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一世长安 > 正文

小说一世长安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19 9:47:18热度:

《一世长安》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文澈瑾缓缓道:“夜合朝开秋露新,幽庭雅称画屏清。这花名叫木槿花,朝开暮落,花开仅一日。因而李时珍的《本草纲目》里说,木槿...

一世长安

第二日雨后初晴,暑意消散,墨以年早早地来到了内卫府,武清瑜正佩了刀准备去御书房值守,迎面撞见墨以年,行礼道:“卑职参见王爷。”

  墨以年道:“你们大阁领呢?”

  武清瑜道:“大阁领昨夜没有睡好,现下还在睡着。好在她今天没有班——昨日与杜清浅换了。”

  “哦?为何?”墨以年问道。

  “昨日大阁领在御书房值守了整整一天,将其他所有内卫的班都与自己换了。”武清瑜顿一顿道,“二王爷要见大阁领吗?要不要卑职去唤她起来?”

  墨以年摆手:“不必了,你且去忙吧,我在这儿等着就是。”

  她的情深意重,他自是知道的,只是……

  墨以年微微叹了口气,在院中的石凳上坐下。

  有往来的内卫向他行礼,墨以年只轻轻点头回应,目光一直落在文澈瑾紧闭的房门上。

  到了午饭时分,文澈瑾的房门才吱呀一声打开,文澈瑾揉着眼睛缓步而出。

  她一片单薄如纸的身影笼在宽大的素色绉纱长裙中,长发松松绾了个太虚髻,脸色有些憔悴。

  文澈瑾的目光落在墨以年身上,陡地一亮,快步迎了上去:“你怎么在这儿,等了多久了?”

  她上前拉着墨以年的手,将他带回自己房里坐下,墨以年这才道:“没有多久,看你睡着不忍心叫你。方才听武清瑜说,你昨夜没有睡好,是怎么了?”

  文澈瑾秋水般澄净的眼眸乌溜溜一眨,俏皮道:“想你。”

  墨以年怜惜地瞧着她,语气温柔:“我也想你,所以今日迫不及待来看你。这一场病虽说好了,可人也瘦了不少,我瞧着真心疼。”

  文澈瑾嫣然一笑:“有你这句话我就好多了。听皇上说,她让你去河北道视察是因为洪泽湖由于连日暴雨突发大水,水患严重,邵伯运河二闸冲决,高邮、宝应诸县都被水淹严重,灾民不计其数。皇上为此日夜悬心,好在有你为她分忧,皇上高兴得很。”

  墨以年点点头,叹道:“我到了那里,才知道民间疾苦是何等光景。于是吩咐了工部修缮受损河堤,堵不住的水就用都江堰那样的法子疏散,并给足灾民银两和粮食,让他们暂时自己找地方别处安置,待原来村庄的大水退去,由国库出钱为他们重建村落。”

  文澈瑾眼里有浅浅的笑意,夸赞道:“先天下之忧而忧,二王爷做的很好。”

  墨以年吁了口气,悠然地靠在桌上,轻轻揉捏着文澈瑾的双手,一副闲散王爷的模样,但那锦衣玉带,饕餮绣服,无一不昭示着他天之骄子的身份。

  文澈瑾的心头突然没来由地一凛。

  还没等她理清楚头绪,墨以年漫不经心道:“瑾儿……皇上近来身体可好?”

  文澈瑾打趣道:“又来个想谋反的,没事打听这个做什么?”

  墨以年笑了一会儿,正色道:“皇上的性子和先帝一样,素来多疑,当面请个安,问句身子便要疑我造反,只得问你了,毕竟你在她身旁待的时间长……我母亲身子怎么样?”

  文澈瑾似有所触动,只以为墨以年出自真心,想了片刻,答道:“皇上一向爱惜身子,凡事皆遵照太医嘱咐,我看着一切都好。”

  墨以年唏嘘道:“想想我这个儿子当得也伤心,想知道母亲怎么样了,还得从你口中打听。”

  文澈瑾捏了捏他的脸颊:“你今日是怎么了,一肚子的心思。”

  墨以年沉吟良久,盯着文澈瑾的双眸,沉声道:“瑾儿,你是真心待我吗?”

  文澈瑾微愣:“自然,你难道会疑心这个?”

  “若是真心待我,你愿意答应我一件事吗?”

  文澈瑾点头:“只要我能做到的,你只说就是。”

  墨以年狡黠一笑,道:“男儿当有凌云志,我只愿,醉卧美人膝……”

  他看着文澈瑾精致的面庞,收敛了笑意,幽幽道:“……醒掌天下权。”

  文澈瑾浑身一震,手中的水险些洒了出来。终于,他终于把这话说了出来!他要争皇位!

  那一瞬,有一个念头,几乎如滚雷般震过她的心头。

  文澈瑾背脊上如被芒刺刺满,嘴唇微微动了动,终究未发一言。

  墨以年咬一咬牙,似下了决心一般:“瑾儿,你相信我,我不会对自己的母亲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只是你日日陪伴在皇上身边,最是了解她的脾气性子,也能第一时间得知机密消息。若是你以后能经常帮我出谋划策,就像真宁出嫁的那件事一样,我相信皇上一定会立我为太子。”

  先帝的皇子不多,除了二王爷墨以年和四王爷墨景严是皇上所生,除大王爷去世得早之外,还有五位王爷。

  三王爷墨万晟风流成性,成日只知饮酒作乐,先帝在世时便不受器重,不足为虑。

  五王爷墨展霄是在娘胎里带的弱症,是个十足十的病秧子,成日里参汤不离口。

  六王爷墨征禹倒是有些才气,虽从不过问政事,但也颇有野心。

  七王爷墨邵璜的生母郑太妃曾因后宫争宠对皇上大不敬,是皇上的死敌,但他能文能武,况且立太子之事不能只看皇帝一人好恶。

  八王爷墨暄奕年纪还小,看不出是否是个可塑之才,但他天资聪颖,勤奋好学。

  可是话说回来,墨以年和墨景严都是皇上亲生,这是其他几位王爷再如何努力都没有的优势。那么……

  墨以年最大的对手,就是墨景严?他的同胞亲弟弟?

  文澈瑾心潮起伏,一时转了千百个念头,她知道墨景严从来无意于皇位,他只想安稳做他的富贵王爷,可是安知墨以年会不会……

  良久,文澈瑾轻轻吁了一口气道:“王爷的话,我记下了。”

  墨以年这才松了口气,紧绷的身体渐渐舒展下来:“有你在,是我最大的福气。”

  文澈瑾端起青花茶盏,指甲轻叩茶盅的盖子发出叮当清音。她的目光状似漫不经心地一掠,方才道:“只是有一件事,希望王爷能答应我。”

  “你说。”

  文澈瑾拉着他的衣袖,依依道:“王爷志向高远是好事,但你与四王爷本是一母同胞,实在不必,也不该伤他……”

  墨以年温柔凝睇于她:“你放心。”

  墨以年与文澈瑾一起用了午饭便回了王府,他走后,文澈瑾独自坐在窗下看书,看了一会儿,只是望着窗外的桂花树出神。

  彼时清光缕缕如万匹柔软的丝绸飘扬飞散,房内栀子花雪白如新雪初绽,半开或含苞的花朵明丽皎洁,掩映在碧绿枝叶中,煞是好看,整个房间都染上了这样清淡的芬芳气息。然而这样好的美景,文澈瑾却是无心欣赏了。

  殷絮梨抱了一大束新折的木槿花进来,花朵粉白嫣红,枝叶笔直,甚是可爱,她将花插入临窗长几上的大瓷瓶中,笑道:“方才经过御花园,看这花开得甚好,想到大阁领房中还有个空的瓷瓶,便折些来给大阁领赏玩。”

  文澈瑾打起精神来一笑:“难为你想着了,这花很好看。”

  殷絮梨退远了几步,歪着头打量了一会儿,这才满意道:“不错不错,大阁领房中正缺些颜色鲜艳的花朵,只是不知这花叫什么名字?似乎有些像芙蓉花,也有些像木芍药。”

  文澈瑾缓缓道:“夜合朝开秋露新,幽庭雅称画屏清。这花名叫木槿花,朝开暮落,花开仅一日。因而李时珍的《本草纲目》里说,木槿花朝开暮落,所以又名日及、槿、蕣,仅荣华一瞬之意也。”

  殷絮梨听完,脸色微微一变:“这……会不会不吉利啊?我还是把它拿走吧。”

  说着便要上前将花取出,文澈瑾伸手拦着她:“你还没听我说完。木槿花虽然只开一天,但一朵才落,一朵又开,从暮春到初秋,仿佛有着开不完的花朵,朵朵相续,生生不息。如此矢志弥坚的花朵,有何不吉利的?”

  殷絮梨这才放下心来:“大阁领似乎很喜欢木槿花?”

  文澈瑾恬然微笑:“我喜欢它的品性。”

  殷絮梨想了想,笑吟吟道:“那我每日给大阁领摘新鲜的花来,直到这花不开了为止!”

  文澈瑾莞尔:“若真如此,御花园里的木槿花可不都要被你折完了?”

  殷絮梨摆弄着瓶中的木槿花,用小剪子细细修剪多余的花枝,道:“大阁领也别说我小孩子心性,今日在御花园折木槿花的,可不止我一个人。”

  “哦?还有谁?”文澈瑾端起茶盏喝了一口,随口问道。

  “李成楠。”

  文澈瑾微微挑眉。皇上的众多男宠里,就是这个李成楠长得最是妩媚妖艳,又是个七窍玲珑的人物,一向最得圣心。

  殷絮梨接着道:“我也是看他折了这花,我才跟着去折的。他命下人折了许多带回宫呢!”

  后来殷絮梨絮絮说了些什么,文澈瑾没有再留意,只细细嗅着栀子花散发的满屋清芬,不再言语。

 

一世长安

你有没有尝试过一个人,在荆棘丛布满鲜血的荆棘刺中逃跑。知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她在这平静的都城长安见到了许多不平静的人,她们似乎也不可以算作是人,只是她们都很相似,为情所伤。结局那般让人心疼。最后的最后究竟是谁许诺了一世长安......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