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夜闯帝王床塌:妃要休夫 > 正文

夜闯帝王床塌:妃要休夫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16章她,你最好别惦记

发布时间:2020/8/10 11:06:20热度:

《夜闯帝王床塌:妃要休夫》是剧情极佳的古言类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风离殇皱紧了眉头,下意识的朝着那一股暖源靠去。她无意识的一个靠近,却让北冥爵眸色一暗,脸上的神情复杂,令人窥探不出喜怒。...

夜闯帝王床塌:妃要休夫

北冥爵一脸黑线,伸出手,一把扣住了她的手,只见她的手一片灼热。见状,北冥爵伸出手,探向了她的额头,触及到的是一片滚烫。

“该死。”北冥爵眉头一拧,脸色阴沉。他伸出手,用力的拍了拍风离殇的脸颊,冷冷地开口道:“你不是要杀了本王,此时就最好给本王好好的撑下去。”

风离殇小巧的五官近乎揪成一团,她身上的衣服黏湿,透着一阵阵的冰凉,使得她下意识的卷缩着身子,神情痛苦。

北冥爵伸出手,修长的指尖穿过她的发丝,扣住了她的颈项,一把将她拥进怀里。他侧首,贴近她的耳际,一字一顿的说道:“记住,这次是你欠本王的,你的命,也是本王的。”

冰冷的嗓音宛如魔咒,穿透耳膜,猛地撞击在风离殇的心里深处。直到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她的梦里,都一直存在着这么一道嗓音,宛如枷锁,将她紧紧地禁锢,挣扎不得。

风离殇皱紧了眉头,下意识的朝着那一股暖源靠去。她无意识的一个靠近,却让北冥爵眸色一暗,脸上的神情复杂,令人窥探不出喜怒。

雨,渐停。

暗夜,再一次回归了平静……

次日。

“呃——”

一道破碎的嗓音溢出,划破了这林子里的平静。

风离殇缓缓地睁开眼,脸色依旧苍白。她下意识的环顾了一眼四周,才发现她整个人是靠在一棵树干上,黏湿的衣服已经晾干,却隐约透着一丝令人难闻的血腥气息。抬起手,她的眸光落在了受了伤的手腕上,发现手明显的消了肿。

她皱了皱眉,尝试这动了动手,却发现原本被北冥爵拧断的手骨似乎已经恢复,只是隐约的透着一丝的疼痛。

“呵——”风离殇扯了扯嘴角,冷笑一声,“这是人品爆棚的节奏么?”

昨晚昏迷了一夜的她,自然没有想到北冥爵会出现,甚至会用内力替她疗伤。

风离殇撑着身子站起,她环顾了一眼四周,眼底里染过了一抹锐色。昨天她是不小心碰到了树干上的机关才会被启动。如果说,机关每一次被启动,地形就会变换一次。那么,现在她面对的应该是另一种新的地形和布局。

这里是鬼冢,四面环林,根据昨天的情形来分析,这启动鬼冢和破解鬼冢机关的办法应该都是在树干上。她不清楚这鬼冢机关会有多少种变化,但是,她知道,要想破解机关,就必须要找到这机关启动后的规矩,以及地形变换之间的共同点。

“哼,玩的这么重口味,也不知道他北冥爵有一天会不会被自己设置的这些东西给玩死。”风离殇弯起嘴角,脸上的神情一冷,她扬起手,嗖地一声,一根银丝瞬息之间跃出,啪地一下,划破空气,猛地没入一棵树干之中。

砰地一声。

银丝一个回旋,顿时跃回。

她要是想三天之内活着走出鬼冢,就必须要置之死地而后生,她没有太多时间来浪费。

不知道试了多少回,风离殇还是没有找到机关的位置。她抬起手,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闭上眼,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她刷地睁开了眼,眼底里的眸光坚决,扫了一眼四周,扬起手,手中的银丝再一次猛地震了出去。砰地一声,一个回旋,瞬息之间没入她的手环之中。

砰地一声响,只见四周的光影变幻,树木交错变换,令人应接不暇,难以分辨出这其中的变化差别。

“该死——”风离殇低咒一声,面露不悦。

她嘴角抿了抿,垂落在身侧的手下意识的拽紧。不管是什么样的原因,这一次,只要能够活着出去,她就一定要让自己变强。只有变强,她才有可能杀得了北冥爵。

忽地,风离殇双眸微微眯起,眼底里闪过了一丝的警惕。她扬起手,从身上拿出了一把匕首。

嗖地一声,只见四周无数只利箭猛地朝着风离殇袭来,宛如箭雨般,铺天盖地之势,迅猛而足以致命,不给对方一丝喘息的机会。

风离殇神色一禀,整个人迅速地侧身跃起,连连数个后空翻,才得以险险地避开那足以要了她的命的利箭。

箭刺入地面,每一只利箭几乎与她身子只是相差分毫的距离。

“呃——”躲闪不及,一只利箭猛地穿破空气,没入到了她的肩膀之中,鲜血顿时渗了出来,染红了一片。

血腥的气息愈发浓烈,让她感觉到了离地狱,离死亡是如此的近。

风离殇艰难的喘着气,眸光一片暗红。

她咬了咬牙,手一用力,将肩上的利箭拔了出来。噗地一声,鲜血喷出,顿时溅到了她那苍白的小脸上,血色在那近乎透明的苍白肌肤上,愈发渗着几分骇人。

她将手中的利箭丢掉,白皙细嫩的指尖早已经布满了鲜血。抬起头,她此时的脸上早已经布满了一层层细汗,汗渍黏湿了发丝,紧贴着她的面颊,略显几分狼狈不堪。

“看来,这变幻万千的鬼冢,也不怎么样。”她冷哼一声,睨着眼前交错变换的树影,眼底里染过了一丝锐光。

偏殿内。

御医收回手,转过身,朝着流云摇了摇头,叹气道:“流云统领,恕老夫无能为力。老夫这几日配置的药只能暂时缓解他们身上的痛苦,如今,他们体内的毒素正在扩散,若是再没有拿到解药,恐怕……”

闻言,流云握着利剑的手紧了紧,手背上,因为过于用力而青筋突起。“没有办法了么?”

“啊——”一名侍卫痛苦的嘶喊着,嗓音里有着难以抑制的痛苦颤抖。他撑起身子,只见手臂上,早已经腐烂,那犹如蚀骨之痛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承受的住的。他跪在地上,神情痛苦绝望,“流云统领,属下真的撑不住了,请你给属下一个痛快吧……”

几名侍卫见状,纷纷望向了流云。他们身为尊皇府的侍卫,常年跟在流云统领的身边,什么样的痛苦没有承受过,生死早已经在进入尊皇府前早已经忘记,他们的命都是尊皇府的,死不足惜。但是这两天来,这蚀骨之痛,让他们躺在床上形同废人,这样的痛苦,一点点吞噬这他们的意志,每一口喘息都成了万分的煎熬。

这样,还不如一刀来的痛快,能够死在他们一直敬佩的流云统领剑下,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流云眸色一沉,透着一丝痛苦的暗红。他紧咬着牙关,痛苦不必他们的少。

他握紧手中的剑,猛地转身,道:“我现在就进去鬼冢杀了那个女人。”

忽地,一道剑光闪过,一把利剑顿时横在了流云跟前,将他拦了下来。

严浩迈开身子,踏进偏殿,“怎么,身为堂堂尊皇府的侍卫兵,这点痛苦都受不住?”

闻言,侍卫们顿时沉默不语,脸上一片灰败。

“不过没事,这怕也是在你们流云妈妈的手下惯着。不如这样,你们几个交给我,过几日,你们身上的毒好了,我就带你们回去血煞门练练如何?”

听到这,所有侍卫的脸色一片苍白,这血煞门他们自然清楚。若是说这体内的剧毒带给他们的是蚀骨之痛,难以承受,那么进入血煞门,简直就是在鬼门关徘徊,比死更难受。

严浩将手中的利剑一收,伸出手一把拦住流云的肩膀,开口打趣道:“诶,我说你也别绷着张脸,这毒死不了,顶多就当他们欠收拾,下次长点教训。离女人远点也好,省得你这亲妈还得担心着他们好了伤疤忘了疼,又去招惹那女人。”

亲妈……

这并不是严浩第一次这样叫他。

他和严浩不同,和侍卫出生入死那么多年,自然将侍卫看成了自己的兄弟。严浩不一样,严浩看起来玩世不恭,对谁都好。其实,他的骨子里比谁都绝情,他除了忠诚于王,其他人在他的眼底里,什么都不是。

流云嘴角抽了抽,额头不禁冒下几杠黑线。

这些侍卫跟在他的手下那么多年,早已经亲如兄弟,眼下,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兄弟受苦,却无能为力,他比谁都急,比谁都想要杀了那个女人。

“我倒是觉得最欠收拾的人是你。”流云并不领情,将严浩的手挣开,面露不悦,“哼,你倒是一如既往的专情,至始至终都是站在那女人的那边。”

“我还是劝你,她是王带回来的人,你还是少惦记点的好。”

夜闯帝王床塌:妃要休夫

一段缘起,一生的爱恨交织……“我的东西,就该认得主子。”他将她禁锢在身侧,伸出手,一把扼住了她的颈项,将她猛地抵在了墙面上。俯身而下,冰冷的嗓音扬起,嗜血而邪佞。她扬起手,手中的利刃刺入他的心口,鲜血透过她的指缝,溢出,染红了他的衣衫,却也灼伤了她的眼眸。“若是不认呢?”“不认么?”北冥爵睨着她,眸光相抵,眼底里那一片怒意肆意溢出,“本王自然有的是法子,让你好好的记得,你是本王的人。”她开口,嗓音里透着一丝痛苦的嘶哑,“北冥爵,你留不住我的……”""..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