃起蜡烛,洗干净了手,换了身干净的衣衫。

既然他是苏真儿派来毁她清白的,那必然还有下文,她得早做准备。

忽然,屋外传来一个声音:“捉贼啊,有贼进屋了,捉贼啊——”

苏谨儿嘴角微微弯起,好戏来了。

她推门而出,便看到不到一会儿的时间里,一大群人举着火把,冲进了她的院落,嘴里不停地喊着:“哪里有贼?哪里有贼?”

“捉贼啊——”

“保护大小姐!”

“……”

一看到苏谨儿,众人立刻闭上了嘴,不敢再大肆喧哗。

他们的速度可真够快的,一个个衣衫整齐,精神奕奕,就好像事先准备好了一样。

在这其中,就有苏真儿。

看吧,从颇远的院子赶过来,却也没有一点气喘的样子。

如果说这不是设计的话,打死苏谨儿也不相信。

苏谨儿打着呵欠,问道:“这夜深人静的,好端端的,你们怎么不去睡觉?反而跑到我的院子里来闹了?”

苏真儿愣了愣,奇怪了,她不是中了毒吗?

怎么这会儿好端端的,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

“姐姐,妹妹刚才听说,你的屋里进贼了,你没事吧?贼呢?贼去哪里了?他有没有伤害你啊?”

苏真儿对身旁的家丁使了个眼色:“你们快进姐姐的屋子里去捉贼,可不要遗漏了什么地方啊!”

苏真儿是亲眼看着那家丁进了苏谨儿的房间没出来,她敢肯定,他一定还在房间里。

她早已交待家丁,一进到苏谨儿的房间,务必将那男人拿下,到时候,苏谨儿就百口莫辩了。

只要能在苏谨儿的屋子里找到陌生男子,就可以败坏她的名声,从而破坏她和端木天佑的婚约。

“我这屋里什么人也没有。”苏谨儿眼色骤冷,狠狠地瞪着那家丁,吓得那家丁不敢再前进一步,“苏真儿,我警告你,你我井水不犯河水,再来捣乱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

“姐姐,你误会了,真儿没有捣乱,而是有贼进了你的屋子,真儿担心那贼子会伤害你,你就让人进去看一下嘛,反正姐姐的屋子里又没有什么不见得人的东西。”苏真儿拉着苏谨儿离开房门,“姐姐,你就让他们进去搜一搜嘛!”

“苏真儿!”苏谨儿扬手,狠狠地在苏真儿的脸上甩了个耳光。

……

盛世凰妃:相门嫡女

她是王牌特工,穿越成为相门嫡女,却遇美男出浴。庶母庶妹陷害?除掉!后宫权臣刺杀?找死!他是冷傲王爷,嗜血阴冷,智谋无双,却唯独对她情有独钟。她是他的妻,也是他的棋,成皇之日便是她丧命之时……真相大白之日,他拥着她不放手!“想要天下,那就放我离开。”“天下我要,你,我也要!”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