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盛世女皇 > 正文

盛世女皇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16章陈国第一关1

发布时间:2020/3/31 18:38:21热度:

《盛世女皇》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青春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淳于光瞬间明白了“用得上”的含义。这个踏入陈国求援的温子远,从一开始就做好了他日铁蹄踏过陈国边境,兵临城下的准备了。他是...

盛世女皇

舒淳想都没想的说道:“那是自然,弘微说什么,我就听什么。弘微说没事,那便是没事。”这话一出,淳于光拉了她的衣角一下,舒淳连忙止住了,不知是否说错了。但见温子远满意的一笑,随即恭敬的对那老仆道:“劳烦老人家了。”

为了安全隐蔽,范谦只派了一辆马车来。三人坐在马车中,舒淳才敢小声问:“小光,我刚刚是不是说错什么?”

淳于光还没回答,温子远却抢先了一步道:“没错没错。非但没错,比我教的都好。殿下立了大功。”

舒淳知道他在笑自己,便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话的恶毒。我不与你计较,只是你进了这陈国,变了个人似的。谦虚的很,要总能这样就好了。”

温子远从马车的窗帘缝里小心的观察这周围的环境,默默的记着什么。半晌才回头小声道:“我不过在做戏,我若本是这种人,早将公主论斤卖了。”

淳于光也终于习惯了他这口没遮拦,直接略过了问道:“弘微公子在记什么?”

温子远瞧着淳于光,先是叹气,然后又摇头。舒淳被他弄得好奇了,忍不住也抓着他的袖子低声催促:“快讲,快讲,记了什么?”

温子远这才俯身,示意他们两人靠近,三人的头凑在一起,温子远用几不可闻的声音道:“离娄是陈国边境重镇,上次走的并非这条道,记住这里的一切,以后会用得上的。”

淳于光瞬间明白了“用得上”的含义。这个踏入陈国求援的温子远,从一开始就做好了他日铁蹄踏过陈国边境,兵临城下的准备了。他是一个天生的谋略家,他呼吸的每一刻都在织网,永不停歇,一张又一张的重叠,将一切覆盖吞噬殆尽。这一刻,淳于光无不庆幸,庆幸他们并非敌人。尽管,淳于光一直相信日久见人心。可是,从他听公主说起温子远为了彻底击垮英蠡,不惜以身为饵诱出荷香后,他打内心相信这个少年是为了辅佐公主得天下而来的。尽管这不能成为他完全信任温子远的理由,但是一个将军在沙场上,信任怀疑有时靠的是感觉。他的直觉告诉他,相信温子远,公主就能得到天下。

临近傍晚的时候,那马车停下了。因为旅途劳顿,蜷缩在车厢角落,枕着狐狸皮帽子小寐的舒淳因为车子突然停下的颠簸,而睁开了朦胧的睡眼。这时候她才发现,那温子远狼皮的斗篷不知道什么时候盖在了自己的身上。温子远清亮而温柔的声音在她头顶唤道:“殿下,我们到了。”

舒淳一个激灵的醒了,她迅速的坐起身,手忙脚乱的整理着凌乱的头发。温子远杀了荷香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能为舒淳梳起属于公主体面的发髻了。所以,舒淳只好将头发按着和村妇们学的简单的样式,勉强编成辫子。她的手艺不佳,因而辫子很容易散乱。这一路的颠簸辛苦,早已是不能看了。狐狸皮的帽子歪歪斜斜的戴在头上,整个人就像一只炸了毛的小狐狸。

淳于光想要提醒她再重新梳理一下,毕竟他们马上要见的范谦是陈皇最相信的人,能否获得陈皇的支持,对于他们来说无比重要。可是温子远却阻止了,他伸手将舒淳的帽子戴正后,催促道:“我们下车吧,公主。不可让范大人久等。”

范谦并没有出门迎接他们三人,这舒淳是料到的。毕竟,她们已如丧家之犬,还期望连陈皇都要尊敬三分的老臣对他们有什么好的脸色呢?

范谦后来无数次回忆他第一次见到舒淳时候的情景,那个时候,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将她和那个在战场上勇敢果决,在朝堂上驾驭群臣的女帝联系在一起。他所抬头看到的是一个头发乱蓬蓬,带着狐狸皮帽子的少女,身上的衣服是粗布的农妇劳作时穿的,因为改小而显得有些局促。向自己行的礼还算稳妥,也勉强忍着害怕和局促站在那里,但是目光还总是不安的流连在淳于光和弘微两人的身上。她不像个贤君,甚至不像个君上。范谦可以认定,就连自家仆役的女儿,都比她更多些胆识。

但是范谦是三朝的老臣了,心里怎么想,面子上绝不会表现出来的。甚至为了让舒淳更加信任他,他还勉为其难的露出了慈祥的微笑:“常宁公主远道而来,老臣有失远迎。但是为了秘密起见,还请公主恕罪。”

范谦起身还礼的时候,舒淳很显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她没有任何掩饰的表现出她单纯到白纸的思维,再次回礼后,她愣愣道:“范大人,好像爷爷啊。弘微,你瞧。我以前总羡慕侍奉的女官有爷爷,现下,我也见到个和蔼的爷爷了。”

魏烈帝早逝,淳于昭的父亲也早逝。照顾舒淳长大的男性大都年轻,因此舒淳极为羡慕家有长辈的女官和侍女。今日见了范谦如此慈祥,口中也忍不住说了出来。

范谦愣了一下,淳于光连忙拱手道:“左相大人,公主年幼,不知轻重的冒犯了,还请您恕罪。”

舒淳听淳于昭这么说,有些惊慌,却不知该不该道歉。向另一边的那个贤臣看去,他倒是没事人似的站在一边,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旁人也很难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范谦挥挥手道:“淳于将军多虑了,公主天真烂漫。老夫一生为国尽忠,没有子女,更遑论儿孙。因此,突然听有人如此叫老夫,一时愣住罢了,不必放在心上。”

舒淳听他这么说,便微微有些放心,却不敢再说话。范谦了然一笑,吩咐下去道:“公主一行旅途劳累了,叫人先侍奉梳洗,稍后我设宴款待。”

就当侍女们准备将舒淳和淳于光及弘微分别带走的时候,舒淳却忍不住伸手抓住了弘微的袖子。淳于光见她如此失态,忍不住又提醒她道:“公主,快放开。”可是,对一个十五岁养在深闺的公主来说,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要离开自己熟悉的人,恐惧比起体面来说,还是占了上风。她没有松手,只是有些怯生生道:“能否,能否不要和小光,弘微分开。”

旁边的侍女忍不住笑了,连范谦都几乎被这种要求逗乐。他摇着头,看着淳于光脸色有些不好,白色的胡子抖了两下道:“公主难道平日梳洗都与淳于将军,弘微公子一道吗?”

舒淳听他这么问,顿时涨红了脸道:“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能不能不要离的太远,我只是……”她只是害怕,可是她不敢说出来。她害怕说出了,有损大魏的面子。可是她又知道,现在就算她不说,大家也都看了出来,刚才那话,更是有损大魏的面子。

终于,那位不说话的贤臣开口了:“殿下,请您稍安。没有关系的,请您放心。臣会等您的。”

这两句话一出,舒淳像是得到了天大的保证,便乖巧的点点头,向范谦行礼,红着脸致歉后,跟随侍女离开。范谦的目光盯着那个随其他仆役而走的弘微,眉微微皱起。这个儒生,此次前来和上次看似没什么变化。安静,在恰到好处的时候开口,不像淳于昭一样那么紧张舒淳。可是,他披着狼皮斗篷,和舒淳那只能带在头上的狐狸皮帽子,或者淳于光简单的军士服装一比,便可以看出,舒淳有多么倚重他了,也可见就连淳于昭都对他心服口服。那么他做的,不该是只有打败英蠡那么简单。

这个舒淳公主看起来毫无心机,但淳于光不是。年仅十六岁就能三抗英蠡的少年将军,绝不会是那么单纯的相信一个来路不明的儒生的人。但这都不重要,最危险的还是那个叫弘微的儒生。不管他所求什么,也不管夏侯洛是否要留下他,范谦都已经决定,一旦获得了舒淳的信任,攻下大魏之后,这个叫弘微的少年必须死。这样一个儒生,所求只有万户侯,太难以让人相信了。

沐浴梳洗完的舒淳看起来有些公主的样子了。左相家的侍女们没有小姐可以侍奉,所以舒淳身上的穿戴明显是簇新的。想来是范谦为了迎接舒淳而专门购置的。那发辫绑的虽然不如寻常的贵族公主雍容,但总算是落落大方。

温子远意识到这似乎是自己第一次如此认真的看到舒淳公主的模样,初见时的不屑一顾,让他没有好好看过舒淳的样子,那时的舒淳为了在温氏公子面前显出请求的姿态,也并未摆出公主的打扮与架势;后来是马夫的装扮;再后来荷香虽然到来,但却没有美丽的衣裳和头饰,只有略微整齐的发辫;最后,荷香被他杀了,舒淳只有和投靠而来的村妇们学习,于是也变成了村姑。直到现在,舒淳站在那里,朝着他展开一个腼腆的微笑。温子远这才承认二哥时常评价女子的那句话:“蒙尘的明珠,只要擦亮了,她就还是明珠。”

舒淳长相平凡,但是却很柔和。她杏核似的眼含着贵族与生俱来的光芒,却不那么咄咄逼人。素净的脸上并没有化妆,但眉色略深了些,许是丫鬟们给轻轻扫上的。发辫上青色的丝带轻盈的垂下,与那同样泛这青瓷色的斗篷融为一体。随着舒淳向范谦谢礼的动作微微抖动,更显的灵透。

盛世女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盛世女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盛世女皇

“二少爷,小少爷,就是这里了。”青衣的马夫跳下车,恭敬的站在车辕边上,向着那格外朴素却规模大小堪比公卿的车厢低声禀报。一声轻轻的笑响起,属于青年的温润的声音响起,虽然不大,却极有穿透力:“真是怪哉,堂堂大魏的常宁公主,居然会住在这样的民房院落之中,若不是一向听闻魏帝的仁厚,我还当是他欺负幼妹呢。”随着这声音,那普通院落的门开了,一个丫鬟打扮的少女利落大方的站在门口道:“在我大魏的土地上,对陛下如此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