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凤仪倾城 > 正文

凤仪倾城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第4章你是谁

发布时间:2019/10/16 15:44:38热度:

《凤仪倾城》是文笔极佳的古言风格小说。精彩章节阅读:肖斯琪忘记了,在古代,女子十四岁及笄就可以嫁人了,她现在虽然看起来只有十四岁,可是实际上已经十六岁了。...

凤仪倾城

从铜花镜和帐帘可以看出来,小女生的心思很多,她四处看着,走了一步,踩到了自己穿的衣服,一个趔趄就摔了下去,碰了一鼻子灰。

她吃痛的揉揉鼻子,站了起来,看来还是先得将自己的身上的衣裳换掉才是,穿着这个衣裳实在是太不方便了。

她看见挨着床的那边有一个雕花木柜,看起来像是存衣服的,她便过去将其打开了,果然是存衣服的柜子。

她按照自己的喜好挑了两件素淡的衣裳出来,研究了好一阵子该怎么穿,这才开始脱衣裳,等到将自己脱光以后,她才看见自己的身上几乎全是吻痕,还有青青紫紫的一片,还有那个地方也是红肿了起来。

那个男人真是个禽兽,对十多岁的小姑娘这样,也是不怕遭报应!

肖斯琪忘记了,在古代,女子十四岁及笄就可以嫁人了,她现在虽然看起来只有十四岁,可是实际上已经十六岁了。

她一边骂着东方弗溪那个男人,一边费力的穿着自己的衣裳,古代的衣裳实在是太难穿了,她刚刚穿进去一件衣裳,自己手上又冒出来一件更小的,这一件是穿在里面?那她是穿错了,需要将衣服脱下来,再将那件小的重新穿进去???

哎咦,真是麻烦。

就在她穿到一半的时候,她的窗子突然开了,以她的直觉,知道有人进来了,赶紧放下自己正在扯衣服的手,以最快的速度靠近窗边搜寻有没有什么利器,可以用来自保,可是摸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摸到。

这其实只是肖斯琪的下意识动作,却被来人看了个清楚。

肖斯琪正面面对来人,一脸防备和警惕,她使劲抓住床杆,想着在必要的时候就掰断这床杆做武器,不过,就以她目前的这个身子来说,根本不可能掰断那只手腕粗的床杆。

她见来人穿的一身黑色,头上也戴着黑色的帽子,一整张脸都藏在了帽子的阴影里面,只有翘挺得鼻子露了出来。

“谁?!”

肖斯琪见到这人,莫名有一种熟悉之感,可是熟悉中又透着害怕,更奇怪的是,她的身体里面还有一种对那个男人的奇怪的想要亲近之感,可见原主这身子对这个男人还是有些反应的,她的感觉真是奇怪。

不过她应当不记得这个男人了,不然肖斯琪的脑子里面,怎么没有一点有关于这个男人的印象?

那个男人就站在从窗口进来的那个地方,一脸漠然,虽然肖斯琪看不见他的眼睛,可是她可以感觉到那一双眼睛正在阴影当中直直的注视着她。

肖斯琪看着他,总觉得他身上有一股森冷之气,明明是大热天的,可是那个人还穿的那样厚,还是一身的黑色,俨然一副从冰窖里面出来似的。

见肖斯琪那样戒备,那个男人的头偏了一偏,眼里一副探究之色,一副“别想给我耍手段”的样子。

他一步一步的走上前去,靠近肖斯琪,肖斯琪警戒起来,想要往后退,可是稍稍一动,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何时已经被他的气场镇住,根本动弹不得,她瞳孔紧缩,只能看着面前那人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然后捏住了自己的下巴。

他的手也很冷,手上青色的经脉非常明显,青筋交叉起伏,脉络明显清晰,看起来就像是刚刚使了很大的力气似的,可是他钳住她的下颚的手,并没有用很大力气,肖斯琪还是能看出来,他这双手,好似天生就生这个样子。

她的下颚被抬起来,让她看见了那人的脸,不,是那帽子下面的一张半人面的面具。

那个男人带着半张面具,遮掉了眼睛和高挺的鼻梁,只剩下了一张抿薄的唇,那唇薄且细,唇色是浅淡的绛紫色,这让肖斯琪想起了常在电视里看见的那些走火入魔的魔教头。

面具虽然只有半张,但是还是将他的上半张脸遮得严严实实。

币修见她以一副陌生人的样子打量自己,心下一阵不爽,手上的劲道突然加重,让肖斯琪疼得闷哼出声,她想说话,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这让肖斯琪更加疑问了,难道这一副身子是哑巴吗?

在昨晚东方弗溪那个男人将她压在身下凌辱的时候,她试图大叫过,可是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那个时候她就知道这幅身子的嗓子有些问题了。

“你问我是谁?”币修使劲钳住她的下颚,那力道大得都快要将她的下颚捏碎,币修探究的看了一眼面带惊惶但是却强制镇定的肖斯琪,直觉这个女人有些不一样了。

见她一脸距离感,他倏地松开肖斯琪的下颚,转而抓起她的手腕,将它反扣,内里朝上。

币修以食指中指并拢为号,给她号了一脉,发现她现在的气息较之前他给她种蛊的时候平稳了很多,虽然没有之前那般紊乱,但是之前在体内疯狂攒动的气流还留有余韵,她的身子还是很弱,脉象也是时稳时快。

看来这个丫头身体还是可以的,币修将那么猛的蛊种进她的身体里,她居然还能活下来,真不知道她是福大命大,还是真的身体里面另有玄机。

币修不知道的是,早先的抚胭就是因为他种下的蛊毒太过于猛烈,在被绑上东方弗溪的床上的时候就已经不堪蛊力受尽痛苦折磨死去了,而肖斯琪这才有机会穿越过来,到了这个身体之中。

币修的眼睛眯了一眯,猛地掐住她的脖子,将她轻而易举的举了起来,眼里的杀意若隐若现,“你当真不记得我了?”

她想说话,奈何自己发不了声,只能拼命地抓着币修的手,试图以那双小手,将币修的手扳开。

现在她居然这么弱,弱到被人轻而易举的举起来,自己的性命也这么轻易的被别人攥在手掌心里,只要他再使劲一点,她立刻又能会魂归西天。

她在挣扎的时候看见那张面具的边角处,币修的脸庞上有一小块丑陋的疤痕,那看起来像是被火烧焦过的,看起来煞是狰狞。

在这个时候了她居然还有心情猜他脸上的疤痕是不是火烧的,因为窒息,她面色扭曲,正因为她刚刚的走神和眼睛由求生本能显现出来的恐惧,让币修有些怀疑,这个丫头是不是真的失忆了,怎么可能?

难道,是因为那个蛊的原因?

币修眉头一皱,手一松,肖斯琪就被摔在了地上。

失而复得的空气进了她的喉咙,一阵阵清甜,让她有些急切的呼吸起来,清甜之后又是巨大的灼烧感。

“砰砰砰”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肖斯琪现在呼吸不畅,脑子刚刚缺的氧气还没有吸够,她爬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除了呼吸声什么声音也没有,她一双眼睛也因为充血而红了,她看见币修在听见敲门声后以很快的速度消失在了她的面前。

那个男人是什么来头,怎么那么凶恶!这幅身体明明没有在这个人的记忆,可是怎么会在面对那个男人的时候,会产生那样大的害怕和绝望感,那个男人在她生前,到底对她做了什么,令她这样害怕?

“抚胭,抚胭你在吗,我听妈妈说你回来了,你是不是在屋里啊,我进来了啊?”六枝朝着门内喊了两声,没有听见回答,便就径直打开了门,进去了。

六枝一进去就看见跌坐在地上,一双眼睛和一张脸蛋因为充血而涨红起来的脸,脖子上也是明显的手指印,六枝吓了一跳,赶紧跑过去将她扶起来,并关切的问道,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事儿。

肖斯琪摇摇头,示意没事,六枝将她扶起来,坐到了床上,掀开她没穿好的衣服看了看,身上到处是血痕和青紫,脖子上还有明显的手指印。

妈妈让她接客的那个客人也太残暴了吧,第一次就搞成这样吗?

六枝有些心疼她,拉着她说了好些话,从她的话里面肖斯琪了解道一些事情。

抚胭在六岁时被送进青楼,因为眉眼长得很好,就被老鸨好好地养着的,本来打算将她进贡给皇上的,到时候老鸨和抚胭都能有天大的好处,抚胭的好处自然是做了娘娘要什么有什么,而老鸨的好处自然是,数不尽的钱财了。

虽然抚胭的性子寡淡了些,可是还是十分听话的,也会讨人欢心,的确是个进宫的好人选,不过,让老鸨没有想到的是,东方弗溪突然来了,点名那天看见的一个小丫头,老鸨知道是抚胭,虽然不想要交出去,但是迫于东方弗溪的名号,还是好好的将她拱手让了人。

六枝是她在这个盛京第一大青楼里面的好姐妹,自抚胭进青楼起就认识了,认识已经十年了,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因为六枝长得没有抚胭标志,所以早早地就接了客人,成了青楼里面的普通上层的姑娘,平时间就伺候管家老爷之类的。

凤仪倾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凤仪倾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仪倾城

“003需要援助,003需要援助,收到请回答,收到请回答!”“哔哔......”“该死!”肖斯琪听着那一只重复的无法接通“哔哔”声,一阵怒气上涌,猛地将自己的大拇指使劲按进那个呼叫机里面去,将它屏幕戳破了,碎掉的玻璃又将她的手指割出几道口子,霎时间鲜血长流。反正她现在也是一个血人了,再多这么一点伤,也没什么区别。肖斯琪躲在一个废弃的铁桶后面,本想拿着她的无线呼叫机呼叫救援中心,哪知道,一直完好无损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