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王者荣耀大乱斗 > 正文

王者荣耀大乱斗全章节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9/17 18:23:09热度:

《王者荣耀大乱斗》是剧情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项羽恍然道:“你说储物戒啊,这玩意不值钱,去了城里随便给你整几个。”...

王者荣耀大乱斗

一干神将各司其职,整装待发。

大多数神将都在检查装备,擦拭武器。

杜阳察觉到,他们像变戏法似的从手里变出一些细小的物件,一问之下才知道王者大陆有一种储物戒,类似于小说里的空间戒指。

乖乖,那可是空间戒指,居家旅行杀人越货的必备良物啊。

说真的,但凡看过点小说的人都知道,穿越到异界不先整个储物戒出门都不好意思装哔。

杜阳搓着手问项羽:“项羽队长,你看是不是该发点啥装备,比如……”他指了指项羽手上的戒指。

项羽恍然道:“你说储物戒啊,这玩意不值钱,去了城里随便给你整几个。”

杜阳嘀咕道:“就不能先发一个?”

项羽面露为难。

亚瑟听到两人交谈,从戒指里掏出一些干粮和衣物,大大方方把腾空的储物戒扔给杜阳说:“杜兄弟,早说嘛,我的给你就是了,这玩意真不值钱,装不了几样东西,就算空间大点的也勉强能装兵器,没啥用。”

杜阳喜笑颜开接过戒指,一瞅这号儿,立刻戴到大拇指上,还有点松,随口说:“谢谢啊亚瑟,空间小没关系,当装饰品也好。”

李白正在埋头写情信,思量间听到杜阳这番话,抬眉鄙夷地看了眼杜阳。把黑不溜秋的空间戒指当装饰品,品味得有多低级啊,跟人握手都得换只手,多没面子。

杜阳一接触到李白“不安好心”的眼神,凑过去问:“你情书写的怎么样了?”

李白凛神:“哼,我的文笔不劳你操心。”

杜阳瞅了眼段落整齐简洁的一行行字,摇头说:“情书不是古诗,不能像你这样写——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实话实说。”

李白颇有不服:“诗词才能显现浪漫,当年我就靠无数诗词赢得数万美女为之倾狂。”

杜阳解释说:“拜托,麻烦你动脑子想想,你是以貂蝉名义写给吕布,你觉得貂蝉的文化水平能写出这么优美的诗词?”

李白脸色干巴巴的。

杜阳接着说道:“好吧,就算吕布是个大傻X信了,可是他能看懂吗?比如这句:明月当空照,五里邀谈心。万一吕布会错意思真的追着月亮跑了五里,那计划不全完了吗?”

虞姬望着窗外明月,点头道:“有道理,月在北,往北五里是落日崖畔,地势空旷,不易伏击。”

李白略带怒容,说:“哼,那你来写。”

杜阳看着毛笔,尴尬症发作,他根本不会拿毛笔,手法小时候倒是学过,早忘得一干二净了。他干咳两声说:“我来教你,我说,你写。”

李白估计放不下架子,把毛笔递给虞姬,起身走到一旁,佯装不在意,实际上侧头偷听杜阳的“情书”内容。

杜阳沉吟片刻,娓娓道:“傻X吕布,展信速来五里坡见我!”

虞姬写完:“还有呢?”

杜阳说:“没了啊。”

虞姬:“……就这样?”

李白嘲弄:“这也叫情信?”

杜阳说:“对了,再加一句:貂蝉字。”

虞姬又提笔写完,诧异问:“真的就这样?”

杜阳解释:“你们想啊,貂蝉对吕布一直没好脸色,这样写才符合貂蝉一贯脾气嘛,而且‘来五里坡’和‘去五里坡’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意思,前者说明貂蝉已在五里坡等待,吕布一听还不得匆匆忙忙赶去赴约?”

虞姬钦佩道:“有道理。”说完自作主张在信上加了一句:敢不来,让你后悔!

杜阳竖起大拇指赞叹虞姬的悟性,又说:“再加个‘哼’!”

虞姬毫不犹豫加了个“哼!”,甚至一边写一边“哼”了声,擦拭大刀的项羽呵呵傻笑说:“有点那个味儿。”

杜阳笑着说:“这就对了,男的都是贱骨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追女孩的时候就喜欢她发小脾气。”

项羽尴尬说:“不尽然,不尽然。”

虞姬横了项羽一眼说:“谈正事呢,你打什么岔,哼!”

项羽一脸美滋滋,连忙说:“不打岔,不打岔。”

杜阳落井下石说:“是吧,虞姐,你看咱队长那样就知道了。”

虞姬脸颊一红,扯开话题道:“谁去送信。”

“我,我去。”安琪拉举着粉嫩小拳头。

杜阳、虞姬、小乔、孙悟空等人交换了个眼色,心里均有些不放心:小安这妮子可靠吗?

“放心吧,我们不是内奸,此次圣/战小安被吕布抢了十几个金币,正气头上呢。”王昭君真诚说。

“是呢,他不要脸,明明都是我的人头!”安琪拉撅着小嘴说。

项羽很耿直,把信叠起来,交给安琪拉,凛然说:“兄弟姐妹们,我们王者战队不能以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我信她们。”

亚瑟道:“我也信,要是没诚意的话,兰陵王偷听完就去通风报信了,哪会现身啊,你们说是不。”

兰陵王冷哼道:“记住,我是刺客不是斥候!吕布算哪根葱,要不是有霸者重装,杀他只在两秒之间!”

杜阳平平手说:“各位各位,现在第一步计划筹备完毕,大家即刻启程前去埋伏吧,先摸清地形,争取万无一失。”

荆轲点头:“走,我们潜行出去。”

在项羽的安排下,他们被分成几批,三三两两纷纷离去。

杜阳自告奋勇留下来充当哨兵,客栈内一有动静就想办法通知他们。

……

吕布的房间。

吕布嗅了嗅一身汗味儿,正犹豫要不要洗个澡,忽然听见有人敲门,他问:“是谁?”

门外传来貂蝉的娇喝:“傻X吕布,速速开门!”

吕布那张稀泥巴脸瞬间被捏成“^.^”形状,随手变出一小瓶儿类似香水的东西朝腋窝喷了喷说:“这就来。”

打开门,貂蝉站在门外把一条短裤扔进来,吩咐道:“找人洗了晾干净。”

“嘿嘿,进来坐小婵。”吕布笑脸相迎。

“什么味儿,好臭!”貂蝉捂鼻蹙眉。

“没味儿没味儿,先进来嘛,我还想和你学曲儿呢,上次你教我那首我已经学会了,现在就唱给你听好不好……”

“别别别,吕布,不是我打击你啊,你真的不适合唱歌,改天我让团里的姐妹教你跳舞吧——不行,味儿太浓,我受不了!记得裤子的事儿啊,我先走了。”貂蝉扇着鼻子走了。

吕布怅然失落,旋即怒发冠冲,掏出那瓶儿“仙龙香水”捏成粉碎,不出意外的话,这家叫做“仙龙”的铺子快倒闭了。

随着香水瓶爆开,里面的气味挥发出来与他浓郁的汗味儿融合在一起,连吕布自个都捏着鼻梁受不了,太臭了!

走廊上传来噗咚一声,吕布探出脑袋问:“谁!”

安琪拉被熏晕在地,眼睛里盘着黑圈儿。

吕布轻轻把她踢醒:“喂,醒醒。”

安琪拉稍微清醒了些,颤抖地举起小臂,手里攥着一封信。

吕布弯腰接过信,展开,表情骤然大变。

靠,这啥玩意儿,玩我呢!

信上乌黑麻漆一片,墨水染脏了他的手指。

好吧,“刺布计划”第一步就泡汤了,这封信墨迹未干就折叠起来,根本看不清上面写的啥。

吕布用力踢了安琪拉一脚:“再贪玩搞恶作剧,楞死你!”说完一扔信,盖在安琪拉那张粉嘟嘟的可爱小脸上。

咱们的小安快哭了,疼倒不疼,心里委屈。

吕布走进房间,反手带上门,忽然有一根筷子刺破纸窗射进来,落在地面,筷子绑了张字条,他捡起来一看,大怒道:“操,不见棺材不掉泪!”

他绝对有理由生气,恶作剧接二连三,又是一团纸包墨水。

不用猜就知道是那帮王八蛋干的,除了神将谁有本事把筷子用出这种力道。

吕布顾不得洗澡,端起方天画戟低着头走出门外(门太矮),朝项羽的房间走去。

项羽不在。

吕布又来到亚瑟的房间。

亚瑟不在。

接着是孙悟空,荆轲,程咬金,虞姬……邪门了,他们都不在,难道是连夜逃跑了?

吕布刚从小乔的房间里走出来,看到对面走廊上站着一个矮矮瘦瘦的身影——那小子还没跑。

杜阳犹豫了很久才壮着胆子出来站岗,打开门就看到这尊煞神,立刻吓得缩回了房间。

没理由啊,按计划吕布这会儿应该已经出了客栈,怎么会在小乔的房门口,而且还带着兵器,完全不像要去约会的架势。

不对,计划有变!

只听外面传来嘎吱一声,貂蝉的声音传来:“傻X吕布,你不睡我还睡呢,别大半夜跟个鬼魂似的到处跑,闹腾的。”

杜阳冷汗直冒,计划肯定泡汤了,吕布见貂蝉还在客栈,会上当才怪。

不行,他得想办法通风报信,就算不为队友着想,也得替自己小命担忧啊,如今队友们都离开了,就剩他孤零零一个人,不害怕才怪!

报信,怎么报信……

他忽然发现一个悲剧的事实:刚才忘了对暗号。

比如一切正常是啥暗号,计划有变是啥暗号,吹口哨还是唱歌,鬼哭还是狼嚎……统统都没商量好。

果然杂牌军不如正规军啊,一遇到突发情况全特么乱套了。

更关键的是,人貂蝉都发话要睡了,自己敢闹出大动静,吕布还不得找自己拼命?

可要是不报信的话……

我曹!

横竖都特么死路一条啊!

王者荣耀大乱斗

葱郁丛林间,一场追杀正在进行。一道闪烁着猩红妖光的轻盈身影翻过土墙,身手矫健之极。她有着一头亮黑长发,劲爆火辣的身姿,丰胸翘臀,纤细腰肢,尤其是那双滚圆修长的美腿,几乎占据了身高的三分之二,黑丝网袜极为诱惑。她的速度奇快无比,只有跨越障碍时才停驻半分,偶尔回首,那双眸子亮的惊人,亮的妖异!在她身后不远处的灌木草丛,三个彪勇魁梧的壮汉先后闪现而出。一名金铠勇士,连他的宽刃长剑乃至头发都是金色,全身闪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