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捞尸人 > 正文

捞尸人全文目录阅读第19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发布时间:2020/8/5 13:00:06热度:

《捞尸人》是文笔极佳的悬疑类的小说。全文讲述:他哪儿有时间打理我,脸色明显变得不好看,又紧追着前面的东西进去。...

捞尸人

刚踏进院子,一阵阴风迎面吹来,我紧拉着葛婉儿的手,另一只手遮挡在前面。

风很快就流过,我睁大了眼睛看着前面,还是什么都没有。

葛婉儿也没说怕,反正都出来了,要不就去看看爷爷和老爸?如此想着,我便带着葛婉儿出院门。

李老头家离我家并不远,百米左右,远远的就看见李老头家并没有亮灯,外面也很平静。

我们快步走上前,才见门口插着我们才到家的时候,爷爷拿出来在我们身上拍打的木牌。

忽然入目,冷不丁的又吓了我一跳。这会儿见着的木牌还是那个样,可却被放大了数倍,就像一块墓碑竖立。

紧吞一口口水,我们绕过木牌走上前,才要敲门,就听见里面有打斗的声音。

“爷爷,我是陈松,开门啊。”我赶紧大叫起来。

只听见里面东西不断的砸向,并没有人理会我。我回头看一眼葛婉儿,她也一脸惊悚的模样,害怕,却一直没有说出口。

不见应答,我示意葛婉儿后退,再上前就直接撞开了门。迎面瞬间飞过来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我来不及闪躲,直接被撞上鼻梁。

痛的我没差点流下泪来,那东西也弹了回去,紧接着一把剑就插到我面前,将刚上前的葛婉儿跟我分开。

“爷爷,我是小松啊。”我喘着粗气说道。

他哪儿有时间打理我,脸色明显变得不好看,又紧追着前面的东西进去。

老爸忽然跳到我身边说道:“赶紧关门。”

随即也跳上前去帮忙,我才看清,什么黑乎乎的东西,简直就是个肉球。有无数的婴灵组成,当下表面所能看见的,都是婴灵圆溜溜的眼睛,放着绿光,放着红光。

我浑身的汗毛瞬间竖起来,葛婉儿的手比我的哆嗦的还厉害。

也不知怎滴,见我进来后,那东西一改之前乱撞的模样,眼睛似乎会笑,冲着我直接飞过来。

同时还听见一阵欢快的笑声,我赶紧用双手接住,死死的将那东西往外面推。手上就像直接插进眼球里的感觉,松软黏滑,却顺着皮肤叫人恶心到骨子里。

不知多长时间,身体内一阵疲累的感觉传来,双手早就没了力气。爷爷和老爸自然在后面一直控制,奈何都是些无用功。

只感觉水泡被捏爆,手里一空,那团满是眼睛的肉球消失在手中。倒是我周边都围满了婴灵,各种形态的都有,完全遮挡了我周边的视线。

“小松。”

“陈松哥。”

耳边还听见爷爷等人不断的叫喊,我到底动没动,脑袋早已晕厥不已。伸出手到处抓打,脚下还一深一浅的四处逃窜,那些东西就是围着我。

“啊……”

我崩溃的大叫起来,不知道撞到什么,一个前滚翻向前。来不及抱着肚子痛,那些婴灵的缠绕就没有松懈过。

视觉神经和听觉神经早就沦陷,整个人完全就是在靠着求生的欲望在挣扎,所有的一切早就超出了极限。

忽然,反抗的同时感觉身子一阵麻木,我整个人都被动的被提起,浑身都在颤抖。

周遭也明亮起来,身旁的鬼婴消失,我才看见,原来是电流,正通过我全身。

重新落地时,葛婉儿赶紧上来搀扶我。身体肌肉还在抖动,不过至少我能看见她的脸。

迟钝少时,我才爬起身,这会儿我们正在老李头家的院子里。在我身旁,老爸扶着的人是爷爷,浑身漆黑,嘴角还流淌着鲜血,人不断的抽搐。

这什么情况?

我赶紧爬起来往爷爷身边挪去,泪水早就忍不住夺眶而出,嘴巴张合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到底怎么回事,进门的时候不是还看见爷爷干练的在跳动吗?他一定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能耐,才多大会儿,怎么就成了这样了。

旁边老爸和葛婉儿也在滴落泪水,好半天,我才叫出口,“爷爷……”

他却勉强的抽动嘴角,一个抽象的笑渐渐浮现,他将我拉下,在我耳边一字一句的说着。

直到感觉抓着我手袖的手松掉,我赶紧去看,爷爷已经闭上了眼睛。

“爸!”

“爷爷!”

我们三人杂乱的叫声同时响起,可老爸却将我直接提起,丢到一边骂道:“混账小子,不让你做什么,你非要做什么。不让你出门,你非要捣乱,现在你开心了?”

当下我满脑子都是疑惑,到底爷爷是怎么回事儿?老爸又为何要这么骂我,可最终一切还是都转化成了委屈和伤心的泪水。

正在这时,老爸却背起爷爷的尸体离开,再不管我。

“爸……”

不管我如何大叫,只有葛婉儿上前搀扶我。我才发现,老爸将我丢下来的时候,扭伤了脚踝,根本追不上他的速度。

我们只得暂时先回家,一路上,凉风呼啸。似乎减少了不少的阴气,我的整颗心却都冰到了底。

是,一切都是我害得。

回去的路上,葛婉儿告诉我,原来是当时我被鬼婴缠住,爷爷为了救我,请了天雷。又怕天雷伤到我,才会用自己的身体做周转的器皿。

所以不少的鬼邪还是被收拾了的,可爷爷也没能幸免。老爸是在怪我,我也恨自己。

如果我听他们的话不去碰这一行,或许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儿。今天晚上他们本就是故意在李老头家等候,打算解决掉水库里的婴灵的,谁知道还是被我破坏,甚至害死了爷爷。

我这样的人,简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回到家,我一直沉默没吭声。我俩的动静倒是吵醒了徐凤和朱三,葛婉儿一边用酒给我揉脚踝,一边将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两人。

“坏了。”

我的眼眶一直是湿润的,不知道脸上的泪痕如何,却听见朱三一声低吟,紧跟着出了门。

我马上跟着起身,“怎么了?”

朱三没有理会,直接离开了家。感觉事情不对劲,我一瘸一拐的赶紧跟上去,徐凤和葛婉儿也担心,便搀扶着我一起上前。

穿过村子,只见朱三已经在水库旁伫立。

捞尸人

陈家独子,捞尸为生,且听我为你讲述我的故事……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