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愿与将军解战袍 > 正文

完本《愿与将军解战袍》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8/5 12:59:01热度:

《愿与将军解战袍》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青春风格小说。全文讲述:宋惜不慌不忙的磕了个头,继续说道:“虽然花樽是圣物,但毕竟只是先皇看过,就算是画过,陛下也不一定知道有这个花樽的存在。只...

愿与将军解战袍

闻言,老夫人跟陆霜霜,都看向了她。

宋惜不慌不忙的磕了个头,继续说道:“虽然花樽是圣物,但毕竟只是先皇看过,就算是画过,陛下也不一定知道有这个花樽的存在。只要我们不出去乱说,这花樽的秘密,怕是也没人知道,不是么?”

陆霜霜却摇了摇头,眼中带着几分失望。

“姨娘,你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是,妾身愚钝,不如大小姐蕙质兰心。可是,这花樽放在库里那么多年无人知晓,想必陛下也不会想起这花樽的事情吧?想来,是大小姐年纪小,没经过什么历练,所以才会如此诚惶诚恐。其实,依妾身看,倒也没什么要紧的。”

瞧着宋惜那副不慌不忙的样子,显然是觉得,自己胜券在握。

不过,若是从前的话,宋惜说得倒也不错。

可现在嘛,却完全不同了。

几人正说话间,父亲身边的小厮,却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老夫人,大小姐,老爷让你们去前院接圣旨呢!”

老夫人有些奇怪的看了看陆霜霜,后者也装做不知道的摇了摇头。

“祖母,咱们还是快去吧,免得让人等急了,说咱们怠慢。”

老夫人点头,让陆霜霜扶着,一路往前院走去。

好不容易到了前院,却见那位传旨的太监,居然是皇帝身边的大总管。

如今,正在笑着恭喜父亲。

“陆大人果然是福泽深厚,这次必定会得了陛下的青眼。”

“王公公说笑了,为人臣子,必定要替吾皇分忧。”

老夫人赶到前院,心却悬了起来。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有些不太对。

“哎呦,咱家先恭喜老夫人。陆大人,这是得了天大的好事了。”

老夫人有点懵,下意识的追问。

“敢问公公,这喜从何来?”

“咱们先宣旨,宣了圣旨,您就知道了。”

一院子的人跪在地上,聆听圣旨。

却不想,那圣旨上的内容,却成了陆家人的催命符。

原来,今年是先皇百年寿诞。

陛下为了纪念先皇,决定在民间收集那些先皇曾御赐过的物件。

恰好,那副寒梅图上的花樽,因为寓意好,质地造型也上乘,所以在先皇的御札上有所记载。

半月前,皇帝就从陆霜霜的外祖家,得知了这对花樽,是被当做嫁妆,送到了陆家。

皇上龙心大悦,觉得这是好兆头,所以才亲自下了圣旨来取。

陆霜霜跪在地上,嘴角控制不住的微微上扬。

这下子,她倒要看看宋惜如何逃脱!

“陛下的旨意已经宣读完了,还请陆大人早些把这对花樽请上来,咱家也好回去复命。”

陆瑾自然是一百个愿意,忙吩咐道:“惜儿,还不快去取来。可小心着些,别碰着了。”

但宋惜却是杵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陆瑾不禁有些急了,压低了声音说道:“快去!”

宋惜此时才敢动,可浑身却是颤抖。

她自然知道那一对花樽的去处,却没想到,居然这么要命。

“老,老爷......”

她嗫嚅着,语不成句。

陆瑾有些不满,往日里他只觉得宋惜温柔体贴又识大体。

怎的今日一封圣旨而已,居然如此禁不住事?

当下,便有些不悦的沉下了脸,正想着使别人去搬的时候,陆霜霜从容的扶着老夫人站了起来。

“原来如此,怪不得父亲时常说,陛下至孝,是让天下人的表率。”

她态度落落大方,很是博得了王公公的好感。

又想起这位就是自荐要嫁大将军的那位小姐,更暗暗觉得此女不凡。

“见过陆大小姐,既然如此,那劳烦大小姐把花樽请出来,陛下啊,可是望眼欲穿呢。”

陆瑾也无声的催促着她的,但陆霜霜却露出了几许的为难。

“实不相瞒,现在这花樽,怕是不便挪动。”

王公公倒没想到,陆家居然还想抗旨。

正准备冷下脸的时候,又听见那姑娘柔声柔气的说道:“您有所不知,自从这花樽到了我们陆家,我祖母跟父亲得知它的来历后,就专门修了一个小佛堂,用来供奉。每逢初一十五,我陆家子弟都要必须要有一人诚心抄写经书,祈求先皇护佑我大楚国泰民安。公公请看,这便是我手抄的佛经,里面还混在了我的指尖血呢。”

素喜立刻把佛经奉上。

她终于知道,为何小姐这几日晚上宁可要晚睡一会儿,也要抄几页佛经了。

闹了半天,竟然是为了此时能用上,对她家小姐,崇拜得是五体投地。

王公公一打量,便知她所言非虚。

神色,也跟着缓和了不少。

“嗯,陆大人有心,陆小姐也有心了。”

“不敢当。只不过,这佛经没抄完,若是花樽被拿走,祈福就会被打断。当然,如果让公公为难的话,那我立刻就叫人把花樽请出来。”

她作势要找人去抬,却被若有所思的王公公制止住了。

“不必了,祈福若是被打断了也不吉利。这样,五日后,咱家来取花樽如何?”

陆霜霜立刻点头,连声道谢。

虽然没办成差事,但王公公却觉得,陆家不愧是忠臣之后,打算去陛下的面前替陆瑾美言几句。

一家人送走了王公公,可刚回到正厅,陆瑾便一脸阴沉的质问道:“陆霜霜,在王公公的面前,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什么佛堂指尖血。我看,你分明是故意的!”

陆霜霜撇了撇嘴,就知道父亲的心已经偏的没边了,明明她是帮陆家解围好么?

这次,老夫人可不愿意了。

把孙女拉到身边,冲着儿子横眉竖眼。

“你吼什么吼!要不是我孙女,今日咱们大家都得被关进天牢!”

陆瑾再生气,也不敢跟老夫人来横的,只能换了个语气。

“儿子不是这个意思,只是那花樽不是放在咱们家库房里么?拿出来就是了,何必还绕这么大一个圈子,万一要是触怒了陛下可怎么办?”

“哼!那就好问问你的枕边人了。”

老夫人气得不想理他这个儿子,陆霜霜又垂着脑袋一句话不说。

无奈之下,陆瑾只好看向了宋惜。

“宋惜,你来说。”

谁知,宋惜只是看了他一眼,便哭得跟个泪人似的,一边哭,还一边磕头。

“妾身有罪,请老爷罚我吧!”

美人垂泪,顿时把陆瑾的一颗心,揉成了一团乱麻。

不过碍于母亲在,他不敢去扶,只能尽量平和温柔的说道:“好了,你有什么事,起来说。”

宋惜怯生生的抬头,吞吞吐吐的说道:“老爷,那、那对花樽,摔碎了。”

“什么?!”

愿与将军解战袍

又名:为了爱,我的审美跑偏了。身为颜控的陆霜霜觉得,自己上辈子大概是个瞎子。不然为何没看透渣男那副温良臭皮囊,而辜负了又帅又威武的亲亲相公?相公脸上有疤?没关系,瑕不掩瑜,每看一眼就帅的她心肝乱颤。相公是座大冰山?那正好,冻退一群小妖精。将军府众人:大夫,我家夫人还有得治么?陆霜霜头一甩,那是因为你们不懂我夫君的美!而被夸成一朵花,天天被夫人盯着看的某冷面将军表示。自己个的夫人,跪着也得宠到底!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