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仙侠 > 乡村狂兵 > 正文

乡村狂兵_乡村狂兵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9/17 15:15:22热度:

《乡村狂兵》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仙侠风格小说。主要讲述:但是有一点不好,她虽然才26岁,却已经是个寡妇了。...

乡村狂兵

洪土生又看着赵思海说道:“思海哥,从现在起,你就是村治保队长。

要加强对西南、西北两个渔港和小码头的巡视,防止赵明亮以后回来报复。”

“好的!”赵思海点头道。

“村会计这个人选,你们看谁当合适?”洪土生看着众人问道。

“钟真的父亲钟贵安啊。他是教数学的,又当过多年的小学校长,最合适了!”柳权马上说道。

“好啊!那就钟叔叔来当。”

洪土生又问道:“村文书呢?”

“土生,我推荐白芷柔!她是高中毕业的文科生,现年二十四岁未婚,以往可是村里文化最高的!”

赵思海推荐之后,赵思杰瞬间板起了脸:“我反对!

白芷柔性格不好,做不好村文书这个工作!”

“反对无效!我也认为白芷柔很合适!就是她了!”

柳权现在是村长,他说的话也算是很有权威了。

不过现在还有洪土生,虽然没有官职,却拥有着更大的权威。

“土生,白芷柔性格怪异,对人冷冰冰的,真的不合适……你说句话反对啊。”赵思杰又看向了洪土生。

“既然村长和队长都同意了,我怎么能反对呢?我相信白芷柔能胜任村文书的工作!”

洪土生虽然跟白芷柔没太多接触,但他相信柳权和赵思海都是有眼光的人。

“还有妇女主任呢!土生,你看谁来当?”柳权看向了洪土生。

“我离开六年多了,不太熟悉这些。但我认为还是应该选学历高、素质好、比较年轻、结了婚的女人来做。”

洪土生说完,赵思杰随即道:“那我推荐初中毕业的高彩凤。

但是有一点不好,她虽然才26岁,却已经是个寡妇了。

三年多前,她的男人牛大鸿出海捕鱼,遇到台风死了,而她也搬回了娘家住。”

“彩凤姐可以啊。她为人和善,人缘不错。

只是没想到她……大鸿哥竟然死了,她没改嫁吗?”

洪土生想到高彩凤以往对他的特别照顾,最后皱眉问道。

“没啊。她说这辈子不想嫁人了。”赵思杰回应道。

“高彩凤的确不错,既然土生也说可以,那就高彩凤了!”柳权附和着做出了决定。

“五名村干部已经选出来了。

现在村里人少,我看就暂时不选什么村民小组长了。

以后花山村除了村干部外,就属治保队员们有权威,以后都多多的为发展花山村出力。

我也该回家了,希望村里尽快召开村民大会,宣布最新村干部名单,也好安定民心。”

洪土生看着柳权说起后,柳权赶忙道:“土生,虽然我是村长,但我是绝对效忠你的人。

我考虑了下,决定请你当花山岛的岛主。

你可以随时否决村部的所有决定,发布新的决定,随时重新撤换村干部和治保队员!”

“岛主?!”

洪土生想了想,要是他当了岛主,就不符合低调做人的要求。

但既然要在花山岛修养,直到完全康复才能离开,也不能没有实权……

他很快说道:“花山岛是村民们共有的,又不是我个人的,当岛主不合适。

这样吧,我就当个村民代表。

但是你们还是叫我土生,也别叫什么代表代表的,把关系搞生疏了。”

“好的!土生,不管你当什么,在我们心里那就是我们誓死效忠的岛主!”

柳权表态后,赵思海和治保队员们也都纷纷表态,洪土生只是微微一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跟众人商量后,决定尽快在村广播上公布村干部人选,在午饭后的两点半就召开村民大会。

“土生,二楼、三楼的房间里,有不少女人的衣服,挑些好的回去,给你玉秀姐穿吧。”柳权说道。

“不用了!柳叔,过几天我带玉秀姐去菜园乡买。”

洪土生说起后,就让赵思海领着治保队员们离开了。

“柳叔,听说柳飞儿考上了江海大学?”洪土生问道。

柳权点头笑道:“是啊。江海大学是国家排名前几位的重点大学,柳飞儿能考上,实在是为我家争光了!”

“柳飞儿的爸妈在她小时候就遭遇沉船事故死了,多亏了你这位亲叔叔和赵婶娘把她养育大、培养成才……

对了,听说你儿子柳强也考上了省重点的市一中……

要让柳飞儿和柳强继续读书,需要花不少钱吧?”

洪土生问起后,柳权就皱起了眉头:“是啊。

土生,九月份他们就要入学了。

我算了下,光这学期的学杂费和生活费,柳飞儿就要十一万,柳强要四万,我家还能勉强付得上。

但是到了下学期,可就拿不出这么多钱了。”

“柳爷爷当了二十几年的村长,你也当了多年治保队长,难道就没钱了吗?”洪土生问道。

柳权苦着脸解释道:“柳飞儿读的初中、高中,柳强读的初中都是市里最好的,他们俩每年上学,就得花家里十几万。

老爷子已经六年没当村长了,也没做什么事情。

这些年赵明亮把我当狗一样使唤,他吃肉还要啃骨头,我只能喝点汤。

我挣的钱只够家里平时开支,老爷子和我这些年积攒的钱,只剩二十来万了。”

洪土生皱了下眉头:“嗯……看来的确很艰难啊!

这样吧,柳叔,柳飞儿这学期上大学的十一万费用我来出。

另外,你也不要担心,以后她上大学需要的费用,我也负责到底。”

“好啊!土生,有你帮柳飞儿,我就放心了。

但是,你哪来的钱呢?”柳权好奇的问道。

洪土生笑着回应道:“在外国货轮上到了六年船员,攒了点钱。

几个月前我受重伤残疾了,又给我赔了点钱,加起来有一百来万,足够柳飞儿大学四年的费用了。”

“可是,你和你玉秀姐还得生活啊!”柳权又问道。

洪土生笑道:“呵呵,我在货轮上跟着一位老中医,学了几年医术。

等我内伤好了之后,就去大城市开个私人诊所,应该不会缺钱的。”

“土生,这么说,你以后要离开我们花山村?”柳权皱眉道。

“大概明年四五月份吧。”洪土生回应道。

“呃……好吧。在我们花山岛的确挣不了什么钱的,去大城市发展也好。”柳权说道。

洪土生点头后,叮嘱道:“柳叔,你现在当了村长,我希望你和村干部还有治保队员们,从现在起只挣你们应得的钱,对村民们好一点。

要是村民们都搬走了,这花山村也就不存在了,你也当不了村长了。”

柳权赞同的点头道:“水可载舟,亦可覆舟。锅里有碗里才有,杀鸡取卵这事不能做。

土生,这些道理我还是明白的!”

“嗯,明白就好。我要回去了。下午开村民大会的时候,我把钱给你送来。”

洪土生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柳权本想一起走,但想到家里人已经一年多没有买过新衣服了,心里不由得有些难受。

他双眼含着泪,就开始在三楼和二楼的几个卧室里,挑选起了衣物来……

乡村狂兵

我是玄医兵王,病退回乡休养。针灸美容治伤,低调除恶安良。为了村富民强,发展创业太忙。佳人红颜娇娘,看我努力疯狂……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