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女帝很轻狂 > 正文

女帝很轻狂第13章难以下口的药方

发布时间:2020/10/18 7:13:32热度:

《女帝很轻狂》是剧情极佳的古言类型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张演的那些叔叔伯伯本来十分嚣张,现在分分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趁着收拾前厅的功夫,他们一溜烟的全跑了。...

女帝很轻狂

下人们直嚷嚷着冤枉,周围一片吵杂,张老爷皱眉,张演立刻小声的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跟他讲了一遍,但却独独把二夫人污蔑他的那段给省略了。

张老爷听后狠狠瞪了那些下人一眼,看向二夫人的眼光也突然变得柔和起来,对于诊金加倍也欣然同意。

张老爷笑的大方又坦然,诊金的事决不能马虎,他必须讨好上官静,目前来看,只有她才能治得好他,不然,他估计永远也好不了,他不怕死,但他现在不能死,他得为儿子拼个好前程才能放心的走。

在这之前,他得好好活着!

上官静也相视一笑,“那好,原本诊金两千两,现在四千两,不知您是否满意?”

她原本不想坑人,可他们说话也太难听了,不坑他,她心里就是不!舒!坦!

张老爷和张演面色一白,这哪是救命,分明是抢钱!!!

可已经说出去的话,怎么能收回?张老爷心头在滴血,面上却是爽快的答应,立即叫人去取四千两银子给上官静送来。

上官静满意了,心情好好的坐到张老爷身旁的椅子上,轻轻的揉着自己酸疼的手臂,今天她可是累得不轻。

风无涯站在一旁,盯着上官静,心中不停念叨,真是一个可造之材!他得想办法把她弄进天医阁!

。。。

没过一会儿,前厅已被打扫干净,那些受伤的下人也被抬了下去。

张演的那些叔叔伯伯本来十分嚣张,现在分分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趁着收拾前厅的功夫,他们一溜烟的全跑了。

风无涯坐在主位,虽然他只是看热闹的,但这剑庐是他的,他有坐主位的资格。

张老爷和上官静坐在同在一侧,他咳嗽了几声,面色苍白,面向上官静,试探的问道,“这位静姑娘,老朽这病可能治好?”

上官静撇了眼张老爷以及他身后一脸期待又急切的张演,平静道,“先告诉我,你的姓名还有年龄。”

她没正面回答能不能治好,作为医生,她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中医还讲究望闻问切,刚才情急,连把脉都是马马虎虎,虽然她心里大概清楚是什么病,可也不能武断的下结论!

张老爷道,“张荣理,51岁。”

上官静点头,“那你平时都哪里不舒服?”

张老爷回道,“心慌,心口痛,而且胸闷的很。”

上官静又问道,“那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犯病的?”

上官静连续问了十几个问题,张老爷也积极的回答,几番下来,上官静的心里也有了定数。

她伸出手道,“把你的手伸出来。”

张老爷乖乖的将手伸出,上官静扣住他的脉搏,仔细的号脉。

许久,上官静将手移开,她平静道,“脉象虚浮,心脏确实有问题,主要症状是心脏阵痛,但真正病因不在心脏,而是心脏上的血管。”

此语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惊,张府上下谁不知道他们老爷得的是心疾,可这女子却说是什么血管?血管是什么?

风无涯和林沂更是震惊,他们都把过脉,都认为是心疾,可她却说,病因不在心脏!

张老爷也惊讶,他看过无数大夫,都说是心疾,可她竟然说不是!他双眼瞪得老大,脸上的褶子更加明显,“你确定不是心疾?”

风无涯心底烦躁,他行医多年,从未看走眼过,肯定是这个小女娃胡说八道!

一看他们表情,上官静立刻就明白了,这个时代的医疗水平不行。

上官静神色笃定,没有一丝的不确定,此刻的她表现的非常专业,甚至是权威,她知道只有这样才能使人信服!

“我没说不是心疾,你是有心疾,但病因在心脏上的血管,你真正得的是冠心病!”

“通俗的来讲,是因为你的身体中,为心脏供血的那根血管出了些问题,它堵住了,所以心脏缺血,所以你才痛,明白吗?”

上官静脸上带着职业医生的严肃,用最最简单的方式叙述,生怕他们听不懂。

风无涯傻眼,她说的都是啥?他知道经络,五脏,阴阳,她说的东西新奇百怪,虽然他不理解,可他隐隐觉得,这女娃说的好像有那么几分道理。

林沂忍不住开口,“你能给我清清楚楚的讲一遍吗?我很想了解,你说的那些!”

他热爱医学,而上官静说的那些,在他心里,仿佛是打开了一个新世界一样,他迫切的渴求着!

上官静看向林沂,这是她第一次认真的看这个男人,他眉毛弯弯,有一双好看的眼睛,鼻梁直挺,嘴唇轻薄,整体来看很是俊朗,身着月白长袍,更是俊朗非凡!

“可以,不过要等我把事情忙完!”

上官静在医学方面从不吝啬。

二夫人在一旁笑呵呵的,“别的大夫都说是心疾,这位姑娘却说是什么冠心病,虽然我不懂医,但是我看吧,还是姑娘比较靠谱。”

上官静轻笑,“夫人果然明事理。”

脸变得真快!

二夫人拿着手绢摇了摇,“本夫人是明事理,但主要还是姑娘医术好。”

张老爷大笑,“夫人,此次还多亏了你啊。”

“老爷”,二夫人娇声嗲嗲的嗔了他一眼。

张演连忙上前向上官静赔礼,他弯腰拱手,“张演在这里向姑娘道歉,张演方才对姑娘态度不好,希望姑娘不计前嫌。”

上官静平静的将茶杯放下,“这个无妨,只是…”

话锋一转,她轻道,“我治病的法子不一般,一般人可是承受不来!我怕你爹受不了。”

张老爷又咳了一声,身体虚弱至极,“不管怎么样,我都愿意承受!”

上官静抬手,“先别急着答应,等你看了处方再说。”

张府的下人拿来纸和笔,上官静蘸了蘸墨水,在纸上写着。

在现代,冠心病这种病一旦得了,就得终身服药,只能控制病情,而痊愈很难。

但也不是没有痊愈的可能!只是治病的法子……不一般!

上官静写了半天,终于大笔一挥,洋洋洒洒的完成,字体磅礴大气,仿佛有游龙游于纸上。

还未交给张老爷,只感到微风一过,处方就落到了风无涯的手上。

上官静眉头一皱,这老头子真的厉害,让她防不胜防!

风无涯捋了捋他的白胡子,大笑,“静姑娘的本事,大家有目共睹,老夫也想看看,静姑娘开的方子有什么特别之处。”

上官静轻笑,“前辈想看,晚辈自然乐意前辈为我指点一二。”

张老爷子也挺乐意,风无涯是天医阁阁主,在这里,风无涯才是权威!

风无涯仔细的看着,无不被震撼,这一张处方上竟然包含了上百种药,可越看他越不解,当归,黄芪他还知道,蝎子,毒蛇也可入药,可…可…童子尿也能入药?而且许多药物明明是剧毒之物,她不怕治死人?

风无涯面色尴尬的将处方交还给张老爷,张老爷一看,扫到童子尿的时候也是一愣,瞬间尴尬起来…这都什么药?还要喝尿?

“这…静姑娘,你确定药没写错?”张老爷略带口吃,声音极其不自然。

上官静尴尬,她开什么药自然有她的道理,她中西医双修,曾经在现代也是个权威人士。

她神色淡淡,“我说过,一般人承受不来。”

张老爷吃瘪,犹豫着这药是吃还是不吃…

林沂将药方拿来看了看,和风无涯一样的诧异,能写出这样的药方,这上官静,究竟是治病行医的翘楚,还是医术低劣的庸医?

林沂看向自己的师父,只见风无涯对他轻轻摆手,林沂顿时明白了风无涯的意图,这药方是上官静开的,在上官静的病人面前,即使天医阁对她的方子有质疑,也不能说的太过,如果自己对了还好说,如果错了,那他们天医阁就该沦为他人的笑柄了。

风无涯看向上官静,“这童子尿可入药?千百年来从未听说过啊!”

上官静起身,掸了掸衣袖,她可是有备而来的。

“这童子尿可是好东西,所谓人生病死亡,皆是因为人体内的精气慢慢消亡所致,小孩子就不一样了,他们精气旺盛,充满生气,12岁以下的儿童,每日清晨取其第一泡尿的中段饮之,可采其精气以补自身,对病人来说,可谓是天然的良药,正常人饮用,更可以益寿延年!”

上官静站着瞎编了一通,虽然是瞎编的,但也有实验依据,只不过她说了他们也不懂。

其实童子尿里富含多种激素,确实可以入药。

除此之外,她还开了许多溶解血栓,补气化瘀的中药,然而他们把所有注意力全都集中在童子尿上头了。

上官静很是无语,重点完全不在这上面好嘛!

上官静脸色自然一本正经,忽悠起来简直跟真的似的,没想到这一段话直接就将张老爷说服了,老头子直点头,简直把童子尿当神药了。

张老爷子感叹道,“静姑娘真是博学多才,以后前途无限啊!”

风无涯也被忽悠的说不出话来,这回他倒是长见识了。

看大家好像都被自己忽悠住了,上官静感叹。

看来偶尔说说假话也不错…

上官静不知道,她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敢用尿做药引的大夫!从她之后,童子尿真正入主中药界,虽然难以被世人接受,但它的价值却不容置疑!

女帝很轻狂

现代军医外加修仙菜鸟的上官静穿越成为草包小姐,一出场就面临死亡危机,还被迫与野兽决斗?人生简直是波浪壮阔!北辰人人皆知,上官家的草包小姐又丑又笨,最后死在了狩猎场上,还被烧成了灰。但是几年后,当上官静穿上龙袍,成为女帝的时候,举国震惊。男主版简介:他是权势滔天的楼主大人,也是法力高深的九尾妖狐,幼年的他遇到了来自未来的上官静,她教他读书,教他修炼,救他于水火,让他爱上她。可多年后重逢,她却不再记得他。原来...于你而言...你我还未相遇。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