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斩邪——东旭鹰中短篇小说集 > 正文

斩邪——东旭鹰中短篇小说集全章节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18 17:05:29热度:

《斩邪——东旭鹰中短篇小说集》是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全文讲述:翻遍了所有的口袋,我掏出了最后一张十英镑的钞票,老詹姆森似乎非常失望,他在第三次说出:对不起,我要关门!之后,便真的要付...

斩邪——东旭鹰中短篇小说集

今天的我实在是过于心力交瘁,以至于当我懒洋洋地送完最后一封信,再次来到"黑玫瑰"酒馆门口时,才猛然想起今天娜莎并没有上班,而是和我的养父养母等我一起吃晚餐。我匆忙撩起衣袖,腕上娜莎送我的电子表用清晰数字显示出"5:56"。

糟了,还有四分钟,镇上唯一一家礼品店就要关门了!而我离那所老店至少有十五英里远,以普通邮递员的身份,要迅速赶到那里简直太难了!

我用敏锐听力聆听着四周动静,用锐利目光扫视着周围情景,当确定目前没有人注意我的行动后,我飞速将自行车推入隐蔽位置。当然,我不会像好莱坞大片中的"超人"、"蜘蛛侠"那样瞬间换装,因为我并没有随身携带战斗服的习惯,如果脱去我的工作服,那跟裸奔也就差不了多少了。

不过,可能每个人都不会知道,幻影魔的速度可不止是制造残影那么简单,当我发挥出百分之百的潜能时,极速完全可达到隐身境界。我深吸一口气,双脚猛地踏在墙壁上,不等身体因为重力而坠落,双脚飞速交替的动作产生足以超越万有引力的上升力,只用半秒钟我就走上屋顶。

不等别人发现高高在上的我,我已"开足马力"飞快向礼品店方向奔去。在足以和火箭一比高下的速度中,天空、屋顶、脚下的人群飞速消失,身体如同离膛子弹快速移向前方,我甚至不知道究竟是自己在超越光速前进,还是全世界都在超越光速后退。

礼品店的大钟已经敲响六下,六点闭店是詹姆森老板几十年来不变的老习惯,恐怕也是全英国唯一的古怪习惯。不过老詹姆森今天并未能如愿以偿地准点关门,因为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突然停步、现出身形的我堵在了门口。

老詹姆森完全没想到我会突然出现,他摘下老花眼睛一遍遍确认着见到的事实。我几乎已经累得说不出话来,只是指着橱窗里我早已看好的那个八音盒,这个八音盒上刻着朵康乃馨,而在我记忆中的首次母亲节,娜莎就是带着我买了康乃馨,作为我的第一份母亲节礼物,送给了养母。

我掏出身上早已准备好的三十英镑,老詹姆森却面无表情地告诉我:"对不起,我要关门!"

"抱……抱歉,我需要这个,今天,是我养母的生日。"

我如此诚恳的请求,老詹姆森却丝毫不为所动,依然说:"对不起,我要关门。"看着他说而不做的异常表现,我突然明白了,急忙又掏出十英镑,可是老詹姆森的回答依然是:"对不起,我要关门!"

翻遍了所有的口袋,我掏出了最后一张十英镑的钞票,老詹姆森似乎非常失望,他在第三次说出:"对不起,我要关门!"之后,便真的要付诸行动。

"先生,这张钞票或许能够让您晚点关门,我也非常需要那个八音盒!"一张一百英镑的钞票让老詹姆森的眼睛熠熠发光,他的眼神就好像看到的是座金山。望着陌生并带有美国口音的中年人,詹姆森老板满面堆笑,非常客气地回答:"当然,客户永远是我们的上帝!"

当确定手上接过的钞票不是伪钞后,詹姆森老板无比恭敬地将八音盒送到这个中年人手上。不等我表示抗议,从未见过的先生已把这件以三倍多价钱买来的八音盒送到我面前:"孝顺是种美德,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请代我向你养母问好。"

不知为什么,我对这位先生的善意,没有半点好感。异样感觉在我心中回荡,这和与"人诛天煞"初次相遇时的心灵触动完全不同。虽然对方看起来对我毫无恶意,可是我却感到阵阵恶心。不过,有一点我是非常确定的,那就是我需要这个八音盒。

抓过八音盒,我连"谢谢"都来不及说,转身就以普通人的最快速度跑开。如果有不明真相的路人目睹此景,或许会以为我是刚刚抢劫了这位衣冠楚楚的先生。实际上,并非我连最起码的礼貌都没有,而是时间已不允许我多做耽搁,何况我坚信天下没有白来的蛋糕,这位先生定会再次拜访我。

我的迟到并没有引起父母责怪,虽然饭菜已被娜莎和养母重热了一遍,养父和可恨亨瑞的肚子也有些"咕咕"叫,不过他们还是非常期待热闹的家庭聚餐。对了,这里我必须声明:我是绝对、绝对、绝对、绝对不会承认亨瑞是我们家一分子的!

打开美丽八音盒,动听的《圣母颂》传遍了温暖家庭的每个角度,似乎就连亨瑞都陶醉其中。哼!别看他嘴上赞扬我有眼光,实际上还不是为了讨好娜莎!

为避免和亨瑞发生冲突,我尽量不和他有任何交流,只说了哄父母开心的闲话,比如缠着养母问她吹蜡烛前许的什么愿,养母居然回答希望我和娜莎一样,可以找到终生好伴侣。我的上帝,亨瑞算什么好伴侣,我和娜莎才是天生的一对!当然这些心里话,我又怎会说给养父母和娜莎听?

为了避免尴尬,我又缠着养父,逼他讲追求养母的经过。养父实在对我的纠缠毫无招架之功,只得从实招来:"那年,我和亨瑞一样是26岁,而你母亲和娜莎一般大,如天使般美丽。我也跟亨瑞一样从牛津大学毕业,回到这小镇上,无意中碰见了你们的母亲。对了,那天我穿的外套跟今天亨瑞穿的是同样的款式……"

我的上帝啊!我真的有点忍不住要仰天呼唤唯一的主。我只是想听父母的浪漫爱情故事,这究竟关亨瑞什么事情?望着母亲羞得满脸通红,娜莎和虚伪的亨瑞听得津津有味,我的精神却在慢慢崩溃……

突然,我看到漆黑的窗外闪过身影,虽然只有一瞬,但是我敢百分之三百地肯定:是那个美国口音的陌生人。我真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跟踪到娜莎家,他绝对不是普通家伙,而且目标一定是我。

好不容易熬到了挂钟敲响十点钟的钟声,我找借口拒绝了父母挽留我住在家里的建议,当然这并不是因为我不愿多享受家庭温馨,而是为了让亨瑞不好意思独自留下。亨瑞,这位牛津大学的高材生,又怎么知道我的心思,果然乖乖地上了当,推脱家里有情,随我一道离去。

注意到娜莎送别亨瑞的失望眼神,我差点得意起来,可是差的那点却是因为……他们居然当着我的面吻别!!!!我心底暗暗怒吼:"拜托,不要当我不存在好不好?"

大概是为了巴结我这个小舅子,同我短暂顺路的亨瑞找了不少话题希望与我沟通,而我的回答只有:"是"、"还好"、"对"、"没错"、"可能吧"。当亨瑞找到第十三个话题,问我是否需要阅读他所收藏的狄更斯小说时,我非常干脆地回答他:"再见!",因为我们的面前就是分道扬镳的路口。

自讨没趣的亨瑞耸耸肩,苦笑着拐过前方路口消失了。我用习惯性的"粗俗礼节",在他背后为他"送行"。当我正要走开时,一个身影却挡住了前路。

"你的母亲喜欢那个八音盒吗,小伙子?"看清是那个满面堆笑、送我礼物的陌生绅士,强烈的厌恶感让我后悔跟亨瑞告别那么早。

我随手掏出老詹姆斯没有收下的三十英镑,塞给这位先生:"我并没有强迫你花一百英镑买下八音盒,这三十英镑才是合适的价格,我还给你!"

或许这位先生从没有碰到过像我这么聪明的天才,他愣愣地望着我大约有三十秒,半个单词都说不出来。当我失去了等待他道谢的耐心准备离开时,他突然冒出一句话:"如果整个托尔斯镇的人都知道,镇中唯一一个邮递员就是大名鼎鼎的'幻影侠'的话,我想我再也不会看到那么让人感动的家庭聚会了!你说,是吗?"

我听到威胁,暂时放弃了回家打算,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想到了可恶的希腊美女--"人诛天煞"雅典娜。我仔仔细细打量着这家伙,非常有礼貌地问:"我如果没有猜错,你不是我的同胞,而是美国人吧?"

"看来你真的有我们特工的潜质,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美国联邦调查局情报人员凯恩。"美国特工虽然伸出了手,却找不到相握的对象,因为我并没有打算以同样的国际礼节回应他。

我斜着眼自我介绍说:"英国托尔斯镇邮递员萨瑞,我可比不上你这个大特工,不敢玷污了您那宝贵、神圣的手!"

"哈哈哈哈,萨瑞,我喜欢你这样的家伙!我更希望能够跟你真诚合作!"

"合作?一个大特工,和我一个小邮递员,似乎没有什么可以合作的事情吧!"

"当然有,你和我们美国,乃至全世界都有共同的麻烦,需要尽快解决。我国政府特别需要你的帮助!"

我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他再说什么,望着我茫然神情,凯恩特工一本正经地对我说出个专用名词:"人诛天煞!"……

斩邪——东旭鹰中短篇小说集

剑,对于武林人来说,是一种再平常不过的武器。即使是不会武功的读书人,也能说出一些名剑或宝剑的名字,如:干将、莫邪、龙泉、倚天。可是有些剑,既非宝剑,也算不上名剑,普通人闻所未闻,武林中人闻之却是如雷贯耳。这种事,或许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实际上,却是再平凡不过的事。因为剑虽无名人有名,剑往往就是持剑者的象征,剑现主至,剑出主豪,任何一把剑只要得遇明主,就可以惊天动地、翻江倒海。而对于一个真正的剑士来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