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仙侠 > 龙心兵王 > 正文

完本:《龙心兵王》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发布时间:2019/10/10 2:39:29热度:

《龙心兵王》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要讲述:这丁小天也是一股怨气没处发,就找来李相千训斥,发泄一下情绪。...

龙心兵王

第二天一早,几人随便吃了点早餐后,杨立与龚小文就打道回府了,杨立的儿子等着这钱救命呢,向家俊与欧阳华把两人送到客车站,看着车开走后才离开。

此时太阳已经出来了,8点过了,向家俊叫欧阳华把他送到县公安局,搞得欧阳华一阵紧张,以为是他要去自首。

向家俊似乎感觉到了欧阳华的异常,笑了笑,说道:“我到这里,是办身份证,没有身份证很麻烦的,那退伍证,人家卖你面子就认,不卖面子什么也不是。办了身份证,咱也是有身份的人了。”

说完,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两人进到里面,谁知,在户籍警那里,查不到向家俊的资料,档案还没有转过来,他1995年当兵后户籍便注销了。那个时候也还没有什么电脑管理,一时也查不到他原来的相关证明。

不过,户籍警经请示领导后,并按向家俊提供的退伍证上面的部队番号打过去核实后,还是给他办了一张临时身份证,正如向家俊说的那样,人家卖他退伍证的面子了。

在制证的时候,两人闲聊了起来,居然扯上关系了,竟然是高中校友,她当时是高一,向家俊高三,一个楼上一个楼下,最后那警花说她想起来了,对向家俊还有印象。

欧阳华在一旁冷冷看着,心道:“这警花当年读书时是不是暗恋咱俊哥呀,现在已经是2005年了,都十年了,还有印象。”

这警花名叫杨丽,长得确实美丽,身材也挺好,穿着一身警服,显得英姿勃勃,特别是鼓起的前胸,让欧阳华是有意无意地往那里看,还时不时转过头去吞口水,不停按下心里升起的股股邪念。

向家俊看到欧阳华这样子,心里不禁骂道:这小子也真是色胆包天,穿着警服的妹子都能让他心生邪念,也算人才了。

不到半小时,向家俊就办好了临时身份证。

临走时,这警花妹子非常自然地对向家俊说,你留个电话吧,到时档案过来了,我好叫你来办正式的身份证。

向家俊一怔,也没说什么,当即就把电话号码写给了户籍警花。同时也要了她的电话。

两人互换完号码后,户籍警花还对向家俊说道,有空再过来玩呀。

向家俊嘿嘿一笑,回道:“没事,我还真不想来这地方,这可是公安局呀。”

此话一出,几人会心笑了,就如医院、监狱和火葬场一样,都不说再见的。

从县公安局出来,两人就去了欧阳华家里。

欧阳华家也就一栋五六十平方米的平房,已经很破旧了,家里的家具都还是七八十年代的样式,但收拾得很干净。

欧阳华父母去他姐姐家去了,要一个月才回来,这几天就欧阳华一个人。

欧阳华家里有一台组装台式电脑,他没事的时候就上上网,看下视频。

向家俊找来螺丝刀,几下就打开了机箱,将硬盘装了进去,做了一个重盘。

对于电脑,向家俊可以说是一个高手,从硬件到软件,黑客红客他都在行。对于电脑,一方面是他自己喜爱,另一方面是任务需要。

打开电脑,向家俊就迫不及待地点开硬盘里的东西,找到了当天的录像,果然有自己在“云天碧海”打丁小天与保安的光辉形象,还有砸场子的录像。向家俊当即就一一删除掉了。

然后,向家俊与欧阳华两人就把硬盘里的东西挨个进行查看,除了正常的监控录像,却没有发现什么秘密。

“俊哥,如果硬盘没什么秘密,丁小天也不至于叫八大金刚一定要取回硬盘呀,这不符合逻辑呀?”欧阳华对着向家俊说道。

“别急,没有发现,就不等于没有秘密呀!文件夹可以设置为隐藏的,待我略为施法,定叫它原形毕露。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快显灵……”向家俊回道,嘴里还念念有词,说话的同时,手里的鼠标也没停着,不时对电脑进行相关设置。

然后,二人又慢慢逐一看硬盘里面的东西,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惊得两人是直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他麻简直就是真人版动画片,真实而又清晰,而且摄像头安装的位置也很刁钻,能看清脸和动作,这些白白胖胖,斯斯文文的家伙,一会上一会下,一会前一会后的,玩着各种花样,看得两人是血脉喷张,腹股部位一阵火热,既大饱眼福,又长了见识,让他们一阵唏嘘。

两人下意识地看了下各自的下身,都鼓了起来,欧阳华的拉链都绷开了。两人各自指着对方,哈哈大笑起来。

然后两人又继续火热地看着硬盘里的录像,突然,欧阳华大喊一声:“停一下,这不是那个什么县公安局局长吗。”

对这个县公安局局长,欧阳华是知道的,当年他退伍回来,本来找了门路,说好在一家派出所先干下协警,以后有机会好转正,结果这被这局长把名字换成了他的一亲戚,所以欧阳华一怒之下,就买了这辆面包车跑起了黑车。

向家俊这下兴趣更浓了,让欧阳华仔细看,这里面的人他都认识些谁。估计这硬盘里面能上录像的人,可能都是平溪县有头有脸的人,可能各行各业都有。

欧阳华这下变得一脸慎重了,指着屏幕上一个个白白胖胖的身体,说这是县里的那个谁,那又是什么局的谁,听得向家俊一脸惊愕。

能在这上面出现的人物,竟然真是这平溪县上流社会能上台面的人物。

这也难怪,“云天碧海”是平溪县最豪华的洗浴文化中心,不到这里去玩,到那里去玩呢,难道去那些澡堂子洗素澡吗,那还谈什么洗浴文化呀。

这可是一笔资源呀,难怪丁小天这么紧张,要是传出去,这平溪县的官场必然会发生一次震动。这他麻的这硬盘简直就是一个摇钱树呀,但同时也是一个定时炸弹呀。

这他麻的丁小天还真有一手,竟然能在包房里把摄像头安装得如此保密,这苟日的真是阴险卑鄙,专门收集这些人的生活作风证据,好作为日后要挟的手段。

直到现在,向家俊才发现自己竟然兴奋得直冒汗。

向家俊又转念一想,不对,匹夫无罪,怀壁其罪,这硬盘这么重要,是丁小天手里的一张致命底牌,他肯定会想方设法地要回去,咱得来个备份。

说到做到,他立即要过欧阳华的车钥匙,开着车直奔电脑城而去,他要买移动硬盘,将这些录像全部复制进去,做为自己的杀手锏,将来肯定会有用的,既然已经跟丁小天干上了,今后牵扯司法的事情肯定少不了。

这个世界什么最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买回移动硬盘,向家俊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把硬盘里的录像复制到了自己的移动硬盘里面。然后又把自己刚刚删除掉的录像又恢复到了原始硬盘里,同时对原始硬盘恢复了相关设置。

复制完硬盘里面的东西,向家俊才感觉到事情没这么简单,陷入了沉思之中。

听黑金刚说,这丁小天早年可是这平溪县黑道上的一号人物,心狠手辣,但却又异常狡猾,所做的黑暗之事,都让他洗白了,可见其在白道也有一定的人脉。而且他现在是平溪县的政协委员,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他在自己面前示弱,是因为自己现在手上有他要的东西,而这东西又不能见光。

那天砸他的场子,也是因为自己能打,再加上他现在是有家有室,有身份地位的人,才屈服在自己的武力之下。

这硬盘他肯定是势在必得了,各种手段肯定会层出不穷。

向家俊想到这不禁冷笑了一声,让正在看免费动画片的欧阳华一阵诧异,开口说道:“你有病呀,没事一个人在那里发笑,你不知道你这笑声会吓死人呀。”

“我们麻烦来了,这硬盘这么重要,以后你可得注意了,说不定你什么时候被人阴了,你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唉,我不想连累你呀,但现在为时已晚了。”向家俊对着欧阳华说道,口气沉重而严肃。

“我怕毛,反正烂命一条,除了当兵那三年,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活得纯真而开心,这几年来我可是活得窝窝囊囊,一点尊严没有,到了二十八岁,都还没成家。跟你在一起的这两天,我又找到了做人的尊严!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不是还有你在吗,你可是咱们团的军事全能第一,不,应该说咱们师,不,应该说咱们军,甚至全军!不要忘了,你可是特种兵,我还怕个鸟呀,有你这大高个挡着,我还怕谁呀!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欧阳华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说完站了起来,往屋顶伸出双手,做了一个抒发胸怀的动作。

“你真不怕?”向家俊又淡淡地说道。

“从那个李相千踩在我脸上那一刻起,我就明白了,你越弱,别人就越欺侮你。也是从你冲进来那一刻,我就不怕了,似乎有了主心骨一样,而且你以后又不走了,我就跟定你了。我一定要跟着俊哥你活出个人样来,大把赚钱,双手摸奶。”欧阳华恨声道。

“岂曰无衣,与子同胞!不愧是我的好战友!好兄弟!你今天看到的一切不要跟任何人说起,包括你父母姐姐。这可不是开玩笑,其实你也不用怕,丁小天他们主要搞得人是我,只是你单独一个人的时候要小心一些,这几天黑车就不要跑了,没事就跟我在一起,咱现在身上不是还有一万块钱吗,省点,也够用一段时间了。”向家俊拍着欧阳华的肩膀说道。

“嗯,我知道了,绝不泄漏半个字出去!”欧阳华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就如革命时期的地下党一样。

看到欧阳华如此情形,向家俊不禁笑了起来,欧阳华也笑了。

然后向家俊收起了原始硬盘,将移动硬盘也贴身收好。

此时的丁小天正坐在办公室里,正对着李相千暴风骤雨般式的训斥:“你他麻的就是一个废物,跟了我这么多年,见识都长到屁股上去了,现在怎么办,那个硬盘怎么拿回来,要是他知道硬盘里的秘密,我们就被动了。”

这丁小天也是一股怨气没处发,就找来李相千训斥,发泄一下情绪。

李相千耷拉着脑袋,嘀咕道:“别老骂我妈,我妈也是你麻,你上了我姐,还想上我妈呀,这是乱轮,要遭天打雷劈的。”

丁小天听到李相千的嘀咕,气得一时语塞,脸都逼红了,嘴张得大大的,那个“你”字硬是生生被他逼回去了。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就任由这小杂毛三番两次来敲诈?”丁小天也无计可施了,对着李相千无奈地说道。

见到李相千不说话,咽了口唾沫,又说道:“要不是你见钱眼开,也不会有今天这种事,唉,这他麻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当年他也狠过,可现在遇到这事,他却无处发狠了。

“要不找几个人把他做了吧。”李相千沉吟道。

“你用脑袋想下问题好不,硬盘不到手,做了他也是白做,难道他随时会把硬盘带在身上。更何况这平溪甚至整个盘江市都可能没人做得了他。”丁小天没好气地说道。

“我们找外面的人呀,我有个朋友有路子。价钱也公道,20万一条人命。”李相千凑了上去,轻声说道。

“你先联系人,我一会再去会一下这杂毛,硬盘到手,我们就做了他,妈的,不要以为老子不发威,你就当我是病猫,想当年,老子在这平溪也算数得上的人物。”丁小天吐了口唾沫,咬牙切齿地说道。

“好,姐夫我先去联系人了。”

“走吧,我想静静。”

“你想静静?我姐知道怎么办?”

“我是说我想静一静,有多远滚多远!”

李相千走后,丁小天就打了个电话,叫了一个按摩女进到了办公室。

他这那是静呀,他这是要动呀。

就见他,直接就将按摩女按在办公桌上,猛力攻伐着,将对向家俊所有的恨,借着命根子全发泄到了那无底洞里。

龙心兵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龙心兵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龙心兵王

“向家俊!”“到!”“鉴于中尉向家俊同志在3·13劫持人质事件中击毙歹徒时机把握不当,致使人质意外死亡,作出按义务兵提前退出现役的处理。”一周了,向家俊每当想到旅长宣布那个命令的时候,他都不愿承认这是一个事实,他坚信这只是一个梦,一个让他无法走出的梦魇。与此同时,在国内某处景色怡人的别院里。一名少将正毕恭毕敬的站在一名看上去年约五旬,满面容光,双目如电之人跟前,说道:“向老,已经按您的计划实施完毕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