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致命合约:老公太深情 > 正文

完本:《致命合约:老公太深情》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发布时间:2020/10/18 4:50:34热度:

《致命合约:老公太深情》是剧情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主要讲述:看来是商业应酬,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裤,浅蓝色的领带。西装外套挽在手上,正在与一名年轻的男人谈话。...

致命合约:老公太深情

这个问题如果是别人来问,张天娇可能会害羞,会打哈哈。就因为是欧阳陌,所以她非常理直气壮的说:“上了。”虽然是骗人的,她也要骗得理所应当。如果告诉他们没有,那么今晚最大的羞辱者不是欧阳陌,而是自己。

两个字,瞬间炸了。

如果说祁薄亲口承认的只算片面之词,那么得到了另一个人的肯定,那就是铁证如山般的事实。

欧阳陌与祁薄的肌肤之亲在张天娇的心里就是一个痛,一个无法改变,无法忘记的痛。

相对的,张天娇与祁薄的肌肤之亲对她来说,就好比心爱之人被占有的痛。

明明只是一场同学间的游戏,却偏就成了俩个人的较量。

欧阳陌抿着唇看张天娇,她不得不承认,这一局张天娇赢了。也让欧阳陌明白,在祁薄的面前再也不能抱有侥幸心理。他并不是非自己不可,张天娇不是也行吗?

他可是当着自己的面亲口表扬过张天娇的床上功夫。

“好了,不要吵,现在由我转瓶子。”张天娇站起来,转起了瓶子。

一时,屋里的气氛推到了最高。

这一次,瓶子又指向张天娇。她自己都无语了,杨招谦还问她是不是故意的。

有人在纸箱中抽出纸条,递给张天娇。

不知道大家是太关心张天娇,还是太关心祁薄,这个问题又是关于俩人的。

“这个问题是我的,我来问也算?”

“当然算,怎么不算。”

张天娇无奈,微微一笑,说:“那好吧。这个问题是问我,祁薄最喜欢我那个部位。”“我不得不说,大家心思还真是龌龊。”

杨招谦拍桌而起,不怀好意的笑着说:“张大小姐,你不言则已,一言惊人啊。我们怎么龌龊了,部位可是全身上下,手、脚都算。我们说什么了吗?你说龌龊,那只能说明祁总喜欢你的地方比较龌龊。是不是啊?是不是啊?”

在场所有女的脸都羞红了。

只有欧阳陌白了脸。

好像有个声音在厚颜无耻的问:“你最喜欢哪儿?”她的手在干吗?哦,握着一个坚硬的东西。手腕同时也被人用力的捉住,不准她乱动。

“喜欢你身体最深的地方。”

接下来又玩了几局,祁薄的助理来说:“祁总要回去了,问张小姐是否要一道回去。”

……

若大的厅里,站了一群人。

众星捧月般的将祁薄围在中间。

看来是商业应酬,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裤,浅蓝色的领带。西装外套挽在手上,正在与一名年轻的男人谈话。

这边有说有笑的走来一群人惊动了他。

他迟疑的缓慢侧过头来,朝这边看来。

“薄。”

张天娇亲密的喊了一声。

在场所有女人都为他转过头来的瞬间倾倒。白皙的肤色,帅气的五官,伟岸的身高,举手投足间带着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场。就是他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迷倒众生。

祁薄对身边的男人抱歉一笑,朝这边大步而来。

“喝了多少酒?”他停在张天娇的面前,将西装披在她的肩头,带着责备与心疼的语气说:“走路都不稳了。”顺手还将她耳边的发丝勾到脑后。

今晚表面上高兴,心里其实并不好受。所以贪杯了,一般不仔细观查很难看出略带醉意。他只是一个回头间,就发现自己醉了。

这个男人心细如发。

让人为之动容。

“你的手?”张天娇吃惊的捉住祁薄的手。“怎么弄的?”

站在人群后面的欧阳陌闻言别开眸光。

祁薄无所谓的说:“被狗咬的。”

张天娇清楚他没有养宠物的习惯,哪儿来的狗?但也没有多问,只说:“怎么这么不小心,有打针吗?”

“没事,玩的开心吗?”

张天娇娇羞一笑,嗯了声,一双眼睛风情万种的望着祁薄:“谢谢你的美酒。”

祁薄闻言,对身边的助理说:“方凯,将刚才的酒挑十瓶带回去。”

“是。”

张天娇对今晚他这样盛大的宠溺惊喜万分,痴痴的望着他。“你生气了?”

“傻瓜,我是心疼你。”

祁薄将她小心翼翼的拥进怀中。“我送你回家。”

“我要去你家。”

张天娇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来。她可能一时太忘我了,把身边所有人屏蔽了,才敢这么大胆。祁薄略带深意的一笑,“真的?”

他的表情有几分古怪,张天娇赫然回神,脸爆红,一时做不出反应。

刚才跟祁薄说话的是AC的秦总——秦默。他哈一笑,揶揄道:“祁总好福气啊,娇妻这么可爱。”

“让秦总见笑,小家伙怕羞就不玩笑了。”

祁薄怀里拥着不好意思的张天娇率先离去。

……

欧阳陌在门口与杨愿相互交换了联系方式便分道扬镳。

一位等候在后的中年男人这时走上前来,对着欧阳陌毕恭毕敬的说:“小姐,秦总有事找您。”

这个男人曾经给欧阳正楷当了十几年司机,为人忠厚老实,家里出事后是她让他去给秦默开车的。

欧阳陌点了点头,微笑着说:“老钟,最近还好吗?”

都自身难顾了,还关心别人。老钟老眼一红,说:“小姐放心,我好着呢。我老婆从老家带了些土鸡蛋,下次给小小姐送过去。”

“那谢谢了。”

老钟将欧阳陌领到秦默的车边,便退开去。

车上,秦默说:“我为了欧阳叔叔的事,今天特意约的祁薄。”语毕,他看了看欧阳陌,接着说:“刚才你跟同学道别时,我听老钟说……”

秦默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欧阳陌知道他要说什么,无所谓的看着他。“谢谢你秦大哥,让你费心了。珠珠姐还好吗?现在我家这个样子,葛伯伯身份又敏感,我也不便去葛家。我希望秦大哥能帮我问问葛伯伯,看能不能想想办法,让我跟我爸爸见上一面。”

秦默有些为难的看着她,说:“小陌欧阳叔叔是禁止探视的。”

这个她知道。

所以才问能不能帮个忙。

欧阳陌望着他:“能吗?”

致命合约:老公太深情

在外人眼里,祁薄是霍氏的首席执行官,有钱,有材,有权,有势,还有色。为人冷酷无情,狐狸一般精明集万千光环于一身的人物。在欧阳陌眼里他就是,禽兽,流氓,变态。其他什么也看不到。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