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冷色烟岚忘旧人 > 正文

冷色烟岚忘旧人无弹窗_冷色烟岚忘旧人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20/10/18 22:06:47热度:

《冷色烟岚忘旧人》是一本剧情极佳的乡村类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年的时间里,她不知道能够发生多少事情,能够改变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也许有人会觉得她为狄岩付出的太多,可木子轩不是傻子,狄...

冷色烟岚忘旧人

冷泽走过来,眸中神色晦暗不明:“不要动这里的钢琴,从今以后,都不许动!”

木子轩连连点头,暗暗观察冷泽的表情。

这么多天来她也摸清楚了冷泽的脾气了,虽然他喜怒不定,但是好在并不小家子气,看到木子轩用别墅里的东西都不会太介意,只要不是动他用的东西就行。

而经过木子轩的照料之后,冷泽对她的态度已经温和了许多了,即便没什么好脸色,但是释放出来的冷气已经少了很多了。现在他对她使用钢琴这件事反应这么大,那就说明,这个钢琴对于冷泽来说是意义非凡的。

木子轩无趣地下楼散步去了,把冷泽的可怕暂时放到了脑后去,不再记挂。结果这一散步,她就看到帅哥了。

这人面如白玉,眉眼清秀,气质温和,简直和凯森那个衣冠禽兽有的一拼。不过凯森是真的衣冠禽兽,这个人倒是温润如玉,一点儿市侩气都不带。

木子轩在旁边看了半天,只觉得眼熟,心想她什么时候见过这么高质量的帅哥,居然还不记得。难道是什么时候给他做手术的医生递过手术刀?

木子轩想了半天都想不出来,一直到那人上了楼,才猛然间醒悟过来。这个人和冷泽长得有五分像啊,难怪这么眼熟!

冷逸凡上楼来到了冷泽的房间里,冷泽一如既往的臭着一张脸:“你来干嘛?上次给你的结果不准吗?”

冷逸凡不在意他的无礼,宽厚地笑了笑:“阿泽,只是来看看你而已。你是我们冷家的财富,什么都比不过你重要的。”

“放屁!”冷泽一把把手中的东西摔了,“我是人,不是什么财富!滚你个蛋,要不是为了我妈谁愿意给你们冷家卖命!”

冷逸凡握住他的肩膀,显然对他的动怒已经习以为常:“阿泽,你也姓冷。”

冷泽一把甩开他的手,冷冷地道“行了,你究竟想干什么?上次你过来就让我又躺了三天,这次你还想干嘛?”

冷逸凡无奈地道:“阿泽,你的能力每三个月只能用一次,前几天才用过,这次当然不会再让你用了。只是单纯地来看看你,阿泽,你别这么敏感。”

“呵,看我?谁要你看了?”冷泽斜眼过去,冰冷的压迫感对着冷逸凡罩头而下,“到底是我敏感还是你问心有愧,你自己心里清楚!”

冷逸凡叹了一口气,道:“阿泽,当年的事谁都不想的,那个时候我也才十三岁。可是我们是兄弟,我从来没忘记我有个弟弟,阿泽,你也不是这么狠心的人,你自己心里明白的。”

“呵?弟弟?”冷泽的眸子里透出冰冷而尖锐的光芒,“小三的儿子也配和婚生子相提并论吗?冷逸凡,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让我恶心得发指。”

“阿泽,你别这样,”冷逸凡道,“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放不下吗?我妈妈走得早,后来爸爸找了你母亲我也不怨恨什么,我尚且遗忘了,你为什么还是放不下?”

这幅道德卫士的模样将冷泽彻底惹怒了,冷泽大吼起来:“滚,你给我滚!我不想听你讲话!滚出去!”

冷逸凡看着冷泽,和冷泽有五分相似的脸上透出一丝失望,随即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冷逸凡下了楼,准备走的时候看到了旁边一脸好奇的木子轩,顿了顿脚步,问身边的人:“那是谁?”

“那位是二少爷新聘用的看护,木子轩。”

冷逸凡想了想,向她走过去:“你好,请问您是木小姐吗?”

木子轩一愣,笑了笑说:“是的,你是?”

“我是冷泽的哥哥,叫做冷逸凡。”

木子轩恍然大悟,难怪和冷泽这么像的,原来是这样啊。木子轩道:“你好,冷先生。”

“我想问问,冷泽他这几天状况怎么样?”

木子轩想了想说道:“还行,上次他体力透支以后恢复了三天,后来就能跑能跳了。”

冷逸凡又问:“那他这几天情绪怎么样?”

木子轩想起刚刚才被痛骂了一场的情景,顿时无语凝咽,无奈地笑着说:“还是那样呗,冷……二少爷个性化得很,一直都是这样。”

冷逸凡同意地点了点头。

木子轩想起来什么事,啊了一声问道:“请问我能知道二少爷得了什么病吗?像这种周而复始的病我还真的没有听过,每三个月就犯一次,还病得这么厉害,病好了之后又和常人无异……究竟是什么样的不治之症呢?我想知道了病症之后,我才能用一些比较对症的护理方法。”

冷逸凡的脸上忽然出现了一种奇异的笑容,直到木子轩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的时候,冷逸凡才开了口:“这病,治不了的。你只需要把他当做体力严重透支的人来照顾就可以了。”

木子轩还想再问,但是看着冷逸凡温润笑意下闪烁着的冷光,她到底还是没有问出口,只是点了点头。

之后冷逸凡又来了几次,据冷府的佣人说,冷逸凡这个月来得已经算很多了,之前每三个月才来一两次。

这大门大户的,事儿就是多,还一个两个藏着掖着一大堆秘密。

不过冷泽这臭脾气真是过分,居然连对自己的哥哥都这么不客气。今天木子轩吃了午饭要回房间的时候,就听见一声大吼从冷泽房间里传出来。木子轩吓了一跳,转头看过去,就看到冷逸凡一脸苦笑地出来。

冷逸凡看见木子轩也愣了一下,随即摇摇头说:“木小姐,舍弟有些任性,麻烦你了。”

木子轩下意识地摇摇头:“不,应该的。”

犹豫了一下,她问道:“为什么……二少爷会这么……”

冷逸凡看了木子轩一会儿,看的木子轩心中直打鼓,心想果然不该多问。这个时候冷逸凡却叹了口气,对木子轩说:“冷泽十岁的时候,家里出了一场意外,在那场意外里他的母亲因故去世了,他一直怪着我们,性格也慢慢变成这样了。”

“我告诉你这些,是想告诉你,其实冷泽并不是一个天生就这么冷淡的人,”冷逸凡紧紧盯着木子轩的双眼,“我看得出来他对你和对其他人的不同,所以希望你能够好好照顾他,他的内心很敏感,请你不要伤害他。”

木子轩:“……”哥哥你绝壁看错了!哥哥你究竟是哪里来的错觉啊!

“不,不是的……”

冷逸凡拍了拍木子轩的肩膀,一脸“我家弟弟就交给你了”的表情,然后转身离开,留下一个人在风中凌乱的木子轩。

喂!弟弟不要随便托付给别人啊!这样是不对的!

冷逸凡离开冷府,接到了父亲的电话。父亲的声音在电话里显得有些疲惫:“阿泽怎么样了?”

冷逸凡叹了一声:“还是那样,什么都不肯跟我多说。”

“唉,这孩子这些年过得苦,脾气差些也难免,”冷父道,“给他送点儿新奇的东西去吧,他不是喜欢那些吗?”

冷逸凡点点头,电话那头的冷父又接着说:“当年他母亲的死本来就只是个意外,偏偏他以为……唉,真是孽债啊!”

冷逸凡却十分冷静地说:“爸,现在冷家全依仗着阿泽呢,您可别这么说。”

冷逸凡的能力是很不错的,但是因为他们家早年是黑道,这些年虽然洗白了,但是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还是在哪儿,不是你想洗白就能洗白的。而从黑道转型企业,其中有多少艰险都是说不尽的。

即便冷逸凡再是个绝世的鬼才,也挡不住黑白两道的觊觎。而自从冷泽的母亲去了之后,冷父也逐年憔悴下来,在打理家业上面越来越力不从心。但是只要有冷泽,只要有冷泽……冷逸凡的眸中闪过一丝冰冷的光芒。

呵,冷泽说他们把他当做工具看待,仔细说来还真一点儿没错。

冷逸凡挂了电话,盖住自己的双眼,也阻挡住了可能泄露出来的疲惫。

就在这个时候,冷泽打开门,看见她一脸呆样看着冷逸凡的背影顿时不爽起来,黑着脸道:“你在干什么?”

“没、没怎么……”木子轩想了想问,“这几天感觉还好吗?”

冷泽高贵冷艳地冷哼一声:“死不了。过来,给我按摩。”

木子轩哦了一声跟过去,看着冷泽的背影稍稍意淫了一下,随即就难受起来。

她想起了狄岩。这几天慌慌张张兵荒马乱的,似乎是没有空去思念一个人,然而实际上却是刻意不想去想起。

一年的时间里,她不知道能够发生多少事情,能够改变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也许有人会觉得她为狄岩付出的太多,可木子轩不是傻子,狄岩背着她做过的事情她也不是完全不知道。可是她却舍不得离开他。也许世界上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像狄岩一样这么需要她了,就算她这种半放纵的态度是十分卑劣的,她也不愿意就此放手。

分开一整年,也许狄岩会找到另一个愿意为他付出的女人,又或许他爱上了谁,愿意为那个女人改变自己。

冷色烟岚忘旧人

她就像是一只小绵羊一样,一不小心就跌进了早就为她准备好的坑,而等待她的,竟然是一个拥有暴力倾向的残忍少爷!阴晴不定,脾气暴躁……她小心翼翼,就怕一个不小心触怒了这尊大佛。直到有一天,他虚弱归来,气势不在,做什么都要她来帮忙。好吧,就这几天而已,忍便忍了吧,谁让她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呢。可是!上厕所都需要她帮忙这是几个意思啊喂!而她念念不忘前男友,更是彻底触怒了他。啊喂!她可是个正经的看护!不陪睡的!少爷你扑过来干嘛?我们不约!可是,听说他每三个月的虚弱竟然另有其因&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