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豪门 > 鲜妻嫁到:总裁大人请温柔 > 正文

鲜妻嫁到:总裁大人请温柔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17章揭穿林达

发布时间:2020/10/18 21:56:26热度:

《鲜妻嫁到:总裁大人请温柔》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豪门风格小说。主要讲述:而那个麻烦将会把他带入一个更灰暗的世界里。...

鲜妻嫁到:总裁大人请温柔

“噢?是吗?”慕容少阳倒也没有多生气的样子,依旧淡然地喝了一口茶。

“再厉害的人只要自大起来就一定会避免不了失败的那一天,直到那天你一定会后悔自己一切的恶行。而那个时候。你的家人一定会竞相离开你这个恶魔!”刘诏站起身,指着这个男人说出最恶毒的诅咒。

“我只知道现在我的家人如果没有我这个恶魔,或许就真的竞相离开我的身边了,不过那是被迫,要么是饿死要么,是像你一样找了份工作然后因为态度不好,最后不但丢了工作而且可能会因此得罪了得罪不起的人不知不觉就失去了所有。”

正直年轻气盛之时,面对着别人的盛气凌人,慕容少阳自然也不会本着什么尊老爱幼的品格去在嘴上功夫这一层饶恕了谁。

更何况对方是不知死活的提到了他最觉得不能够揭开的伤疤。

“我们去哪里?”林达愣愣地问。

眼前背对着她的慕容少阳的身形也停顿了,没有看见他的表情只是听到他有些迟疑的声音,“是啊?”他转头看着身后的林达,也问,“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这下两个人都懵了,突然跳出来的歹徒,还有的就是像鬼打墙一般紧紧困住两个人的路上。

“该怎么办?”林达脱离了自己原本的控制竟然不由自主地蹲在了地上,双手抱着脑袋身体还在不断的颤抖。这不是我!

她心里想,拼命想要把懦弱的自己拉起来,可是却怎么都做不到,就好像是灵魂慢慢离开了肉体,而如今自己的躯体正被一个不是自己又像是自己的人在控制着。

那个失去了控制的自己有些慌了,开始不断的喊着救命啊,救命啊!声音在空旷之中回响,不远之处的歹徒听见了赶紧往这边赶来。

“没事的,快闭嘴,你这个笨林达。”慕容少阳蹲下来伸手搂住林达颤抖不已的身体嘴里不断抚慰着她。他们应该是中了迷药一类的东西,出现了幻觉。

“你别害怕,有我。”他的声音很温柔,听上去很容易就让人放心下来。可是现在就算是安心下来也没有用,越是紧张某些器官就变得越是警惕,那个踩在落叶上沙沙作想的脚步声越来越接近。

林达的耳朵里听到的声音持续扩大,刺激的脑神经紧紧绷着,在那个人终于差不多要从某处冒出来的那一刻……

脑神经像是被突然刺激了一般,视觉突然变得广阔起来。

“跟我走!”慕容少阳猛地一声站起身拉起林达的手快速飞奔起来。穿过一颗颗高大的树木,速度越来越快,后来就像是要飞起来。

“少阳!”林达突然大声地喊,可是突然刮起的大风把他的声音在传到慕容少阳耳朵里之间消散。

慕容少阳又转头看向身后,那个男人,追赶着他们的男人速度比起他们来说还要再快一些,他笑着举起了手中的枪,表情狰狞又恐怖。

慕容少阳不知道身后危险不但没有消失而且正越来越靠近,是选对路了,远处阳光照耀的地方正快速接近,他不声不响地只是朝着前面飞奔。

他不是没想过,丢下林达,但是这个林达太不省事,丢下来,可能给自己带来更多的麻烦。

一奔出这片森林才发现外面竟然是一片风和日丽的模样,青草河流,还有漂亮的彼岸花海。

在这美景中那血色的花在河的对面灿烂盛开,风突然吹起一大片摇晃着看上去和这边比起来有强烈的压抑感,“真不是好奇怪的一个地方。”慕容少阳低声地说道,然后回头去问好友,“你也觉得吧林达,这个地方是不是好奇怪。”

本来在看着身后树林出神的林达转过头来愣愣地看着慕容少阳所指之处,那一片彼岸花突然像是长了手的怪物正朝着他招着手。他觉得眼睛刺痛,好像突然就失去了视觉,再看向一边的慕容少阳时他的视线已经模糊地快要看不清他的轮廓。

“我们赶快走吧?”她的手在半空中挥舞了好一会终于是抓住了慕容少阳的手臂。紧张地拉着他的手,林达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在止不住地颤抖。

一面是世外桃源的美景一面是血色茶靡。

那清澈又弥漫着星星光点河流,不就是阴阳两界的交界处。

黄泉。

将死之人所到之地,预设着死亡来临。

既然来到了这里肯定不会预设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好事情。“林达,我们走吧,快离开这里。”她用力摇晃他的手臂表示事情的紧急。

“为什么啊?这里的景色很美难道不是吗?”慕容少阳看着她满眼笑意,像是个小孩子般撒娇,“反正现在还那么早,就让我再看多一会。”

他说着这样轻描淡写的话,继续失神的看着对面的恶魔的花。

林达把视线又转回了身后,她身后的树叶沙沙作响,已经看到了那个歹徒罪恶的手从里面伸出来。

“看吧,这里……”砰!砰!

慕容少阳的话还没有说完。

两声枪响在他笑着转头的那一刻随之响起。他张开慢慢变得吃惊的口型,他想要说的这景色多迷人啊,随着林达被子弹射中变成了尖叫。

“闭嘴!”还能听见那个男人刺耳的吼叫声。

林达笑着倒在他的眼前,身后是那个拿着一把枪的歹徒,他凶狠地看着尖叫的林达,还在冒烟的枪口对准这下一个倒霉鬼,粘着林达血液挣扎的笑脸此刻已经染上了让人心生畏惧的恐怖感,微微按下枪版时时刻刻准备着把这第二个遇到自己的人打入地狱。

“一起下去吧。”那个歹徒说道。然后扣动了枪,子弹从里面随着快速射出……

躺在地上沉默已久的慕容少阳突然猛烈挣扎,随之就是一阵尖叫。

“啊!!!”拼命睁开眼,才发现方才的命悬一线不过是一场噩梦而已,被捆绑着的身体冷汗已经湿透了衣服。

再次闭上双眼沉寂了一会,直到心跳终于恢复了平静,慕容少阳再次睁眼看着周围,是家里的地下室,后脑勺还有些眩晕,看着周围空挡,慢慢清醒的意识才终于让他想起了发生了什么事。

意识到有些不对劲的慕容少阳继续听着那里面的对话。

“就算他死了也不会把遗产留给你”男人的冷哼一声,“那样子你分不到遗产,从他身上圈到的钱,总有一天会用完的。”

“说的也是。”想想慕容少阳一直不管自己,这几年公司发展,又有木堇兮那个林达,哪还有多少剩余的钱能够给她这个林达?

“关键还是大多数又投给了那个该死的木堇兮做什么篮球队,你说他玩什么不好非的玩这种一眼看就没有钱途的东西,一看就是个败家子。”沉默了一会,那林达阴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和上次商量事情一般稍微放低了音量。

“把那个木堇兮先弄死吧,等到他的钱都留在了这个家里,再慢慢弄死他们,然后我们就可以……”

“你终于变得聪明了。”男人赞扬地夸道。门外的慕容少阳听到这里是很支持这两个奸夫淫妇的决定的,毕竟很早之前他就很想知道到底是谁想置木堇兮于死地,现在终于有人要帮他完成这个心愿了,他何乐而不为?

突然的推开门,躺在床上赤裸相拥的两个人同时看向这一边,下一秒,林达尖叫着躲进了被子里,而男人则是紧紧地盯着门口的慕容少阳看。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慕容少阳笑着走过来,“我听见了你们说的话。”

“听见了什么?”男人看上去就是那种吊儿郎当好吃懒做的人。所以就算是被抓奸也依旧可以这样淡然地坐在床上。

“从你们的上一次结束开始。”慕容少阳在男人的视线下走过来,伸把盖在他们身上的被子一拉,林达赤裸的身子暴露在空气中,她赶紧起身拉着慕容少阳的手着急地解释,“不是的,不是的慕容少爷,我都是被逼的,这都是误会。”

慕容少阳冷漠的看着她。然后抬手抚摸她光滑的手臂,一路向上然后是她那张用厚厚一层妆容盖住的脸。

“林达,你别担心,我还是爱你的。”哪怕其实我知道了那些所谓真相的真实,“我已经不再是那个把性爱当作是男人欺负林达的过程,你应该好好谢谢这个男人他给你带来了这么多的享受,也给我带来了我一直以来最期待的东西。”他拍了拍林达的脸。

“你打算怎么杀死那个木堇兮?”这个期待已久要冷漠无比说出来的话,他看着眼前这个宠爱了自己多年的林达顺利地脱口而出,她说出那些话没让他感觉到她是一个阴险的人。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什么打算,怎么杀死,呵呵。”男人翻身下床背对着慕容少阳开始穿衣服。“那然后呢,你真的指望林达一分遗产都不要?天真!”他这样一句不轻不淡的话。慕容少阳终于是起了兴趣。

“噢?那倒是可以试着合作一下。”

“慕容少爷,你真的忍心杀死木堇兮?!”还未等慕容少阳回答,那林达边下床边往身上套衣服然后问坐在床上的他。

“我说过,她是柳氏派来的间谍不是么,相比于,我更想知道她想要窃取什么,想从我这里获得什么。”慕容少阳毫不犹豫的回答。

林达还没有把衣服扣子扣上直接就把慕容少阳拥到了胸前,她其实还很年轻胸部依旧昂然挺起,正直年轻气盛时期的慕容少阳的耳根微微红了起来。“林达……”他有些无奈的叫道。

虽然以前经常被印红唇印,被这样抱住的时候也蛮多,但是如今他的一切都是伪装,她希望从自己这里得到慰藉和金钱,自己也何妨不利用他们。

在一旁看着他们情深的男人勾起一个笑意,在慕容少阳把视线再转向他之前又恢复了淡然的表情。

“你想怎么做掉她?”好像是在商量如何砍掉一头要出售的猪,他的语气平淡的不像是个学生。

林达过去拉住男人的肩膀,既然慕容少阳都承认了他们的关系,她也大胆的炫耀自己的情人有多伟大,“他说他会亲自动手。”说起来林达的脸上满是幸福。

谁知道男人挑了挑眉一把扯开林达的手,“我答应过?”转而视线看向慕容少阳,“你家不是很有钱?你出钱去请杀人可好?”

慕容少阳摇了摇头,“你错了,最近我爸把钱都交给那个恶心的人了。”提起这件事情慕容少阳就来气,从小一直是最得宠的那一个,现在那个继母竟然敢代替了他的位置伸手就能得到一大笔钱,而他只能用着那老头给他之后剩余的寥寥无几。

本来答应了公司员工的经费,迟迟没有钱去交费用,等了许久那帮人才会开始对自己有了偏见,而这一切都得归功于那个花钱如数的后母,当然还有她的女儿。

“那我们也没钱,我是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去触犯法律,我可不想坐牢。”男人耸了耸肩,“你们自己决定。”

林达为难地看着慕容少阳。

“事成以后他的钱不就是你们的?”慕容少阳眯起双眼看着男人,“你总不会是什么都不想付出就鱼和熊掌兼得吧?”

“说什么呢你?难道你就不是?”男人过来要打他,被林达赶紧拦住,“别激动,慕容少爷他不是这样的人。”

“你怎么就知道他怎么样?他听到了我们所有的计划,难道就不怕他会去告诉木堇兮,或是告诉他那个便宜老爸?”这慕容少阳怎么看怎么不像是值得让人信任的那一类,加之他还拒绝自己的提议,就更不得信任。

“我信的过他。”林达附在男人耳边说到。

“我讨厌我爸爸,我恨那个男人,这个家里的其他人都不是我的谁,他们怎么样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公司只是我的利用手段,我利用他得到我想要得到的东西,何况,木堇兮那个女人挡了我的路,柳氏,慕容氏,在我眼中不过是一样的。”像是被说中了一般他赶紧撇清了和家里人的关系。

“噢?”男人明显还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慕容少阳也懒得再解释。“我会给你提供他们的所在之处什么时候会单独一人。到时候你们下手比较容易。”

“我们要那个有什么用?你就表明你会对我说一辆句话就能让我信服你?”男人哈哈哈地笑起来,“你把我当三岁小孩不成?”

“我先声明。我只是个旁观者,具体事项你们商量一下决定了就去做,我不阻挡也不帮忙。”慕容少阳是这样打算的,万一出了事被人发现了他这个什么都不做也不参与的人就能够全身而退不仅可以借助这男人的手去顺利把那个恶心的人除掉。

还能够到时候一举把这个看上去并不喜欢自己的女人和恶心的男人推上法庭,抓住幕后的,至于木堇兮那边,派人寸步不离的保护好就可以了。

“还有我希望你能明白。”他已经对这个林达和男人已经没有了多少耐心。他靠前去拉住男人的衣领像是警告,“你可别忘了,那个恶心的人随时随地都有人暗自保护,不管是保镖还是狗仔队你任何一个都惹不起。”

松开他的衣领拍了拍。“而他单独一人的时间里总是会告诉我,因为那个时候是他要回家的时刻,到时候就是你门下手的最好时期,时间,还得需要我告诉你门难道不是?”

“还有。”慕容少阳走到一半又回头。“你最近离林达远一点,别再骗她的钱,我可没有闲钱供你们。”

男人看着走的越来越远的慕容少阳,拿起一旁的床头柜台灯,冲过去一咬牙对准慕容少阳的后脑勺打了下去……

林达呆滞的看着慕容少阳倒下去的身体,尖叫声堪比原子弹爆炸。

“啊!!!!”

“该死的……”该死的男人。在晕倒前听见的那句谩骂,慕容少阳用他的话这样反骂他。

竟然敢这样对待自己,那对奸夫淫妇,这个时候才知道看清那个林达已经有些太迟,还以为她是自己最后的依靠,没想到她竟然见死不救,在那个男人的吼叫之后便安静下去,方才只是有些清醒时候听到的话,看样子目标是变成他了。

他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背叛自己的人既然如此出去以后一定要把他弄死。不是,他摇了摇头。

“要把他们两个都弄死……”慕容少阳好不容易是吧绑住自己的绳子解开了,爬到了门边却发现门从外面被反锁了。

还好是这个家里成长的人,从小到大这个地下室就是他的秘密基地,慕容爸也不用这里一直将这里废弃,有时候心情不好或者做错了什么事便躲在这里,所以他比谁都要熟悉这个地下室,别说是自己粉刷上去的墙,哪怕是锁也是他偷偷地亲自替换的。

“所以说怎么可能会困的住我?”很轻易地就从那里面跑了出来,看了看四周都没有人。他赶紧马不停蹄地跑出大马路。

拦下一辆出租车,慕容少阳看着车窗上自己的倒影,不知道自己迟到了多久的约定,不知道大家现在要担心成什么样子。

现在还是上班时间,慕容少阳启程第一件事就是要赶回到公司去找欧阳澈,找他问清楚,现在一心只想着这个而已。

可是内心着急无比的慕容少阳没想到公司里有更大的麻烦在等着他。

而那个麻烦将会把他带入一个更灰暗的世界里。

慕容爸把报纸扔到他的面前,一指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你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就是因为知道这个年龄年轻气盛难免说出一些不好听的话,但是慕容爸没想到的是,这个说着要实现梦想开着车子到处飞翔的慕容少阳,什么时候起从一直坚持着自己慢慢的也变得如此地冷漠无情?是因为钱吗?钱让一个单纯的慕容少阳也变得向世界宣布嚣张?

“你说吧,到底要闹成怎么样才愿意收敛一点?”慕容爸坐到沙发上看着对面的男人,眉头微微皱起。

慕容少阳莫名其妙被一顿臭骂有些摸不着头脑,“发生什么事了啊。”还以为又是哪个记者用他的事情闹事威胁了慕容爸,他的脸色也变得有些差。

那些缠人的记者除了天天给别人带来麻烦和隐私泄露,都不知道他们还能做什么?“这次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你自己看报纸吧!”慕容爸看了看他欲言又止,然后指了指桌子上的报纸,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无奈摇头叹气。

慕容少阳莫名其妙地拿起报纸一看。

‘著名推介员刘诏意外车祸身亡’再往下看去,‘雄气车行昨晚突然爆炸,现在原因仍不明确’

这不就是昨天慕容少阳对着那刘诏所说之事?“你认为这是我做的。”他的语气是极其冰冷的。

如今出了事,他却这样子相信着别人传出的流言来帮着指责自己。

“少阳啊,还好昨天晚上的事情就我们三个人在场,不然……唉……”慕容爸起身过来拍了拍男人的肩膀,“以后,别再做这些事情了……”

慕容少阳只是看着他,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

“少阳,好好听我一句劝吧啊。以后别再真的动手了。”慕容爸完全是确定自己没有误会什么,更觉得沉默的人是在反思自己的过错。“我都说了我没有做这件事情。”

男人不耐烦的起身,手中的报纸掉到地上,他气冲冲地走到门前面,打开走出去,哄地一声把门摔一般地合了起来。

鲜妻嫁到:总裁大人请温柔

现代言情精彩章节预览木堇兮提着购物袋站在公交站牌前笑得有些发傻,旁边的人指指点点也浑然未觉,忘我的沉浸在对未来生活的幻想中。好在她还没傻得到处喊,只是在心里小小兴奋一下,“我要结婚了!”是的,四年的爱情路,有甜蜜也有坎坷,但不管如何,终于修成正果了。还有一个星期双方父母就要为他们正式商议婚事的细节步骤。现在的木堇兮完全一副待嫁小林达的模样。直到公交车到站,人群涌动,木堇兮才回过神来,随着人群上了车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