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仙侠 > 妖神 > 正文

妖神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发布时间:2020/8/5 13:25:38热度:

《妖神》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仙侠风格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原本极高的气温,当寒月白被包裹在火焰之中后,温度竟然急速降低,低到他身体里的血液都渐渐凝固,心脏跳动的频率越来越低,呼吸...

妖神

云浩雷点了点头,说道:“其实,当年是我和你父亲一起来到这个位面的,当时我们年轻气盛,一心寻找最厉害的功法,最厉害的修行方式,才和你父亲一起来到这个位面。”

寒月白看着云浩雷,说道:“家父已于三个月前辞世了,临终前,叮嘱我来拜见前辈,学习《问天经》。”

“《问天经》?他真的要你学?”云浩雷反问道。

寒月白用力的点了点头,说:“这是家父的遗命,还望阁主成全。”

“阁主?哼,叫我叔父!”云浩雷冲寒月白大声说道。寒月白吓了一跳,立刻跪倒在地磕头叫了声叔父,这才起来。

云浩雷拍了拍寒月白的肩膀,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慈祥的微笑,说道:“当年我和你父亲纵横大陆,四处寻找高阶功法,这《问天经》就是我们共同找到的。”

“只是,这部功法是从魔宗藏宝阁获得,是魔宗的圣经,虽然它能让人的修为瞬间提升,但是却充满了魔性,会使人入魔。”

“得到这部经书之后,你父亲要修炼,他说是否入魔关键在于修炼者自身,可是我总觉得没那么简单,就不准他修炼,并且将这部经书带来了盛天山。”

“就是因为这部经书,我们闹翻了,他再也没有来看过我。”

说完,他盯着寒月镇的方向,喃喃地说道:“寒兄,你放心吧,孩子来到我身边了,我一定会照顾好他的。”

云浩雷带着寒月白转过龙灵阁正殿,沿着山路朝囚牛峰后山走去,一路上凉风习习,让人十分舒服。

一边走云浩雷一边问寒月白一些关于寒浩云的事情,也时不时的给他讲一些他和寒浩云之间的旧事,让寒月白对他多了一些了解。

最后,来到一道如刀削般的山崖前。

云浩雷看着寒月白,严肃的问道:“这里是我龙灵阁的藏宝阁,里面各种功法一应俱全,你可以进去挑选自己想要的。”

“不,叔父,除了《问天经》,侄儿什么都不学。”寒月白坚定的说道。

云浩雷脸色一寒,厉声道:“《问天经》魔性十分厉害,绝不能学!”

“我非学不可!”寒月白的声音也大了起来,绝强目光锐利地盯着云浩雷,原以为云浩雷陪他这半天,肯定能够顺利的呃学到《问天经》,想不到他还是不教。

“小子,我还告诉你,这个位面上,除了我,没人可以教你《问天经》。”云浩雷冷冷地说道。

寒月白道:“茫茫大陆,我就不信除你之外没有人会《问天经》,你不教,我去找别人。”说完,转身就要下山。

云浩雷脸色一寒,朗声叫道:“来人,将他拿下,关入禁地!”

话音刚落,从山崖上瞬间射出十几道白色灵气,每一道都如铁索一般,将寒月白捆了个结识,紧接着山崖发出一阵巨响,石门开启……

龙灵阁禁地,大陆上唯一的地狱般的传说。

只有十恶不赦之徒,才会被关入禁地,承受幻境、罡风、地火等刑罚非人的折磨,莫说是寒月白这样一个乾灵境修为的少年,哪怕是龙灵阁的长老,进去之后不死也要脱层皮。

眼见此刻寒月白被捆绑,就要甩如禁地。

乌闲长老从空中一闪而至,二话不说跪倒在云浩雷面前,说道:“阁主手下留情,寒月白之父寒浩云对属下有救命之恩,求阁主看在属下的份上,饶他一命。”

就在这时,一身血污的白水长竟然也来到了面前,跪下说道:“阁主,属下只是一心想要收寒月白为徒,求阁主饶他一命。”

然而云浩雷却向没听见一样,冷冷的看了一眼寒月白,右手一挥,寒月白被甩进了石门之内。

空中,寒月白立刻运转体内玄灵在身体四周布上一层玄灵护罩,接着调整身形,双目如电看着眼前越来越黑的洞府。

石门“咣当”一声关闭。

寒月白原以为自己会摔在地上,可事实上他依然浮在空中,这时只听前方“呼呼”作响,紧接着一道道凛冽的罡风呼啸而来,如一道道锋利的刀刃划过他的身体。

这股罡风不禁划破了他的衣服,划破了他的皮肤,更是深入到他的经脉之内,侵蚀着他体内的玄灵。

玄灵护罩破。

这时寒月白意识一动,丹田之内气旋急转,收回所有的玄灵,就以凡人之躯承受罡风的肆虐。

罡风刚过,空中温度瞬间升高,一股无名之火突然出现,将寒月白包裹在内。

原本极高的气温,当寒月白被包裹在火焰之中后,温度竟然急速降低,低到他身体里的血液都渐渐凝固,心脏跳动的频率越来越低,呼吸也越来越困难。

寒月白一咬牙,强行让自己清醒过来,接着右臂向后,抽出量天尺。

“呀!”大喝一声,量天尺顿时变成三尺多长,闪耀的乌光将地狱之火的光芒压制住,寒月白顿时觉得身体一轻,手中量天尺左右一挥,将地狱之火破掉。

地狱之火刚灭,一阵罡风又来,这下有量天尺在手,寒月白不再闪躲,双手抓住量天尺,感受着上面传来的熟悉的气息,高举过头,瞬间劈下。

可是他呆住了。

因为倒在量天尺下的,是他的父亲寒浩云。

寒浩云双眼露出不甘的神色,指着寒月白说道:“逆子!逆子!”

就在这时,四周猛然传来一阵阵如雷般的声音:“寒月白弑父当诛,抓回去族规处置。”

随之出现了无数寒家、月家和白家的人,而白家队伍前面站着的,正是自己的母亲白柳莺。

“啊!”寒月白看着这些人,看着他们脸上冰冷的表情,双手紧握量天尺,一下下的砍去,无数人倒在他的尺下,而他也承受了无数的攻击,只觉得体内的生命力在一点点的流逝……

“轰”的一声巨响,寒月白发现自己还在禁地之内,而眼前却出现了云浩雷的影子。

“寒月白,我无故将你抛入禁地,承受痛苦,你可有不甘?可有怨恨?”

妖神

莲起炎落,幽生冰魄。定空间,掌时间。何谓仙?何谓妖?我异成妖,仙又如何!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