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与我家太子妃打个赌! > 正文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与我家太子妃打个赌!在线阅读第8章教你做人

发布时间:2020/7/1 17:51:39热度:

《与我家太子妃打个赌!》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古言类型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没想到,这络相府上,脏事这般多。这男人一旦女人多了起来,是非就多了起来。...

与我家太子妃打个赌!

这一巴掌用力过猛,打完络青沉自己都觉着手疼。

响亮的耳光声,惊动了屋里的络问灵。她行至门槛处,一脸惊愕地看着眼前目露凶光的络青沉。

“络青沉,你别欺人太甚,打狗还要看主人!”络问灵扶袖而立,站在碧篱身后,却不能走出屋子。

捂着犹如火烧一般疼的脸,碧篱眼中噙着泪花,仗着有络问灵撑腰她扬手。

“啊!”但她的手还未落下,季常就已经一脚踹了上去。

络青沉瞥都没有瞥一眼季常,她一脸淡漠地抬首盯着络问灵:“放肆,莫说我如今即将嫁给太子为妃,就算我不是!你一个小小的丫鬟,又有什么资格对我动手。”

边说,络青沉边一步一步逼向络问灵,她的眼神像是要将络问灵生吞活剥一般。络问灵从未见过她如此,但即便心生畏惧,仍旧强装镇定地与她四目相对。

“络,络青沉,你想干什么?这是相府,不是你太子府,休要胡来。”

冷笑蔓上络青沉的嘴角,她一把拽过络问灵的胳膊,猛地往地上甩去!

络问灵脚下不稳,一个踉跄朝门框撞去,鲜血自额角慢慢流下,衬得络问灵的脸更加苍白。

经络青沉这么一折腾,络问灵吓坏了,她从未想过,从前任她欺辱的络青沉会像今日这般凶狠。

碧篱见状,立刻勉强站直身子,冲过去护在络问灵身前,盯着眼前面带嘲讽的络青沉道“二小姐,这里是相府,你能动大小姐。”

“呵,不能,她都能让人坑害相府唯一的血脉,我还有何不能。”双手环胸,络青沉弯腰看着碧篱,“络问灵,你这条会护主的狗,倒是养的不错。但,我还是要说,你做人还不如一条狗。”

“你!”用帕子捂着自己的伤口,络问灵气的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季常,给我扶起咱们的络家大小姐,这才刚开始,她怎么就能躺下呢。”说罢,络青沉一把拉开挡在前面的碧篱。

季常全然不顾络问灵苦苦求饶的眼神,直接就拽着她的胳膊,将她生生地从地上拉了起来。

见今日怎么样,络青沉都不会放过自己,络问灵干脆索性就放开了:“络青沉,说吧,你想......”

“啪!”响亮的耳光声贯彻整个闺房,鲜红的巴掌印,就这样静静地躺在络问灵的左颊上。

完全没想到络青沉会对自己动手,络问灵呆住了,她摸着发烫的左颊怔怔地问:“你,你敢......”

“啪。”还未等她说完,络青沉就反手又是一巴掌。这一巴掌,打地络问灵站都没站稳,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眼泪噙在眼角,络青沉想起了被虐待的弟弟,还有产后亏空而死的母亲。都是因眼前这个人还有她的母亲,他们姐弟俩还有母亲,才会这么惨。

“络问灵,刚才那一巴掌,是替络朗打的。他还年幼,不能亲自教训你,我来。”

闭眸,握拳,她等今天实在是等地太久了:“刚才那一巴掌,是替我娘打的。要不是你娘,我娘不会早死。你娘已经不在了,这一巴掌你就替她受着吧。”

络青沉敛眸转身,昂首看着天空,努力让噙在眼角的泪水倒回去。她多么希望娘亲也能看到今天,可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因为络问灵的娘,她一天都没见过自己的亲生娘亲。她恨络家主母,亦恨络问灵。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背对着主仆二人,络青沉扶袖而立淡漠地跨出了屋子。迈出门槛的那一刻,络青沉回首道:“你不会做人,我络青沉今日便教你做人。往后,络问灵,该如何,你好自为之。”

络青沉的背后,是亦噙着泪光的络问灵,她恨恨地盯着那远去的背影。恨意悄然在这屋子里蔓延,络问灵此刻心中只想置络青沉于死地!

而这一切,竞被暗处的季尘如尽收眼底。

没想到,这络相府上,脏事这般多。这男人一旦女人多了起来,是非就多了起来。

不知怎的,季尘如想起了他早逝的母妃。要知道当年他母子二人的藏身之地,是亲近之人才知道,那,泄露之人又是谁呢。

也是八年前的那件事,带走了他的母妃。

络青沉不记得,季尘如却这辈子都忘不掉。

八年前,如今的元帝还不是东夏的主人,五龙相争,战火延绵。当时还是王爷的元帝一战未胜,屋漏偏逢连夜雨,家中又遭小人偷袭。都说患难见人性,那时的季尘如的母亲还尚在,她带着儿子想找个安身之所,却无人敢收留。

当初父亲威风富贵之时,他们个个巴结,落难后却是人人唯恐避而不及。

走投无路的母亲,带着他连夜逃到了京都附近的小城—临城,七日之后,母亲身上的首饰和银两全部卖光了。母亲饿了三天,最终倒在络青沉家所在的东郭村。

络青沉是被一个农户收养,彼时,年幼的她并不知道自己不是农户的亲生女儿。

一向与外界没什么接触的小村子,忽然有两个外乡人闯入,一群人聚在村口面面相觑,没有一个敢上前动他们娘儿俩的。就在此时,络青沉那五大三粗的父亲,冲着人群就吆喝了一声:“嘿,一个个的看什么呢,没看着人快不行了。赶紧给拿点小米粥来,给人先弄活了再说呀。”

就他这一声吆喝,众人这才像是醍醐灌顶似地想起,一众百姓赶紧回家。是拿衣服的拿衣服,拿粮食的拿粮食,还有小孩去喊村东头的老大夫。

要说东郭村民风淳朴,竟也没个人问他们娘儿俩来自哪儿,就收拾出了一间屋子收留了二人。

但,没想到舟车劳顿身子虚加上悲愤难解,季尘如的母亲竟一病不起。东郭村的大夫本就是个山野郎中,哪里会看什么大病。季尘如只得拜托同村的阿婆照顾自己的母亲,而自己则跟着络青沉的父亲上山打猎。

原想着不会有敌军找到这里,季尘如也能靠打猎赚点钱,加上村里凑一凑能去城里请个大夫。他与母亲,能在这山中村过上两天安生日子。

但万万没想到,一日西郭村的村长来东郭村喝酒,无意中看到重病在床的尘如母亲。那村长瞬时想起城里贴的告示,当即就告知东郭村村长二人的身份。村长知,留其不利,便欲赶母子二人走。

知道二人的身份,络青沉的父亲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村民对她们是又赶又打。

而就在这时,牵着父亲衣角的小青沉,看了一眼众人喊打的母子二人,用那充满孩子气的稚嫩的声音指着季尘如说道“爹,乡亲们为什么要这么对阿尘和她娘?阿尘并没有干过坏事呀。”

彼时的络青沉并不知道,正是这一句话,激起了乡亲们心中的同情和愧疚。小尘如和她娘并未做错什么,即便元帝打了败仗,也祸不及家人。

亦是这句话,让季尘如笃定,今后非络青沉不娶。若他日,他成大事,必要还络青沉一个盛世繁华。

但待元帝坐稳天下后,季尘如再去寻父子二人之时,才发觉整个东郭村仿佛从未存在过。整个村庄被夷为平地不说,还毫无人烟的样子。

站在东郭村的村头,彼时的季尘如扶袖而立,禁不住呢喃自语:“是啊,父皇又怎么会让他人生的污点存在呢。”

那时,季尘如以为络青沉和他的养父死了,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在他去络府拜访之时会遇到她。只一眼,他便认出,她当年的阿元。

仔细查探之下,他才知道,原来当年的阿元就是络相苦苦寻找数载的小女儿。

迫于京都的形势,季尘如并未向其表明身份。他隐约觉得,屠村一事并未像他想得那般简单。

亦是当年之事,让他看清所谓人性,不过如此。

季尘如并不觉得自己的父亲做错了,但,父亲不该在他去之前屠村。斩草除根,亦如今日络青沉不除络问灵,他日,络问灵必成大患。

一个人的劣性难除,又怎是她这两巴掌,就能教会的。

季尘如并不知道,当年是有人先他父皇一步,屠了整个东郭村!若不是养父带着青沉上山,他们也难逃此劫。

与我家太子妃打个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与我家太子妃打个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与我家太子妃打个赌!

络青沉是谁?不怕告诉你,一个又丑又刁蛮还十分会演戏的戏精+心机婊!哈哈哈哈,想不到吧。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