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婚变一百天 > 正文

婚变一百天全文阅读_婚变一百天全集

发布时间:2020/10/18 21:09:20热度:

《婚变一百天》是一本现言类型小说,精彩阅读:这次的我已经没有那么傻的任人宰割,读懂了付东华眼中的讯号的我开始三步并两步地往墙角跑去。...

婚变一百天

“少爷好!”

付东华带着我在一栋编号为5的别墅楼停了停,算是回应两旁四个低着头的保安的问好。

“你去把门口黑色轿车后备箱里的行李箱拿过来。”

准备离开时,付东华把车钥匙甩给了一个比较精壮的保安面无表情地说道。

行李箱!我这才回过神来。

我的忘性真是够大的,这就拎个人就就来了,早早地就忽略了我那躺在汽车后备箱里的可怜的箱子。

只是没有想到,付东华原来竟也有这样细腻的一面,还是说,是个正常的有思考能力的人都可以做到这些呢。

“那可说不准,等我把你睡腻了再说。”

刚才走到别墅的门口时,付东华跟我转换了前后位置,直到看着我进门了才在我后面冷不丁地地说道。

“嗯?”

跟刚才问问题的时间间隔的太久,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过了好半天付东华不搭理我,我才自己又想到了事情的原委。

刚才,我是有问付东华我要在这儿住几天来着。

可是,不对呀!

“付东华,那你什么时候才能”话问了一半,我立刻闭住了嘴巴,良久才换一个委婉的适合女孩子的方式问道,“什么时候才能放我走。”

看着我的窘态,付东华那经常蹙着的眉稍稍地松了松。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他笑的表情。

“那得看他了。”

我抬起头,付东华正在指着他的小腹以下。

我想此刻我那通红的脸蛋儿现在一定比别的任何的一个器官都精彩,至于付东华,我也低着头没敢观察。

“赫菲?”

见我良久不应,付东华突然间凑过来挑起了我的下巴盯着我说道。

“我什么也没想我什么也没想。”

还没等付东华开口说话,我就立刻手脚并用地辩解到。

“我这不是也没说什么吗?”

付东华那支撑着我的下巴的手指突然一抽,就吻上了我的唇。

这次的吻短暂而迅猛,我甚至来不及推开他。

看我傻愣愣地呆在原地轻咳着,付东华又开始一步一步地向我逼来。

“付东华你干什么!”

这次的我已经没有那么傻的任人宰割,读懂了付东华眼中的讯号的我开始三步并两步地往墙角跑去。

可是看了一眼这栋别墅的装修风格我就泄气了,大而空,这简直就是两个人翻滚的圣地。

“干什么?都到了我家了,你还能不让我干什么?”

看着角落里两只手撑着墙壁的我,付东华沉着嗓音说道,目光热切。

如果是在别的场合,这样诚恳的目光我是绝不忍心拒绝的,可是拥有这样目光的主人偏偏想做一些不厚道的事!

“付东华,求你,不要这样对我!”

男人目光炯炯地站在离我只有数米的地方,丝毫没有要放弃的意思。

我双腿一软,顺着两面墙壁之间的沟壑滑落了下去。

“赫菲,我想你!”

没等我在地面上落牢靠,付东华就饿狼般地向我扑了过来。

我不知道,这个平时算不上儒雅但也绝对算不上凶残的男人为什么一到这个时候,就如此的让人心惊胆战。

这样的他,我每看一眼都是心惊肉跳。

躲在墙角的我,恨不得立刻就融入进这两面冰墙。

大脑一片空白之际,付东华那两只有力的大手便将我从地上拎了起来。由于距离太近,我甚至能感受到他那健壮的胸肌正在我的脸前剧烈地起伏着。

“付东华,你听我说……”

还没等我说完,男人就把我的两只手贴在一起摁在了墙上。

“唔~”

付东华再次含住了我那瑟瑟发抖的两瓣凉唇,又吸又咬。

他的吻缠绵强劲,我的呼吸很快就跟不上了他的节奏,情急之下,我曲着双膝顶住了他想要进一步侵犯过来的身体。

谁料想这可惹怒了这个疯狂的男人,他立刻就松开了我的手,猛地沉下了身子,两只手从墙面与我的双腿之间的缝隙中握在了一起,向上托着我的臀部,我的双腿立刻像弹簧一样脱离了地面,人也被他举得老高。

“付东华!”

看着这个仰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的男人,我含着眼泪惊叫道,希望能够让他停下手中的动作。

他固执的很,死命地抱着我,我越是挣扎,他就越是搂得紧。腾出来了双手的我本是可以抓破他的脸给他一痛教训的,可是盯着那跟沈睦一般无二的脸我又实在下不去手。

我在心底狠狠地鄙视着懦弱的自己,痛苦地无法呼吸。

见我有些迟疑,付东华以为我想要迎合,便把脸埋入了我的胸膛。我不再犹豫,用没有受伤的左手向后推着他的额头,右手抬手就是一记重重的耳光。

‘啪!’

手起,付东华吃痛,却没有马上放开我,在把我缓缓地放在了地上之后才向后退了两步继而恨恨地说道:“赫菲,你有种!”

我已经吓傻了。

正当我吓得大气不敢出地低着头等着男人的辱骂或者是暴打的时候,男人再次向我走来。

“付东华!告诉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脸上的泪痕已经干了,但是我的理智却没有丧失。我惊惧极了,闭着眼睛绝望地等待着他接下来那绞刑一般的侮辱。

一秒,两秒。付东华迟迟没有行动。

我慢慢地睁开紧闭着的眼睛,付东华正单踮着脚蹲在我的正前方,他的风衣已经脱掉了。

“要做就做,你还想怎么侮辱我?”

看着已经退掉了外衣的付东华,我咬牙切齿地说道,眉目带冰。

他没有说话,却慢慢地托起了我那只被缠地像个粽子的右手,目光复杂。

顺着他的目光,我才发现我右手上的绷带早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染成了血红色。可能是我刚才在挣扎时误伤到了手腕,也可能是在摔付东华耳光是用力过度。

这个时候,我最怕付东华哪一下会突然地捏住我的手腕,然后看我吃痛的时候他再得意地放开。惊吓中我的手不自然地握成了一个拳头状。

“以后不要在做这样的傻事了。”

说着,付东华轻轻地用手展开了我的拳头。

被付东华突如其来的温柔吓了个半死,再有印象时已经是在床上了。

“小姐,你的手不能过度用力的拍打,更不能去提一些重物,要不然就废了。”

面前坐着位没穿白大褂的年轻医生,看着我劈头盖脸的叮嘱道。

“我没有。”

什么嘛,明明是为了正当防卫才旧伤复发的,还说什么我拍打东西,我手提重物?

“没有的话你为什么会旧伤复发!”

看我一脸痛苦却还奋力反驳着,年轻地医生抬起头来瞪着我说道。

“……”

“Kenny,你不用跟她废话。”

跟那只不分青红皂白的医生僵持了许久,付东华才抱着肩从门外走进来。看到这个恶魔,我的皮禁不住又崩了崩。

好你个付东华,竟然敢光明正大地站门口骂我,等以后我有能耐了再找你算账!

什么意思?不用跟我废话?

“东华,这妞是谁?为什么会睡在你的床上?”

看着门口的来人,年轻医生好奇地开口问道。

这个人叫付东华‘东华’,那他跟付东华会是什么关系?我的大脑以流星的速度转动,把付东华的祖宗问了个遍也想不出答案来。

不过他竟然敢管我叫‘妞’,还真是没大没小。这个一头黄毛的小正太看起来撑起了有二十二三岁,竟敢这样戏称本姑奶奶,真想发火了。我用我的体重打赌,这孩子超过25岁我就是头猪。

“朋友。”

看着我的脸白变红,红变紫,付东华不紧不慢地说道。

他说我是他的朋友?

也是,我已经沦为一介情妇,还指望他光明正大的给我介绍给别人不成。

“那你这个朋友可真烈,自杀的事都能干得出来,该不是谁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儿了吧?”

小黄毛虽是看着我,眼光却是扫着付东华阴阳怪气地说道。

“三十多岁的人,能不能正派点儿!”

看着黄毛一脸好奇的样子,付东华开腔怒怼。

三十多岁的人?我哑然。这黄毛逆天白的皮肤竟然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的脸!

好吧,我是猪!

“我怎么不正派了?小姐你倒是说说是怎么个情况!”

听了付东华的话,黄毛立刻就不乐意了,晃着我的肩膀非让我跟他说个明白。

“那个小黄毛,这伤口是我我不小心碰的。”

说完,我不自然地揉了揉鼻头。倒不是我愿意为付东华开脱罪名,而是现在起死回生的我实在是不愿意承认有段那样不堪回首的过去。

自杀的那件事在重生的我看来,就像一个智者在看着一个智障。

“shit!”

听了我的话黄毛骂咧着出去了,留下付东华难以置信地看着我。

这个黄毛,也不知道在生哪门子气,我这伤口多像磕的啊!竟然还不信!

“那个人是我小舅!”

丢了这句话,付东华也快步追了出去。

偷偷地,我滑进了被窝……

婚变一百天

一直深爱着的丈夫背叛了我,我却无意间陷入一个霸道男人的虎口,从此过上了被他蹂躏的生活,让人又爱又恨……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