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绝代皇妃传 > 正文

绝代皇妃传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20章情似夫妻福惹人妒

发布时间:2020/9/17 16:30:29热度:

《绝代皇妃传》是剧情极佳的古言类型的小说。精彩阅读:上午荣儿在屋里躺了躺,下午无聊便去见小青,毫无意外,烧水房中仍然只有小青一人,小青见荣儿来了,很高兴:“荣儿,你真有良心...

绝代皇妃传

亲手为君整衣装,犹如送夫出家门;

君宠招来她人羡,恶语相向心难静。

  清晨,盖荣儿不忍睁开眼睛,她好似做了一个梦,一个很美丽的梦,让她不舍得睁开双眼,很怕一睁开眼睛梦就没了,一切都会回归现实。当她缓缓睁开双眼时,正入眼的是一双含笑的漆黑眼睛正在盯着她的睡容。

  “啊,皇上!”荣儿的脸顿时又红了起来,原来没在做梦,她仍安安稳稳的躺在玄烨的臂弯里。

  “荣儿,醒来了,朕该起了,又不忍打扰你。”玄烨笑着道。

  “是奴婢贪睡了。”说着荣儿便含羞起了身,先穿扮好了衣物。

  “皇上,奴婢唤人进来伺候皇上更衣。”荣儿红着脸便要往出走。

  “等等,荣儿,你要朕这样见人吗?”玄烨笑着问。

  荣儿这才想到皇上还未着衣物,脸更红了,平时她们进来伺候皇上时,皇上都是有着内衣的,但还从来没有未着衣物见过宫女们。

  看着盖荣儿红红的脸庞,玄烨就忍不住想逗弄她:“过来,为朕着衣。”

  荣儿红着脸慢慢的靠近过去,拿起衣物,不给直视玄烨,帮玄烨穿好了贴身衣物。然后说道:“奴婢去唤人。”

  正要转身,玄炫突然轻轻一拉将盖荣儿搂在怀中,说道:“从今儿起不许再自唤奴婢了,荣儿,朕先不给你封号,朕想让你在朕身边陪朕,给了封号你便不能再在这保和殿住了。”

  “荣儿不要封号,荣儿只想陪着皇上。”其实荣儿一直都不在乎封不封号的,她喜欢皇上,只要皇上也能喜欢她,对于她来讲就足够了。

  “傻荣儿,你还要替朕生子生女,怎么能没封号呢,只是暂时不封。”玄烨将怀中的娇人儿搂紧,“以后对朕也不要这么生分,不要叫朕皇上了,叫朕玄烨。”

  “啊?皇上,这怎么可以?荣儿不敢愈礼。”荣儿窝在玄烨的怀中,轻轻说道。

  “朕说可以就可以,只有我们两人在的时候,就叫朕的名字。来,荣儿,叫一下。”玄烨闻着盖荣儿淡淡的发香,很沉醉。

  “嗯……玄……烨……”盖荣儿轻轻的叫道。

  玄炫脸上露出了愉快的笑容,再次紧紧拥了一下盖荣儿,笑首说道:“去吧,去唤人吧。”

  

  离开玄烨的怀抱,荣儿走出屋来,告诉门口守夜的宫女皇上醒来了,端水和拿朝服进来。很快,外面守着的宫女便将水和衣服拿了进来。

  “把东西放下,你们都出去吧,这儿让荣儿一个人伺候就行。”玄烨吩咐道。

  众宫女退了下去,屋里再次只剩下玄烨和荣儿两个人。

  “荣儿,今天朕就全交给你了。”玄烨温柔的笑着对荣儿说道。

  “这,荣儿笨手笨脚,怕伺候不好皇上。”盖荣儿有些犹豫,一个人伺候皇上她真怕伺候不好。

  “来吧,大不了再摔次盆嘛,朕作好心理准备了。”玄烨这一说笑,盖荣儿到少了许多紧张。

  盖荣儿伺候着皇上洗漱后,又帮皇上梳了头,复杂的朝服折腾了半天才穿好,面朝着皇上为他最后整理着衣领,想起从进殿随侍开始,这伺候皇上更衣的事从来都没有让她插手,现在她竟可以独自伺候,这样的感觉很美好,亲手服侍着自己喜欢的人,这样的感觉好幸福。

  “荣儿,老百姓家,是不是丈夫出门前,妻子都是这样替丈夫张落呢?”玄烨看着荣儿微笑道。

  “嗯,是呀。”荣儿红着脸点点头。

  “哈哈,我们也好像一般的夫妻一样了,朕走了,荣儿你今天好好休息。”玄炫哈哈笑着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房门外,程姑姑领着宫女正在候着。

  “程姑姑,从今儿起,不要安排荣儿任何差事了,另外给她安排间单独的屋子住。”玄烨吩咐道。

  “是,奴才遵旨。”程姑姑恭敬的答道。

  见程姑姑回了话,对候着的总管太监说道:“张德顺,上朝。”

  “皇上起驾太和殿。”张公公喊着。

  

  皇上走后,程姑姑便亲自把盖荣儿直接领到了西面一间很干净的小房内,以此速度,盖荣儿想应是早准备好了,也许昨天皇上临幸她时,程姑姑便做了准备。而程姑姑对她的语气也客气了许多,请荣儿好好休息着。

  上午荣儿在屋里躺了躺,下午无聊便去见小青,毫无意外,烧水房中仍然只有小青一人,小青见荣儿来了,很高兴:“荣儿,你真有良心呃,昨天听说你被临幸了,今天就记得来看我了,小青好感动啊。”说着又用袖做拭眼角状。

  “好了,小青,又来了,这宫里的人,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了,当然要来告诉你了。”荣儿笑道。

  “荣儿,皇上什么时候封你为答应啊?”小青好奇的问着。

  “嗯,皇上没讲,呵呵,不封正好,我就在这宫里呆着。”荣儿笑着说道,“你不希望我多陪陪你吗?我走了,谁来陪你啊。”

  “那是当然,对了,灵翘儿气坏了吧。”小青急着问道。

  “啊,翘儿,我……我还真没注意她,昨天是我们四个在当值,她在殿门口值差,我……我没注意瞅她。”荣儿好笑的回道。

  “哼,她心眼最小了,总是觉得自己漂亮,皇上会宠幸于她,可皇上一次都没宠她,哈哈,肯定气死。”小青拍着手笑着说道。

  

  晚上盖荣儿回到自己的小屋,却看见灵翘儿站在她的门外。

  “啊?翘儿?”盖荣儿很意外。

  “荣儿,我是真没看出来,你是这么有心机的一个人。”灵翘儿冷笑道。

  “翘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荣儿不解。

  “故意在皇上面前吟诗,引起皇上注意,这不是你动的心眼儿吗?”灵翘儿依旧冷笑。

  “翘儿,我真的是下意识的有感而发,并非刻意要这么做的。”荣儿下不自觉的替自己辩道。

  “下意识?盖荣儿你哄谁呢,昨晚我在殿门口可看得听得一清二楚。”灵翘儿露出轻蔑的神情。

  “翘儿……你……”被灵翘儿这么一说,盖荣儿气得一时语塞。

  “你可真有办法啊,还迷得皇上早晨只让你一个人伺候,除了会写诗,我真瞧不出你还有什么其它好的。不过你到很会用你的长项来迷惑皇上嘛!”灵翘儿继续不屑的嘲讽道。

  见她如此不客气,盖荣儿也来了脾气:“灵翘儿,我觉得我没有必要同你解释吧,不管我做了什么,皇上喜不喜欢,那都是我和皇上的事,还轮不到你灵翘儿来怀疑我、质疑我。”

  “皇上还没给你封号呢,真把自己当小主了。”灵翘儿冷笑着瞅了盖荣儿一眼转身走了。

  盖荣儿突然感觉很无力,难道……大家都认为她是故意勾引皇上的吗?她没有,她真的没有啊!荣儿的心情突然变得很难过,她可以不管不闻别人自己说吗?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就好,她可以吗?

  

  晚上皇上用过晚膳,看书时召荣儿陪在身边,晚上再次留荣儿侍寝……

  

绝代皇妃传

康熙二十年十二月的一个寒冬夜晚,一位身着深红色旗衣的年近三十的女子,缓缓地从屋内走了出来,她的脸上露出淡淡地笑容。她轻轻走到庭院,坐于院中的石凳上,月光照着她的面宠,岁月的痕迹留在了她的眼角和额头,她默默地感受着周围的寂静,抬头望向天空。今天的月亮也很明亮啊,一如十五年前初入宫时的那日的月光……这名女子将右手从袖筒中伸出,缓缓从胸前拿出一枚玉佩,这是一枚雕刻着百合的玉佩,在月光的照射下,泛着淡淡地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